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59章 丛刚篇(41)

第2059章 丛刚篇(4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真的,雪落在封家已经被封行朗宠到无人能管的地步了。用封立昕的话说,那是她应得的宠爱。

    现在连河屯她也敢怼!偶尔一个心情不好,河屯连见亲孙子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冷不丁被丛刚这么一吼,雪落到是消停了。小任性也随之烟消云散。

    “神经病呢你?你吼我女人干什么啊?”挂断电话之后,封行朗立刻怒颜冷对。

    “我没义务帮你去惯你的女人!”丛刚淡淡一声。

    刚挂了电话没几秒,雪落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雪落,亲夫总算是等到你的电话了……小姑娘刚刚在干什么的呢?电话也打不通!”

    刚刚还厉声厉气的某人,突然就变得温情脉脉。

    可却又横眉指向丛刚,示意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影响他跟妻子的甜言蜜语。

    这过河拆桥的套路,某人用得是相当得心应手。

    “在沐浴更衣准备给你打电话的啊!”

    雪落娇声责问,“行朗,你有没有好好养病啊?是不是又闹腾丛刚了?”

    “没有啊!”封行朗应得无辜,“我怎么敢闹腾他哦!他现在都快成我大爷了!”

    “信你个鬼!”

    雪落嘟哝着,“我还不知道你的,折腾人的本事天下第一!跟你亲爹一样,坏得很!”

    “怎么了林小姑娘,听你这怨气满满的……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跟亲夫说,亲夫一定无条件护着你、宠着你!”

    封行朗让丛刚做了恶人,然后他再来做宠妻爱子的好男人。

    这有比较才有鉴别:就是想让妻子知道,这普天之下,宠她男人唯有他封行朗一个!

    “没有啦……我跟晚晚好着呢!”

    雪落有些小委屈,“你也要好好养腿,记得听丛刚的话!别认为自己病人,就可以肆意妄为的折腾别人!我可不许你学你亲爹那样跋扈不讲理!”

    “知道了老婆大人,亲夫必当听命!”封行朗满口应好。等封行朗跟妻子情意绵绵完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最温馨的,莫过于妻子奶女儿晚晚的画面。看着自己的小情人吧唧着母乳在妈咪怀里睡着,封行朗整个人都要舒化

    了。

    说真的,他对母爱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但能看到自己的孩子沐浴在温情的母爱之中,也能让他无比的欣慰了。他要给他孩子最好的东西!

    突然安静下来的氛围,到是让封行朗有些不适应。似乎总觉得自己的耳边少了些聒噪声。

    丛刚静躺在陪护床上,沉默得像是一件毫无生息的装饰品。

    没有言语,亦没有任何动作。他能维持一个姿势纹丝不动上好长时间。

    “虫虫呢?”

    封行朗这才意识到病房里少了小儿子跟丛刚的互动。感觉这气氛也变得压抑起来。

    丛刚默着,没有及时接应封行朗的话。

    直到封行朗朝他砸来一件不明之物,“问你话呢?你它妈哑巴了!”

    “被你亲爹强行接走了!”丛刚这才不紧不慢的接话。

    “诺诺也一起去了?”封行朗又问。

    “嗯!”

    丛刚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像极了只会回话的智能机器人。

    “你去把虫虫接过来!现在就去!”

    这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又舍不得闹腾老婆和女儿,便只能闹腾丛刚了。

    “接不了!你亲爹那么横……我害怕!”这借口……竟然会从他丛刚嘴里脱口而出。

    “你还会害怕河屯?呵呵,你不是挺牛叉的么?”封行朗嗤之。

    “那也牛不过你亲爹啊!”丛刚不咸不淡的回应。

    想必最近河屯也无法睡得安稳了!

    有人竟然能悄无声息的从浅水湾地下暗室里带走了两个孩子,关实让河屯心生忌惮。说不定哪一天,这个人就会闯进他的卧室,要了他河屯的性命也说不定!

    河屯一直在排查这个能入侵他浅水湾地下暗室的人究竟是谁!

    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丛刚当然不会主动跑去浅水湾刷存在感!

    虽说丛刚无需惧怕河屯什么,但这一旁不是还有个大爷需要他伺候着么!要是真跟河屯干上了,怕是一时半会也脱不开身。毕竟河屯的那些义子个个都不好对付。

    还有就是,时机尚未成熟,丛刚必须保全该保全的人。在卫康他们回申城之前,他身边可用的人屈指可数。

    “对了毛虫子,白默的腿……怎么样了?”想起什么来,封行朗再次侧眸询问。

    “还真把自己当成别人的二哥呢?”

    丛刚淡哼一声,“怕是你的一片良苦用心,别人并不领情!”

    “他领情也好,不领情也罢……我尽了我的力,也就问心无愧了!”

    封行朗斜眸朝丛刚看了过来,“问你话呢,直接说就是了,你扯那么多做什么?”

    “那条断腿应该是保住了!但以后的恢复就很难说了,跛腿的可能性会很大!”丛刚浅声。

    “呵,还别说,那个叫亨特的美国佬还挺神的呢!还真能起死回生!”

    听丛刚说白默能保住断腿了,封行朗也轻松了一些。到不是说他有什么愧疚之意,而是白默如果真的截肢了,今后坐个轮椅或是拄个拐杖在他面前晃悠,还真会碍眼。

    既然白默有了找人打他封行朗之心,挨削便只是迟早的事儿!

    “我可是花了二百万美金从美国请回来的团队,要没点真本事,他们也不敢接我的单儿!”

    封行朗口中的亨特团队,是丛刚特意为封行朗做腿骨矫正手术请来申城的;在封行朗的提议之下,丛刚便让这个医疗团队顺便去给白默治疗了一下断腿。

    “对了,你这回救了白默的两个女儿,捞了点儿什么好处?”封行朗饶有兴趣的问。

    “他只是先允诺了我。具体酬劳我还没提!”丛刚看向封行朗,“怎么,你有心仪的东西?”

    封行朗没有着急作答丛刚的话,而是若有所思了几秒。

    “说来也奇怪:一个星期前,我还对白家的度假山庄念念不忘来着;但这几天我得空思考了一下人生吧,发现欲望这东西是永远都填不满的深壑……”封行朗有感而发。

    “那就填一点,是一点儿吧!”丛刚悠声。

    慢慢的,封行朗俊脸上的笑容便开始扩散开来,“还是你懂我!”

    如果说封行朗的财富更多只是电子数字;那白家的财富则是实打实的不动产。微顿,似乎想到一个比较感兴趣的话题,封行朗侧头问向丛刚:“毛虫子,那你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没实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