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63章 丛刚篇(45)

第2063章 丛刚篇(4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巴颂是真诚来给封行朗道歉的。也为他以后能少受点儿惩罚铺路。

    那炒面看着形状不太好,但闻着味道还真挺诱人的。于是,本不太饿的封行朗便张开嘴巴勉为其难的吃上了一口,发现口味还不错。

    丛刚进来的时候,便看到正被巴颂喂着炒面的封行朗。目光只是沉了沉,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直到巴颂听到身后传来响动,他才回头来看……

    “老大?您……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巴颂呈现出惊吓状。

    “哦,我拿点儿东西。”

    丛刚平淡的说道。然后从置物柜里拿出了个帆布包,便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并没有对巴颂此时此刻的行为评价什么。

    目送着老大丛刚离开,巴颂半脸的懵圈,半脸的惊慌,弱弱的询问了一声:“封总,您说我家老大刚刚……正不正常啊?”

    封行朗不以为然的哼声,“怎么,你还怕他吃了你不成?”

    随之,又条件反射的紧声问,“他又要作妖了?”

    说真的,封行朗对丛刚时不时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是心有余悸的。生怕他什么时候脑子短路又出幺蛾子,让人措手不及。

    “没……没啊!我家老大最近忙着照顾你,哪有时间出去作妖呢!”

    巴颂其实还想补充一句:即便老大真想作妖,他也拦不住不是么!

    “巴颂,我觉得吧,你应该重新站好自己的队伍!毕竟你是跟我混的:拿我的、吃我的、用我的……我才是你主子,不是么?”

    封行朗其实更中意卫康。只是卫康太过桀骜不驯,而且对丛刚是相当的愚忠,喂不熟他。

    “封总,我当然是跟您站一队的!只是我家老大那边……我还得服从命令听指挥!”

    这说了等同于没说。封行朗便懒得再跟他磨叽什么。

    巴颂带进来的炒面,封行朗只吃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巴颂也没嫌弃,三下五除二便吃了个一干二净。像是饿了很久。

    “你……没吃午饭呢?”封行朗皱眉问。

    “没有啊!不是说过排队给您买炒面去了么!”巴颂回了封行朗一个皮笑肉不笑。

    “你要能自觉排队……我觉得申城的警察叔叔们都得下岗了!”

    巴颂是什么坯料,封行朗还是懂的,“你丫的要是再戏精上身……信不信老子炒了你?!然后向丛刚重新要人!你的下场,怕是有点儿凄惨呢!”

    “封总,您别啊……我对您可是真心的!”巴颂苦着脸开始卖惨。

    “那你就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应该怎么做吧!”

    封行朗朝巴颂瞟了一眼,“行了,出去候着吧!以后要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别来打扰我!”

    “是是是,封总您歇着!”巴颂应声而退。

    退出病房门外的巴颂,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到不是因为封行朗,而是感觉老大丛刚刚刚离开时太过平静了。平静得让人发虚。

    “巴颂先生……”

    刚要进隔壁休息室的巴颂,听到走廊的入口传来一声压低的轻唤。

    又是白家那个傻不隆冬的女人!

    她怎么又来了?难道河屯又作妖抓了她女儿和男人?

    见门口的两个肌肉男对袁朵朵推推搡搡的,巴颂便走了过去。

    “巴颂先生,我来只是为了感谢封行朗……并没有其它意图的!”袁朵朵连忙解释。

    “你真不用来感谢什么的!我家封总的善举,也不是为了要你的感谢!回去跟白默说,即便他恩将仇报,我家封总依旧拿他当兄弟!”

    巴颂并没有让袁朵朵进来。一来是因为这个傻女人人轻言微,二来也不想再次打扰封大总裁休息。

    到不是说巴颂看不起袁朵朵,而是袁朵朵根本代表不了白家。白家当家的都没肯来,让她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实在有点儿说不过去。

    让一个女人来见封总致谢,也太不给封大总裁面子了!

    “巴颂先生,我就看看你们封总……对了,我给他带了一盒子他爱吃的芒果派,你就让我进去送给他吧!”

    “白太太,你就别瞎客气了!封总不缺吃的!你赶紧走吧,一会儿河屯要是来了,会不高兴的!”

    拿河屯来吓唬这个傻气的女人,应该是最管用的。

    “那我就不进去了……麻烦你把这个带进去给封总吧!”

    袁朵朵将那盒包装精美的食品盒双手平举过来;巴颂微微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行吧,那你回吧!别再来了,来也见不着人的!”巴颂朝袁朵朵挥了挥手。

    ……

    直到夜幕低垂,封行朗都没能等到丛刚的人影。

    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巴颂,你家老大呢?究竟去哪儿了?”

    封行朗濒临暴躁,鼻间的气息越发粗重起来。

    “这我真不知道!刚刚我也打过电话了……也是打不通呢!”

    巴颂是真不知情,“封总,您需要什么跟我说,老大能伺候的,我也能给你伺候舒坦啰!”

    “滚!”

    从封行朗的齿间溢出一个暴躁的字眼。虽说封行朗并不在乎什么小节,但要让巴颂伺候他方便,还真有那么点儿不习惯。

    封行朗再次去拨打丛刚的电话,依旧处于关机状态。‘吧嗒’一声,手机便被他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

    “封总您稍安勿躁……我出去帮着找找我家老大吧?”

    退出病房的巴颂长长的吁叹出一口紧张气息。要留下伺候暴躁中的封行朗,无疑是在往枪眼儿上撞。

    “邢十七,赶紧的,你家邢太子正呼唤你呢!”

    没人照顾是不行的,巴颂便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邢十七,“你家邢太子火气正大着呢,你得小心照顾着!”

    目送着邢十七进去了病房,巴颂却陷入了莫名的沉思:老大究竟去干嘛了呢?该不会真去作什么妖了吧?这回是去弄河屯了呢?还是去弄白默了呢?

    经过两天的斗智斗勇,封虫虫小朋友终于如愿以偿的被送来了医院。

    “大虫虫……大虫虫……”

    见病房里没有大虫虫的身影,他便直接跑进了洗手间,在里面寻找一番,像只小猎狗一样深嗅了几下小鼻子便又跑了出来。应该是确定大虫虫没在里面。

    相比较无视亲爹存在且没心没肺弟弟,林诺小朋友就孝顺多了。

    “亲爹,两个亲儿子来看你,你看起来怎么不高兴啊?”

    “亲爹高兴!”封行朗拥抱住了偎依过来的大儿子,意味深长的喃喃一声:“这年头,还是亲情最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