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50章 丛刚篇(32)

第2050章 丛刚篇(3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这话的时候,袁朵朵是平静的。

    虽说她也不想看到自己女儿的父亲被截肢,但为了能够保全白默的命,也只能做出这样被逼无奈的选择!

    这也是她内心的真实呈现:无论白默是否残疾,她都能接受!

    只是……只是白默未必会是她的!他恐怕也不会在乎她袁朵朵是不是接受他吧!

    如果上天能给她重新选择的机会:她会主动将白默让给简梅的!也不会接受封行朗反击提议!那样,白默或许就能保住他的腿了!

    袁朵朵真的好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跟简梅争,要跟简梅抢!早知道白默要被截肢,她真会放弃的!没什么比白默的生命和健康更重要!

    袁朵朵咬着牙,含着泪,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白老爷子合上了老泪纵横的眼眸!一阵气息没能缓上,差点儿背过气去!

    “袁朵朵!你不许签字……阿默不能被截肢!一定还有其它办法的……一定还有!现在的科学如此发达,阿默的腿一定保得住!”简梅是幻想过他跟白默未来的。可在她的美好幻想之中,白默是那个帅气多金的翩翩公子,单膝跪地在向他求婚……她是申城最高贵最美丽的白太太!接受着万人的瞩目和

    称赞!

    她的新郎不能向现在这样面临截肢!不可能!绝对不可以!

    “他们是一群庸医,我们可以给阿默找到更好的医生!白家这么有钱,一定可以找到的!”

    简梅的话,到是提醒了白老爷子一些事,“老白,老白,快给董医生打电话……快!快!”

    “病人耽搁不得……已经出现了休克症状,再不截肢,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医生拿着袁朵朵签好的手术同意书转身朝急救室走去时,简梅立刻冲上前来,一把夺下医生手中的手术同意书,刚要开撕,就被袁朵朵给抓住了。

    “简梅,你不能这么自私!是白默的命重要,还是腿重要?白默现在有生命危险,不能再耽搁了!”

    “不可以!不可以!阿默不可以没有腿的!他还要穿礼服,他还要跪地向我求婚……他不可以残废!我不允许他残废!”

    简梅死死的抓住袁朵朵已经签好字的手术同意书,整个人相当激动。

    “你放手!简梅,你不允许白默残废,难道就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吗?”

    袁朵朵奋力的去拖拽被简梅死死抓在手里的手术同意书;即便是奔波劳累了好几天的袁朵朵,爆发力也是相当强的。用白默的话说,袁朵朵就属于那种骆驼式的母老虎!

    手术同意书被袁朵朵成功的夺了过来;在惯性的作用下,简梅一个重心不稳往后重重的摔倒下去。

    袁朵朵回头看了简梅一眼,便将手里夺下的手术同意书再次送回医生的手中,“医生,要是保不住腿非要截肢,我丈夫的命要紧!”

    “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医生拿着手术同意书进去了急救室。

    “啊……啊……我的肚子……”

    跌坐在地面上的简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我的肚子好疼!”

    等冷刈他们搀扶起简梅时,发现地砖上已经沾了一小滩鲜血。

    “医生……医生……快来人呢!孕妇出血了!”

    紧接着,一群医护人员蜂涌而至,把简梅搀扶上了担架。

    “不好,怕是伤到孩子了!”

    白老爷子还没能从孙子要截肢的痛心状态中缓解过来,便又陷进了要失去曾孙子的哀伤之中。

    “要是有事儿……那就直接保孩子了!”白管家在白老爷子耳际压低声音说道。

    白老爷子应该是默认了,紧声询问:“孩子……有多少个月了?”

    “怕是七个月还没到呢!”白管家朝担架方向看了一眼,“现在就从母体中出来,怕是……早了些!”

    “老白,这里有我跟朵朵守着,你去处理孩子的事儿!”

    用不着白老爷子多吩咐什么,白管家便连连点头,“好!我这就去办!”

    白管家伺候了白老爷子几十年,白老爷子想些什么,他都心知肚明。尤其事关白家的子嗣,他跟老爷子当然是一条心!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简梅凄惨的尖叫着。

    “你放心,我们白家会全力保住孩子的!”

    跟上前来的白管家宽慰着情绪有些激动的简梅,“你放松点儿……放松点儿,别那么紧张!”

    简梅一把揪住了白管家的手,“白管家,你一定不能让阿默被截肢了!那样阿默就会残废的……以后的人生还那么长,阿默他……他不能残废的!”

    “你放心,有老爷子在呢,他会全力保护他亲孙子的!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在妇产专区,白管家抓住了主治医师的手,“如果无法保胎,那就紧急剖腹产……一定要确保我们白家子嗣的安全!我们白家的子嗣,是不能出任何问题的!否则,后果你

    们担当不起!”

    这番话,简梅已经听不到了。要是被她听到,肯定会凄凉得连孩子也不想生的。

    也许她直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在白家人的眼里,她就只是个生育工具而已。好吃好喝的对待,也只不过是看在她怀有龙嗣的份儿上!

    白老爷子是容不得她成为白家的少奶奶的。只是简梅有不光彩的前科这一项,就足够她被白家拒之门外了!

    只可惜,她还做着母凭子贵的美梦!

    她以为白默跟她是有真爱的。毕竟她跟他在某些方面那么的合拍。其实对白默来说,只是太久压抑后的释放。他肯定没有考虑到什么道德水准的问题!

    至于爱情……

    爱情是什么东西,对于白默来说是模糊的。更是抽象的。反正又摸不着、也看不到。有还是没有,白默似乎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目送着简梅的急救担架车被推离,袁朵朵似乎有些崩塌,她贴紧着墙壁缓缓的坐在了地面上。

    耳际听不到那阵乱哄哄的聒噪声了,静谧下来的抢救手术室门口,如同暗不见底的深渊。

    “朵朵……累了吧?”

    坐在轮椅上的白老爷子被推到袁朵朵的跟前,“累了就先去歇一会儿!这里有爷爷守着!”

    “爷爷……对不起……我……我刚刚不是故意推简梅的……我只是想拿走她手上的手术同意书……我真没有故意要推她!”袁朵朵哽咽着。“那是她的命!与你无关!”老爷子探过手来,轻轻的抚了抚袁朵朵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