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66章 丛刚篇(48)

第2066章 丛刚篇(4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才两个多月的小婴儿竟然能如此主动的甜笑出声,新生命扑面而来的蓬勃朝气,着实让丛刚惊艳了一下。

    “啊……哈哈……我家晚晚笑了呢……还笑得这么甜!丛大哥,我家晚晚很喜欢你呢!”

    雪落也是欣喜不已。可后面无心补上的那句话,却让躺在病床上忍着疼的封行朗瞬间就炸毛了起来。

    “丛刚!你它妈别碰我女儿!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也不知道是哪一点儿刺激到了封行朗那颗父爱爆棚的心,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儿,毫不留情的对丛刚大吼大骂。

    丛刚淡淡的抿了一下唇,也没回应暴躁中的封行朗什么,便径直转身离开了病房。

    “行朗,你干什么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丛刚呢!!你太过分了!”

    雪落真的好生气。丈夫这不给一点儿情面的谩骂,实在是太不给丛刚面子了!

    “爸爸坏坏的!”

    封虫虫小朋友怒声,“不要爸爸了!”随后便跑出去追他的大虫虫了。

    林诺瞄了一眼眼睛只有晚晚妹妹的亲爹,便也跟着弟弟一起跑出去安慰大毛虫。等封行朗将女儿抱在怀里亲昵之后,见他情绪稳定,而且脸上满带着慈爱的笑容时,封立昕才缓声开了口:“行朗,你这就有点儿过分了……左不过丛刚只是逗了一下晚晚

    ,你又叫又骂的,也不给他留点儿情面……是过分了一点儿!”

    “老子的女儿,谁都碰不得!尤其是闲杂人等,谁碰跟谁翻脸!”

    “那按你这么说,我这个当大伯的也碰不得了?行朗,你这思维方式也太可怕了点儿吧?”

    知道宝贝弟弟腿被打伤住院心情会不好,封立昕一直小心翼翼的在开导着他。

    “反正丛刚那狗东西就不能碰我家晚晚!一次也不行!”

    封行朗刚要蹭亲女儿晚晚的小嘴巴,小东西很不给面子的哼哼啼哭起来。

    “晚晚怎么哭了?是亲爹抱的……亲爹抱着你呢……给亲爹笑一个……笑一个呗……”

    无论封行朗怎么逗亲,怀里的小东西一直哼哼卿卿的啼哭着。

    雪落也懒得去哄女儿,便由着小东西在她亲爹怀里闹腾着。

    “封行朗,你再这么作下去,怕是要连一个可信任的朋友都没了哈!”

    雪落忍不住的哼声,“严邦现在失忆跟你反目为仇了;白默又跟你结下了梁子;丛刚对你那么好……你现在连他也想作成敌人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雪落说的的确是实情。

    妻子这话听得封行朗更觉‘委屈’,便戾气的回应一句:“老子今天会住院,都拜他丛刚所赐!”

    什么狗P的矫正手术,还不是被他丛刚给下套坑成这样的么?

    “你竟然把责任怪罪到丛刚身上了?封行朗,真的是不可理喻!”

    看在丈夫还是个病人的份儿上,雪落也懒得跟封行朗多辩驳什么了,便转身走了出去。

    病房门外,丛刚却没有远走,而是跟大儿子和小儿子有说有笑的。似乎并没有因为封行朗对他刚刚不留情面的谩骂而生气。

    “丛大哥……对不起啊……行朗他病人气多,我替他向你道歉!”

    雪落本能的觉得,丛刚只不过是在强颜欢笑而已。挨了别人的痛骂,心里能舒服就奇怪了。

    却没想丛刚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他护女心切……我能理解!”

    “丛大哥,只要涉及他宝贝女儿,我家行朗就特别的敏感,像个护女狂魔似的……真是对不起你了,让你挨了骂!”雪落歉意万分的说道。

    “行了,你进去吧!封行朗刚拆了外部的固定支架,四个血窟窿眼刚刚包扎好,别让他抱孩子太久了!”

    微顿,丛刚又叹息似的补充上一句:“要不是因为我在GK风投入了股,想那点儿分红……我还真懒得去管他的闲事儿!”

    “丛大哥,你不能不管我家行朗的!你要不管他……可真就没人管他了!”雪落娇斥一声。

    “不是还有河屯吗!”

    丛刚哼哼一笑,“他一个人就能罩着封行朗在申城横着走了!”

    “别提那个河屯了!”

    雪落不满的嘟哝起来,“他不给我家行朗惹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林雪落,我得善意的提醒你:我跟封行朗只是利益的关系;但河屯对封行朗,则是无所求的父爱!只有他对封行朗才是最真心的!这一点儿……毫无疑问!”

    丛刚的眼眸里,有着林雪落永远都读不懂的深邃。

    “反正我还是最信任你的!诺诺和虫虫也是!”雪落温和的微笑着。

    丛刚微弱的点了下头,“行了,你快进去吧!你把封行朗哄高兴点儿……我跟巴颂他们也能少受点儿骂了!”

