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58章 丛刚篇(40)

第2058章 丛刚篇(4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行朗曾经的一个近身保镖!要不是因为他,怕是行朗早被他亲爹给弄死过好几回了!”

    封立昕微微叹息一声,“这个丛刚呢,不止一次的舍命相救过行朗和雪落一家人……他的恩情是真能大过天的!”

    “哦……难怪雪落姐会喜欢上他!要换了是我,我也会感动不已的!”

    莫冉冉由衷的感叹一声,“像这样的男人对我们女人来说,毫无免疫力的啊!”

    “瞎胡说什么呢?”

    封立昕轻斥一声,“雪落只当他是娘家哥哥!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你误会我了不是……我又没说雪落姐跟那个丛刚是男女方面的感情!”莫冉冉随之叹息一声,“其实我能体会雪落姐想找个娘家人当靠山的心理!你看看雪落姐舅舅家都是些什么人呢?我再如何不济,还有我爸在我身边呢!虽然我爸老是偏心

    你!”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封立昕朝着冉冉怀里的小侄女晚晚看了一眼,“这雪落闹脾气,要不我们跟行朗视个频吧!”

    “好!团团来打视频电话!”

    这些天诺诺哥哥不在,着实把团团无聊透了。她想这个视频电话里应该能见着她的诺诺哥哥了。

    封行朗没能等来妻子的视频电话,到是等来了封立昕的。

    “团团,怎么是你啊?你叔妈咪呢?”封行朗温声问。

    “团团好想叔爸的!那叔爸想团团了没有?”

    自从晚晚妹妹出世之后,团团很明显的感觉到叔爸不再像从前那么宠爱她了;好在她有诺诺哥哥,也不是那么在乎叔爸的宠爱了。

    “想……都想!”封行朗拉长着声音又问:“团团,你叔妈咪呢?”

    “叔妈咪刚刚上楼去了,她还在生你的气呢!”

    这嘴快的熊孩子!

    封立昕随即便从女儿手里夺过了手机,“别听团团胡说,雪落刚去洗手间了……想晚晚了吧?给你瞧上一小小眼!”

    言毕,封立昕便将镜头切换到冉冉怀里的小晚晚身上:小东西刚刚喝饱妈咪的奶,正美美的打着哈欠睡觉觉中。

    “晚晚……叫亲爹……叫爸比……”

    每次看到自己的女儿,封行朗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都变得柔情似水。

    “行朗,你的小情人是越长越可爱了呢!这小情人有了,就更不能冷落老情人呢!你能如愿以偿,雪落可是最大的功臣!”

    封立昕会时不时的提醒自己的弟弟,要更多的爱护自己女儿的妈咪。

    “叔爸……叔爸,诺诺哥哥呢?你让他接话呗,团团想他了!”

    还没等封立昕跟封行朗聊完,团团就从她爸比手里抢去了手机。

    “那小子去了他义父那里……对了团团,你叔妈咪怎么生气了?你惹的?”封行朗开始了他高智商的套话的模式。

    “怎么可能是团团惹的呢?团团这么可爱!”

    小家伙随之就上当了,“叔妈咪是在生你的气!说你冤枉诺诺哥哥的大毛虫了……”

    “团团!胡说什么呢?把手机拿来给我!”

    听女儿说了不该说的,封立昕便起身再次夺回了手机。

    “这点儿小事,大哥相信你能处理好的!雪落跟着你一路走来不容易,她值得你宠着!”

    挂断视频电话之后,封行朗神情便郁结了起来:他的林小姑娘竟然真跟他生气了,连电话都不接他这个亲夫的。就更别说主动给自己打来电话了!

    妻子是舍不得责备的,这积聚的怒意便只能发泄到始作俑者的身上!他单方面定义的始作俑者!

    封行朗的目光朝洗手间瞟了过去:要怎么教训他呢?打是不太可能打得过……那只能在心灵上好好的折磨他一番了!

    “丛刚,过来。”封行朗朝着洗手间方向唤了一声。

    “嗯?”

    丛刚还在洗手间里收拾残局。随便平定一定依旧起伏不定的心境。

    “让你过来!”封行朗的声调微微带怒。

    沐浴后的丛刚,刚毅中又带着稍许的清风道骨,看起来很是脱俗。他依在门框上,朝病床上的封行朗温淡的注视着,似乎在等他的下文。

    “来……到我这里来!”封行朗朝他伸出了友谊的招呼之手。

    不太清楚这俊面含笑的家伙又想怎么闹腾自己,但丛刚还是乖乖的上前了几步,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无论封行朗是想突袭,还是想强攻,以丛刚的反应速度,怕是他很难得逞的!

    “给我老婆打电话。”封行朗温声说道。

    这要求……什么意思?

    丛刚微微一怔,轻蠕了一下唇角试探的问:“这个……恐怕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可是我老婆的娘家哥哥,我亲爱的大舅子!”

