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57章 丛刚篇(39)

第2057章 丛刚篇(3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乎小东西从来没叫过林诺哥哥。但却会叫晚晚妹妹。

    林诺正喂着笼子里的小虎幼崽,并没有搭理弟弟的话。也许只有在义父河屯这里,他才能体会到那种几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感觉。

    大毛虫对弟弟小虫的宠爱,他是越来越羡慕不来了。难免会有小小的失落感。

    见哥哥林诺不搭理自己,小家伙立刻奔了过来,‘哐啷’了一声就拔下了插销,将铁笼门给打了开来。

    然后半钻进去,一把揪住老虎幼崽的颈脖处的皮毛,像薅小兔子一样就把那只老虎幼崽从笼子里给揪了出来。

    等揪出笼子之后,便随之放手,还了小老虎的自由!

    我让你玩!现在放跑它了,你就玩不成了吧!

    “喵喵跑掉了……”

    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家伙是真把这只小虎幼崽当小猫崽子了。

    “虫虫,你干什么呢?这是只老虎,不是喵喵!你把它放出笼子,它会咬你的!”

    在邢老五去抓老虎幼崽之际,林诺本能的上前来拉住弟弟的小手往墙边避让。

    好在幼虎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也就跟猫咪差不多。

    “大虫虫……大虫虫!”小家伙立刻反牵过大哥哥的手,使劲朝别墅大门拖拽过去。

    “我们今晚要住在义父家,等明天早上再去看亲爹和大毛虫!”

    林诺有林诺自己的小心思。而这也是大毛虫的吩咐。邢十二看着看着,便忍不住笑出了声:觉得邢小虫子果然古灵精怪得可以!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家伙了。邢太子和林雪落都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干嘛还不肯把这小家伙

    留给他养呢?

    “小虫,到干爸爸这里来!”邢十二伸出了他友爱的手。

    小家伙厉厉的瞪了邢十二一眼,嘟嘴哼声:“河屯会削你的!”

    “哈哈哈……河屯是我义父,他最爱我了,他舍不得削我的!”

    邢十二竟然跟一个才三岁的孩子较上劲了。似乎随便说什么都行,只要小东西能搭理他就可以。

    “诺诺……大虫虫!”小家人根本不给邢十二表现的机会。

    “哥哥已经说过了:我们明天早上才可以去医院看望亲爹和大毛虫!”

    林诺牵着弟弟的小手往回拽着,“虫虫要听哥哥的话哦!”

    见这家伙不肯带自己出门,小家伙立刻甩开了他的手,再次在偌大的别墅里寻找出门的方法。

    邢十二就这么跟在小家伙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他鼓弄门窗。

    ……

    伺候封行朗洗澡,着实是一件烫手的差事。

    对于封行朗来说,他是惬意舒适了;但对丛刚来说,更像是在用刑。

    拥有高颜值的重要性在于,只要稍稍一打理,就能帅气逼人。封行朗的这张脸还是很有卖相的。

    左等右等,封行朗也没能等到妻子来打的视频电话。而且他打过去的时候,竟然提示已关机。

    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好视频通话的么?该不会这么早就跟晚晚一起睡下了吧?

    封行朗将电话打到了封家的座机上。接电话的是莫管家。

    “老莫,雪落呢?怎么关机了?她吃晚饭了没有?晚晚醒着吗?”

    无关心肝宝贝醒没醒着,只怕只是睡着的小模样,封行朗也爱看。

    “二太太她……”莫管家朝餐桌方向瞄了一眼,“二太太她正在吃晚餐呢!二少爷,您的腿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拆外部的固定支架?”

    “这个星期就能拆了!对了,晚晚今天还好吧?”封行朗的心思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挺好的。小公主又胖了半斤呢。”

    莫管家再次朝餐桌方向看了过来,似乎在询问二太太的意思。很明显,这二太太又在跟二少爷闹小情绪了。关机是故意关的,不接电话也是故意的。

    “哦,是吗?快让雪落跟我视频,我太想看看我家小晚晚了!”

    封行朗更为激动起来。恨不得能插翅飞回到女儿晚晚的身边。

    “老莫,你不用为难!就直接跟他说:我不想接他的电话!更不想给他打电话!”早就吃完晚餐的雪落愠怒的哼声。

    莫管家本能的捂住了电话,雪落的话并没有传过去。

    “老莫,雪落刚才说什么呢?”封行朗应该是听到了妻子的声音。

    “哦,二太太说她想去上个洗手间!让您先休息不用等她。”老莫还是很会打圆场的。

    “没关系,我等着她!一会儿再打回去。”

    这电话挂得着实的艰难。好在老莫足够的有经验。

    “雪落,行朗又怎么惹你了?”下面,就是封立昕开劝弟媳妇的时候。

    “大哥,你宝贝弟弟竟然怀疑我跟丛刚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一提这事儿,雪落就来气,“他冤枉我也就算了,竟然连丛刚他也冤枉!丛刚是什么人呢?他可是为救我们一家流过血、受过重伤的恩人!行朗他怎么能怀疑丛刚的人品呢

    !!”

    弟媳妇雪落能把这事说出来,就已经很好的说明她真跟丛刚没什么的;只是自己那醋坛子的弟弟想多了!也许是因为大小侄儿太过喜欢丛刚的缘故吧。

    “雪落,行朗这也是爱你、在乎你的表现!”封立昕安慰着气呼呼的雪落。

    “他哪里是爱我啊?他这叫无理取闹!”雪落直哼气。

    “雪落,行朗现在是个病人,你多迁就他一下嘛!”

    封立昕极力的在替封行朗美言,“他被禁锢在病床上难免会心情不好,也就想多了!”

    “要不是因为他是个病人,我早在医院就跟他吵起来了!”

    雪落委屈的偏着嘴,“还有那个河屯,竟然也说我……搞得我好像真跟丛刚有什么似的!”

    “大哥相信你!”封立昕宽慰着,“给大哥个面子,一会儿跟行朗视频的时候给他一点点儿笑脸就行了,也别给太多!等他出院了,大哥替你好好训斥他!都给他封行朗生下三个孩子了,我

    们封家如此的大功臣,岂容他冤枉怀疑?!大哥会替你做主的!”

    “才不跟他视频通话呢!我学习去了,你跟他聊吧!反正他也只想看他的宝贝女儿!”

    将奶好的小晚晚交给莫冉冉和封立昕之后,雪落便上楼去了。

    要换了平时,雪落一定会跟封行朗闹腾到底;但鉴于男人还在医院里躺着,雪落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让男人如愿以偿的见他的小情人。

    目送着雪落气呼呼的离开,怀抱着小晚晚的莫冉冉有点儿懵圈。“立昕哥,这个丛刚究竟是什么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