    “爸爸凶凶的、坏坏的!烦人!”封虫虫小朋友趁机告状了起来。

    “哈哈哈……我家小虫虫的表达能力可是越来越棒呢!妈咪亲亲……”

    看到小儿子说得如此义正词严的,雪落着实被逗乐了。

    女儿晚晚持续的啼哭声,最终还是把雪落重新召唤回了病房。

    “怎么了晚晚?你是不是也觉得亲爹凶凶的……坏坏的?”

    雪落偎依过去,从丈夫怀里抱过了啼哭中的女儿。但却没有抱离,而是靠在床沿边上,跟丈夫一起哄逗着啼哭中的小宝贝儿。

    “老婆,你给女儿喂点儿奶吧……”封行朗随之又瞪向封立昕和莫冉冉,“你们闲杂人等可以回避了!”

    “我们也成闲杂人等了?”

    莫冉冉不满的直哼气,“行,一会儿你别求我抱晚晚!要累就累你自己的老婆好了!”

    等小东西美美的嘬到妈咪的甜美之后,才停止了哼哼卿卿的啼哭,吧唧吧唧的酣吃起来。

    “原来我家晚晚是真饿了呢……给爸比也尝尝……好不好?”

    女儿满足了,妻子又在怀,封行朗的温饱思什么思想也开始放飞了起来。他那只环在妻子腰际的手,也跟着女儿一起享受起了妻子的柔美。

    “行朗,你以后别对丛刚那么凶好不好?”

    雪落吹起了枕边风,“先不说他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就说他曾经为你出生入死过那么多次,你也不应该像刚才那么凶他的!”

    “那他的命,当初还是我给捡回来的呢!”封行朗哼声。

    “就这点儿小恩情,你还指望着说一辈子呢?!”

    雪落实在无语男人的小心眼,“早就被你透支光了好不好!”

    “对了雪落,你以后别让丛刚见到我家晚晚了!”听得出封行朗对这件事很上心。

    “为……为什么啊?”雪落想多了的问,“是不是我家晚晚跟丛刚八字不合?可刚才我看到晚晚很喜欢丛刚啊……丛刚只是看了她一眼,她就朝丛刚甜甜的笑呢!”

    “问题就出在这儿!”封行朗有些上纲上线的开始了他的歪理,“雪落,你好好想想:丛刚这个人也老大不小了,至今还没结婚……我担心他不是变态,就有恋童一癖!我家晚晚又是女孩子,实

    在是太危险了!”

    雪落惊愕了好几秒后,才愠怒的哼声:“封行朗啊封行朗,你为了诋毁丛刚,是为什么话都能编得出来呢!!还恋什么童癖?亏你想得出来!”

    “雪落,为了咱们女儿的健康和幸福,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封行朗继续编造着他的欲加之罪,想把妻子成功的往沟里带。

    可他却低估了妻子对丛刚的信任!

    “我宁可相信你是个护女狂魔,也不相信丛刚有恋童的癖好!”

    “雪落,你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丈夫呢?我也是为了晚晚好!”

    “其它信你!但你诋毁丛刚的话,我肯定不会相信的!”雪落藐视了丈夫一眼,“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么?你是怕自己的女儿也像咱家小虫那样喜欢丛刚,怕丛刚抢了你这个亲爹的风头,才这么诋毁丛刚的!还恋童癖?我

    看你是有了臆想症了吧?!”

    ……

    病房的门外,封立昕绅士的朝丛刚走近过去。

    “丛先生,行朗他……病人气多,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对封行朗的那种忘恩负义的行为,似乎大家都只能归罪于‘病人气多’了!

    “不知道封大少……手里有GK风投的原始股份吗?”

    这话题跳跃得真有点儿大。封立昕都没能缓过神儿来。

    “那个……好像有一点儿吧!当初行朗是给了我份儿股权转让合同来着……具体数据我也没太注意!”

    封立昕也没隐瞒什么,便跟丛刚实话实说了。

    随之又问,“怎么,丛先生也想入股GK风投?”

    “哦,我就顺便问问!”

    丛刚朝病房方向扫了一眼,“封行朗老这么躺着……怕是这个季度的分红……得少上很多了吧!”

    “……”

    丛刚这番君子爱财的话,着实让封立昕惊讶:向来以为丛刚是高深莫测、视金钱如粪土之辈,却没想他也有爱财之心!

    “丛先生,您稍等。”

    封立昕立刻打了个电话,让司机小胡把车里的支票送上楼来。

    “那个……丛先生照顾行朗幸苦了,这张支票聊表心意!”封立昕是真诚的。

    丛刚微微扬眉,“封大少,这无功不受禄……我要你的支票做什么?”

    担心丛刚会误会自己,封立昕急声解释:“丛先生,您千万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只是想替行朗聊表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