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48章 丛刚篇(30)

第2048章 丛刚篇(3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本质上,也是骨子里,白默还是有担当的。

    只是平日里的他,太过顽劣!无论是对感情,还是对婚姻,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

    加上老爷子的溺爱,他更是随心所欲的瞎混日子!

    但自从有了女儿豆豆芽芽之后,他爱极了她们!他发誓他要好好的宠爱自己的两个女儿,让她们永远永远都有父爱的陪伴!而不是像他的童年!

    “呵,还不会原谅我?你觉得我会需要你的原谅吗?”

    河屯嗤之冷笑,“你到是说说:你想怎么个不原谅我?变成厉鬼来咬我?白痴!”

    “十二,想办法让他说出劫走那两个丫头片子的是谁!敢从我这里悄无声息的把人带走……不能小觑啊!”

    河屯冷哼,“他要是不肯说,就拔光他的牙!再不说,就打断他的另一条腿!”

    “白默,你还是老实交代吧!要不然,我们能抓你女儿一次,就能抓她们第二次……以及无数次!那个人不会次次都这么幸运的能成功救回你女儿的!”

    邢十二一下子就说中了白默的软肋,也是白默最忌惮的东西。

    “河屯,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事儿你冲我来!我女儿是无辜的……你要还是个爷们儿,就不能迁怒老弱妇孺!”白默的声音哑得厉害。

    “你能打了我儿子,你就能弄死你女儿!我这叫以牙还牙!懂了吧?”

    这样的报仇方式,是河屯一向惯用的。他根本不会考虑白默的两个女儿还只是未成年的幼童。既然白默派有打伤他的儿子,他对白默的女儿下手,完全合情合理。

    “河屯,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敢动我女儿,老子变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你……啊!”

    白默还没把话说完,邢十二便一脚踩在了他的断腿上,疼得他一直在凄厉的惨叫。

    作响的电话叫停了邢十二的施暴。

    “义父,是邢太子的电话。”

    “阿朗的电话?”河屯神情微敛了一下。“拿来我接!捂上他的嘴!”

    河屯从邢十二手中接过作响中的手机。

    “河屯,白默是不是在你手里?”封行朗直接开门见山。

    “阿朗,你的腿怎么样了?要好好休息!其它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河屯没有正面作答。

    “河屯,你就放过白默吧!他是有错,但罪不该死!我跟他兄弟一场,你这么做,真的很不合适!算我求你了好吗?河大爷……”

    为了能从河屯手里捞出已经受伤的白默,封行朗连‘大爷’都叫上了。河屯厉眸斜睨了地上的白默一眼,“阿朗,你顾念你跟白默的兄弟之情,可他未必会买你的账!你处处爱护他,可他呢?竟然派人打伤你?你说我这个做爸爸的能不管吗?

    自己的亲儿子挨了别人的打,那就是我这个亲爹的无能!”

    “我跟白默只是闹着玩的……”

    “你当闹着玩,可他却当真了!我河屯的亲儿子被人打伤了,我能不心疼?能不冒火?”

    河屯这算是默认了白默在自己的手上。

    “河屯,河大爷,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白默一条生路?”封行朗隐忍着怒意。

    “你乱叫我大爷也没用!也不用替他求情了!他敢打我儿子,就必须有胆子承受打我儿子的后果!”

    河屯觉得自己这个亲爹替挨打了的儿子出面,完全是天经地义的。

    “河屯,我跟你讲:要是你今天弄死了白默,我们父子俩就算走到头了!”

    封行朗随之戾气了起来,“白默的老婆就在门外等着,如果你还想我叫你一声‘爸’,那你看着办吧!”

    丛刚说得没错,以封行朗的睿智和口才,一通电话便可以解决了!

    如果一声‘爸爸’解决不了,那就两声‘爸爸’!

    只是稍稍的委屈了他自己!

    河屯是有多渴望自己的亲儿子能原谅自己,并叫上自己一声‘爸爸’啊!虽说之前为了严邦,儿子也勉为其难的叫过他爸爸。但只是一两声,完全不过瘾呢!

    “行,今天我可以放白默这混账东西一条生路,但今后他如果再敢欺负我河屯的儿子,我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要比今天惨烈百倍!”

    河屯看向白默,虽说心有不甘,但还是答应了儿子的请求:决定放白默一条生路。

    关键老奸巨滑的河屯觉得:放了白默,才有机会钓出藏在他身后的那条大鱼!

    原本是想将白默永远禁锢在地下室,大刑伺候到他交待出幕后主使的,但亲儿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要是真闹僵了,怕是自己想看自己的孙子都难了!

