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56章 丛刚篇(38)

第2056章 丛刚篇(3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家私立医院的一角,长着十来一株向日葵。那金黄的色泽,到是挺能引人目光的。

    向日葵,是个很神奇的植物。因为它不知疲倦的追逐阳光。

    其叶子和花盘在白天追随太阳从东转向西;而太阳下山后,向日葵的花盘又慢慢往回摆,在大约凌晨三点时,又朝向东方等待太阳升起。

    它还有一个稍稍忧伤的花语:沉默的爱,永远都不会说出口!

    丛刚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些向日葵上,似乎有些感叹:这种生物为什么为一直追随太阳呢?难道这便是它们存在的意义?

    苦涩的黑咖啡在口中滑过,带来的是品味咖啡的原始感受。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临窗而立的丛刚。正装模作样的喝着咖啡。

    装模作样是封行朗给他定义的!

    事实是,这一刻品着咖啡的丛刚,满是贵气的沉稳。稍带那么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从他挺拔的身姿来看,真的很难将他跟那些黑暗的东西联系在一起。

    看到这样的丛刚,封行朗是很不爽的。

    算计他也就忍了,现在竟然还对他的老婆孩子产生了一丝丝的非分之想!两个人靠得那么近聊育儿?真当他封行朗好骗么?

    “过来,老子要方便!”

    既然看着不爽,那就好好折腾他一下!不然这胸口堵着的气,实在难平。

    “嗯,来了!”

    每次封行朗有需要时,丛刚都会及时应好。

    其实这种事,根本犯不着他亲自伺候。他完全可以交由医护人员,或者是巴颂和邢十七他们的,但丛刚每次都是亲力亲为。因为他不想让封行朗尴尬难堪。

    或许真是他想多了,像吃喝拉撒这样人人每天都会做的事,封行朗从来没有难为情过。

    应好的丛刚随即便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上前来伺候封行朗。

    封行朗到是高山流水得相当畅快,他目不转睛的盯看着近在咫尺的丛刚,以大爷的姿态。一副你天生就该这么伺候我!你就是我封行朗的奴才,只能被我踩在脚底下!

    丛刚忽视着封行朗那倨傲得像个大爷似的目光,有条不紊的伺候好了他。

    “那咖啡……浪费了多可惜!继续喝了吧!”

    听得出来,封行朗有意在作贱丛刚。刚刚才伺候完他拉撒,肯定会喝不下去的……

    可没想清理好从洗手间走出来的丛刚,端起那杯咖啡,若无其事的继续喝了起来。这到让封行朗稍有那么点儿过意不去。但这样的愧意也就在封行朗身上持续了一两秒。

    “能伺候老子,是你三生有幸。”果然,那傲慢的大爷随之再现。

    “谢谢封大爷赏我这个面子!”

    丛刚抿上一口咖啡不温不火的轻声应道。

    从巴颂的口气来判断,丛刚知道自己今晚很不合适留在病房里伺候某人的。但还是忍辱负重的来了。毕竟某人做腿骨矫正的手术是因他而起的,伺候他也是合情合理的。

    “今天在医院楼下,都跟我老婆聊什么了?”封行朗悠声哼问。

    预料到某人会拿此事发难自己,丛刚到是显得很坦然,“林雪落担心小虫,就多问了我几句。”

    这样的回答,跟妻子的口径还算一致。

    “所以你就在我女人面前装大葱,显摆自己是育儿专家了?”

    这一刻的封行朗,显然不能跟丛刚好好说话了,那是句句带刺。

    “我已经会注意的!”

    丛刚尽可能的在消减封行朗心头积聚的怒火。只为他能安心养腿。他知道林雪落是封行朗的心头肉,要是自己‘觊觎’了,某人非跟他玩命不可!

    如此低姿态的丛刚,反到让封行朗更为疑心。因为平日里这狗东西向来都喜欢跟他唱反调的。

    “你这是在心虚呢?还是在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呢?”封行朗冷声问。

    丛刚也意识到:自己越是这般唯诺,某人会越觉得自己心里有鬼。

    “封大总裁,你对自己应该有足够的信心才对!”

    丛刚轻托起封行朗的腰,准备伺候他吃晚餐,“就我这种奴才相,哪儿能跟您相提并论呢!您实在是抬举我了!”

    “有自知之明就好!以后要离我女人三米远,听到没有?!”封行朗斥声问。

    “知道了,封大爷!”丛刚顺着某人的意。

    看到某人对自己如此的低眉顺眼,封行朗也气顺了很多。

    “对了,一会儿我要跟我家晚晚视频,你替我洗好澡就主动回避!千万别让我家晚晚看到你这副辟邪似的脸,我怕你会吓着她!”

    这话说的……真的挺伤人!好在丛刚有着一颗强大的心脏!

    “好。”丛刚淡淡接话。

    微顿,丛刚抬起眼眸正视着封行朗,突兀的问了一句:“封行朗,如果哪天我成了个没用的废人……你应该早把我给踹远了吧!”

    封行朗微敛着眼眸盯看着丛刚那张刚毅的脸庞,邪气的哼哼一笑,“踹远是不可能的!我会把你用条链子拴上,当一条看门狗养着!”

    “……”丛刚的唇角只是微勾了一下。似乎封行朗这样侮辱式的回答并没有伤到他的心。

    封行朗探手过来,轻抚着丛刚的头,“这么听话的狗,即便老了、残了,留在身边每天看着、骂着,也能舒心点儿!”

    这比方打得真好!

    一不留神就能把人给活生生的气死!好在丛刚的免疫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对了,今晚我回一趟启北山城,这里有巴颂和邢十七照顾着……”

    “你敢!”

    丛刚的话还没说完,封行朗便厉吼出口,“老子要你每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守着我!你没长耳朵呢!放下你所有的破事儿,听到没有!!”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儿!

    尤其是在封行朗受伤的时候,只有丛刚在他身边,他才能安然。

    ……

    封虫虫小朋友已经在浅水湾里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从邢十二强行将他带回来的那一刻开始。

    邢十二好耐心的研究了小家伙几个小时。发现小东西只是折腾,但却不哭不闹。

    一开始鼓弄紧锁的门,然后接着摸墙且蹦哒着踩踏地面……好像一直在想办法逃离!

    真是个奇特的小家伙!把他当义子养着,一定很有意思!

    “小虫子,你要是肯叫我一声爸爸,我就放你出去!”

    义父什么的都没有直接叫爸爸来得关切。小家伙只是斜了邢十二一眼,便朝哥哥封林诺跑了过去,“诺诺……大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