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70章 丛刚篇(52)

第2070章 丛刚篇(5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护犊子的封行朗却将目光紧盯在了丛刚身上。

    “丛刚……你这是要越俎代庖呢?还是想喧宾夺主呢?”

    封行朗冷哼一声,“要不,这个亲爹你来当?”

    这就有点冤枉丛刚了!

    因为丛刚一直在有意的疏远封行朗的两个儿子,可越疏远,似乎就越发的适得其反:两个小犟种有那么点儿得不到就越想得到的意思在里面!加上小虫开智晚,又有先天的自闭症。虽说并不严重,但丛刚也舍不得耽误小东西的最佳学习语言的机会。外带封行朗的极度护短,对自己孩子一味的纵容溺爱,小家伙

    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禁封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

    丛刚这一切的良苦用心落在封行朗的眼前,却成了喧宾夺主!以为他是想把他的两个孩子占为己有。

    丛刚不想跟封行朗争辩什么,他知道封行朗爱他自己的孩子。“诺诺,小虫,你们给我听好了:无论何时何地,你们最应该爱的人,也最值得你们爱的人,是你们的亲爹和妈咪!他们给了你们生命,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你们善待和孝

    顺的至亲!”丛刚的这番话,两个小家伙有没有完全听得进去尚属未知,但却触动了封行朗的心弦。因为从小到大,他就是个缺爱的孩子!尤其是父母之爱!所以,他才会如此溺爱他

    自己的孩子们!

    “大毛虫,诺诺知道了……诺诺会好好爱亲爹和妈咪的!”

    ‘封林诺小朋友还是很机智的,知道亲爹心情不美好,便接过丛刚的话卖乖起来。

    而封虫虫小家伙或许是太小了,并没能领悟大虫虫的话,侧头瞄了一眼又在乱发脾气的亲爹后,便不在看他,而是眷眷的盯着讲道理中的大虫虫,听候他的指令。

    “来……都来,到亲爹这里来!”

    封行朗似乎记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过去,鼻间泛酸的朝两个正面壁的儿子招着手。

    封林诺伸手去拉虫虫弟弟的小手,可小家伙很不配合的甩开了他的手。

    “虫虫,你要乖,不然大毛虫又得挨亲爹骂了!”

    林诺贴上弟弟的耳际耳语,“难道你想让大毛虫难过吗?”

    这招儿还是很有效的,兄弟俩便手牵手的朝病床上的亲爹走近过来。很萌很有爱。

    封行朗支起上身,将两个儿子紧紧的拥抱自己的怀里,“诺诺……虫虫……亲爹永远爱你们……亲爹会给你们最好的!你们就是亲爹奋斗的动力,以及存在的意义!”

    这就有点儿煽情了好吗?估计晚晚妹妹一来,他们兄弟俩就得靠边站了!

    “亲爹,大小亲儿子也爱你的!”还是林诺小朋友最得亲爹的心。

    有最得圣心的,当然就有唱反调的。

    看着一旁孤孤零零的大虫虫,虽然被亲爹抱在怀里,但他却朝着丛刚喃喃的说道:“爱大虫虫!”

    “臭小子,你那么爱他呢?那你就去做他的儿子好了!”

    这一刻,封行朗其实是释怀的,因为丛刚刚刚的那番话。此刻这么说,完全是逗玩的成分。

    “诺诺,亲爹现在只宠我家大亲儿子一个人……心里美不羡?”

    封行朗表现出了:他的宠爱,可是普天之下最为矜贵的。没有之一。

    奈何小儿子完全不吃他这一套,小东西压根就不稀罕亲爹的什么宠爱,便欢快的朝大虫虫奔了过来,然后娴熟的爬上了丛刚的劲腿,成功偎依在丛刚的怀里。

    似乎,亲爹封行朗的‘欲擒故纵’之计,对小东西完全不管用!

    “小虫,给你亲爹读一首古诗听。”

    丛刚没有拒绝紧偎在他怀里的小东西,而是让小家伙以背古诗的方式去安慰阴晴不定的某人。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好吧,又是这首日当午!

    “虫虫,你就只会这一首吗?”

    虽说被亲爹抱在怀里,可林诺小朋友还是万分羡慕大毛虫怀里的虫虫弟弟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说真的,当听到小儿子背诵这首古诗时,那稚气的小奶音时,封行朗的眼眸竟然润了。

    不知道是因为被小儿子背诵的古诗感动了,还是自己回忆起了过去……封行朗觉得自己心头五味杂陈,却又无法说出口来。

    这一刻,他是感谢丛刚的。无论是丛刚刚才的那番话,还是丛刚让他的孩子所学习的这些古诗词。

    “什么时候教他的?今天下午?没想到你还真挺有耐心的……”

    这,算是在表扬丛刚吗?当然不是,“关键还是我家虫虫天资过人!”