    ……

    袁朵朵按照封行朗的意思:一个人开车来浅水湾别墅区的入口处等着。他说河屯会放人。

    焦躁不安的等了半个多小时,突然觉得自己泛困得厉害;袁朵朵狠掐着自己的手背,可那睡意实在是太沉了,她的眼皮越来越沉甸,最后已经不受控制的昏昏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耳际一声一声的呼喊,“朵朵……朵朵……朵朵你醒醒!朵朵……”

    好像是……好像是白默的声音!

    怎么会是……怎么会是白默的声音呢?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醒醒啊袁朵朵,你不能睡着……你是来救白默的!再不把他救出来,他会死在河屯手里的!

    “白默……白默……”袁朵朵开始呓语,“白默……你不能死……不能死……豆豆芽芽不能没有爸爸……不能没有!我是孤儿……我不想……也……也舍不得我的两个孩子……成为没有爸爸或是没有

    妈妈的孤儿……”

    “白默……求求你……别死……一定要等我过来救你……我去求封行朗了……”

    “白默……等着我……一定要活着等我……求你了白默……我爱你……豆豆芽芽也爱你……我们母女三人不能失去你……白默……”

    “朵朵……朵朵……我在……我在……我活着!”

    后排的白默支撑起上身,紧紧的抱住了驾驶室座椅上一直喃喃呓语中的袁朵朵。

    “朵朵……你醒醒……你怎么了?你快醒醒……朵朵……”白默轻轻的拍打着袁朵朵的脸颊。

    听到梦魇中的呼喊自己的声音由远及近,由低渐高,袁朵朵吃劲的想睁开双眼。

    “朵朵……你怎么了?你快醒晒……我是白默……我还活着!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白默的精神状态其实很不容乐观,他的意识也在一点一点的模糊;可他还没有见到两个女儿,他不能就这么昏睡过去!他怕自己睡着之后就再也见着自己的女儿了。

    “白……白默?真的是你?白默……我不是在做梦吧?”

    袁朵朵的眼皮很吃劲的睁了开来,便看到白默那张染着血污的惨白脸庞在自己面前晃悠。

    “朵朵……是我!我还活着……”

    白默紧紧的握着袁朵朵的手,“豆豆芽芽呢?她们……她们怎么样了?”

    “白默!白默!”

    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清醒过来的袁朵朵一把抱住了白默,“白默你怎么样了?你的腿……你的腿……快让我看看你的腿!豆豆芽芽说你的腿被河屯打断了……”

    袁朵朵跪在座椅上往后倾过身来,发现白默的下面半身已经被半干涸的血污染得乌褐色。

    “白默……你的腿……你的腿……”袁朵朵瞬间就哭出了声来。

    “朵朵……我没事儿……豆豆芽芽呢?她们……她们怎么样了?”

    白默最关心的,还是他的两个女儿。

    “她们在医院,已经醒过来了!都好好的!”袁朵朵抹去了脸颊上的泪水,“白默你别动,也别说话了……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豆豆芽芽不能没有爸爸……不能没有

    !”

    清醒过来的袁朵朵,将白默小心翼翼的挪躺身之后,便开车朝医院呼啸而去。

    ……

    白默被推进急救室之后,袁朵朵立刻给白老爷子打去了电话。

    而白老爷子正领着冷刈他们准备强攻浅水湾。只有把事情闹大,进一步的升级成聚众斗殴,警方才有可能再次的介入。为了孙子白默,老爷子现在什么也不在乎了。

    “爷爷……白默找到了!已经被送进急救室了……”

    “默儿怎么样了?”

    白老爷子的声音已经很微弱了。为了孙子白默和两个曾孙女,他一直强撑到现在。

    “白默的意识很清楚……就是他的腿……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断了……医生正给他做检查……”

    “好,好!我立刻赶过来!朵朵,辛苦你先守着默儿!”

    急救室的门外,袁朵朵焦躁不安的双手合并:老天爷,您一定要保佑白默……一定要保佑他平安无事!求您了……我的女儿们还小,她们不能没有爸爸!不能没有!

    “袁朵朵……阿默呢?阿默怎么样了?”

    来人竟然是简梅!而且还是挺着快七个月身孕的简梅。

    她应该是从冷刈那里问来的消息。所以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袁朵朵真的不想见到这个女人,更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说一句话。

    “袁朵朵,我问你话呢?”简梅上前来揪住神情滞默中的袁朵朵,“阿默怎么样了?听冷刈说他的腿……他的腿被河屯打断了是不是?怎么会闹成现在这样?哑巴了你?你到是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