    封行朗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似乎让丛刚有些琢磨不透。

    “那个……我真没什么话想跟你老婆说的。”

    跟封行朗斗智斗勇,着实是一件很伤脑细胞的事儿。

    “你有!”

    封行朗低厉一声,“你可以劝我老婆……主动给我打个电话!”

    这话听得有些绕脑子,而且陷阱颇多:第一,为什么要丛刚来劝?第二,为什么某人的老婆不给某人打电话?第三,某人为什么不主动给他自己的老婆打电话呢?

    “你抬举我了!你的女人,岂是我能劝得动的?”丛刚当然不会往枪口上撞。

    “作为娘家大舅子,这件事还有谁会比你更合适?”

    封行朗冷哼一声,“行了,别谦虚了!赶紧打吧,记得用上免提!”

    用免提?这是要监督他呢?

    丛刚默了声。似乎在判断怎么样处理此事会更好?前提必须不能让某人动怒,以防影响到他休养矫正还不到一个星期的腿!

    “怎么,心虚不敢打了?”

    封行朗皮笑肉不笑的追声问,“还是当着我的面儿用免提不太方便?”

    “那个……让我给她打电话,总得有个缘由吧?毕竟我跟你女人真不熟!”

    丛刚知道林雪落是某人肋骨,其他人是动不得的。

    “她在跟我置气,说我冤枉了你……”封行朗凑近过来,“丛刚,你说我究竟有没有冤枉你呢?”

    丛刚迎上封行朗的目光,淡淡一句:“你女人林雪落,我是真看不上!更何况她心里只有你封行朗!”

    这句话,已经够让某人动怒的了,可丛刚又补充说道:“我还是比较喜欢蓝悠悠那种类型的!漂亮得像个妖精一样,那才是天赐给男人的尤一物!”

    封行朗的俊脸慢慢的在固化,明明是夏日的天,却冷凝得有些骇人;但也没持续多久,笑容便又慢慢的在他俊脸上回归。

    “哪儿来那么多的废话,让你打,你就给我打!”封行朗厉呵一声。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丛刚反问一声,见某人脸又阴沉了下去,便又自行服软:“行,我打!封大爷!”

    按照某人的意思,丛刚用的是免提。而且手机就放在病床的边沿上,封行朗触手可及。

    手机只响了一两秒,就被接通了。

    “丛大哥,您有事儿找我?您在医院吗?”

    手机那头的雪落情绪不太高,听起来蔫蔫的感觉。

    “雪落,你是不是跟封行朗置气了?”丛刚抬眸睨向封行朗,“我看他挺忧郁的。”

    “提他我就来气!他竟然怀疑我跟你的关系!”

    雪落并不知道丛刚用的是免提,更不会知道她男人就在一旁正侧耳细听着她跟丛刚所说的每一句话。

    说实话,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够纯净,还真不敢如此操作。

    “这病人气多,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等挂了我的电话,你就给他打一个。他这么忧郁着,也不利于腿部的恢复!”

    对于丛刚前半段的话,封行朗眉宇是浅蹙的;但后面的这番话,封行朗还是相当赞同的。

    “才不给他打呢!我都给他生了三个孩子了,他竟然还怀疑我?”雪落直哼气。

    封行朗用上了口型:说我在乎她!

    “那还不是因为他在乎你!行了,别犟了,一会儿记得给他打个电话!”丛刚的声音清肃了起来。

    “什么在乎我啊?他这叫胡搅蛮缠!”

    雪落气嘟嘟的,“丛大哥,是不是行朗又闹腾你了?”

    “没有!他闹腾不到我的,因为他根本就打不过我,这点儿你完全可以放心!”

    “嗯,那就好!”

    雪落微微叹息,“我家行朗这个人吧,只要一生病,就特别难伺候!”

    “还行吧……有医生和护士呢!他们对封行朗都挺负责的!”

    封行朗用手抵上了丛刚的脑门:说正事儿!

    “行了,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吧!”丛刚也想尽快结束跟林雪落的电话。毕竟言多必失。

    “丛大哥,你怎么也向着封行朗啊?”

    雪落不满的哼声,“冉冉刚刚才来劝我,你也跟着劝我……他封行朗是欺负我娘家没人是么?”

    无论是埋怨,还是诉苦,妻子跟丛刚所有的对话,都围绕着他这个亲夫的。便足以证明,妻子跟丛刚的关系是纯净的。

    这番通话总的来说,让封行朗还算满意的。

    “耍什么小性子?能不能懂事点儿?你丈夫还躺在病床上呢!”丛刚突然就狠声起来。

    被丛刚这么一呵斥,原本还矫情着的雪落瞬间就服软了:“哦……知道了丛大哥,您别生气!我这就给行朗打电话去安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