    封行朗要表扬的,只会是自己的亲儿子。

    “最重要的,是你的基因好!”丛刚立刻将某人的马屁给拍上了。

    “嗯,这话我爱听!大实话!”某人顿时就有那么点儿飘了。

    晚餐是莫管家跟司机小胡送来的。有活血化瘀且安神利骨的药膳,还有两个孩子爱吃的鸡翅和牛肋排,蔬果粒拼盘,还有五彩丸子和血糯米饭。

    “亲爹,你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这个蔬菜水果沙拉给你吃哦!”林诺小朋友很孝顺的将沙拉盘子端到了亲爹的小板桌上。

    看着两个儿子愉快的啃着牛肋排,封行朗是真想吃。但牛肋排就四根……被两个小东西左右手各自抓着。

    “大虫虫吃!”封虫虫将自己手中的其中一根递送过来。

    “大毛虫,你吃我的吧……我这根肉多!”封林诺也将自己的其中一根递送上前。

    跟大部分家长不一样的是,丛刚竟然接收下了两个孩子递送给他的牛肋排。落在封行朗眼里,那是没有爱心的行为。这就是丛刚跟他这个亲爹的区别。

    丛刚不紧不慢的用手剔下牛肋排上的肉,却没送进自己的口中,而是送去了封行朗的嘴边……

    封行朗原本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在吃到大块爽口的牛肉后,这才赏了丛刚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儿。

    “这老莫是越来越小家子气了……就弄这几根来?不知道两个孩子正长身体吗?”

    有一点,封行朗父子三人还是相当统一的,他们都是食肉的高级动物!

    只有丛刚默默的吃着蔬菜和水果。

    “大虫虫吃。”

    封虫虫学着丛刚的做法,将剔去鸡骨头的鸡翅膀肉送来了丛刚的嘴边。丛刚也没客气,便叼了过去。

    “虫虫……亲爹也想吃!”封行朗柔声慈爱道。

    “吃吧!”

    小家伙用小用抓了两块油腻腻的鸡翅膀直接拍在了亲爹的药膳碗里。

    这天壤之别的待遇!

    直到丛刚将剔好鸡骨的肉送来某人嘴里,封行朗那张好不阴沉的脸才好看了一点儿。

    ……

    袁朵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这些天来操劳过度,加上神经紧绷造成的昏厥症状。饱睡了十几个小时,输了些营养液之后,她便自己醒了过来。

    “妈咪……妈咪……你醒了吗?豆豆芽芽在这里……会保护妈咪的哦。”

    袁朵朵原本沉甸甸的眼皮,在两个女儿一声接一声的呼唤之下努力的睁了开来。

    说真的,袁朵朵真想睡它个天荒地老;但两个女儿的呼唤声把她叫回了这个现实世界来。

    “豆豆……芽芽……你们……你们怎么在啊?这是……”

    袁朵朵支起上身发现,自己竟然就睡在白默的病房里;白默正看着她跟两个孩子。

    “朵朵……朵朵,你醒了?”

    白默见袁朵朵真的醒了,他也跟着松下了紧绷的心弦,“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来?”

    思绪慢慢的回笼,袁朵朵想到了简梅,以及白管家所说……简梅的孩子夭折掉了。

    说真的,袁朵朵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她跟简梅的战争中,她从来想过要伤害简梅的孩子。可最终那个无辜的孩子还是受到了牵连,没能成活下来。

    “豆豆芽芽……太爷爷呢?太爷爷怎么样了?”

    袁朵朵担心的询问。想到老爷子痛失爱孙,会不会……

    “太爷爷跟老白出去办事了,说是一会儿就过来看爸比和妈咪!”豆豆如实说道,“太爷爷吩咐豆豆和芽芽要把妈咪和爸比照顾好!要寸步不离的守在病房里等妈咪醒过来!太爷爷还说,他希望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要快快乐乐的生活

    在一起!”

    老爷子的一番良苦用心,着实让袁朵朵感激。

    想到什么,袁朵朵侧头看向一旁病床上的白默,这才意识到他刚刚有问过自己的身体状况。

    “白默,我挺好的……你忘了,我一直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坚强着呢!”

    “朵朵……简梅的事,我知道我伤透了你的心……不过现在已经翻篇了……我真的好奢望你能原谅我……让我重新回归家庭……回归到你跟豆豆芽芽身边……”

    袁朵朵很想问问白默:那个叫糖果的孩子夭折了,你是怎么想的?又是什么样的感受?

    但最终还是欲言又止了!

    “如果我不原谅你呢?”袁朵朵改问了这一句。“那我……那我就把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给你!然后我净身出户……一个人搬出白公馆,住去你原来的小公寓里,面壁思过三年!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直到你能原谅我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