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47章 丛刚篇(29)

第2047章 丛刚篇(2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默呢?”

    河屯挟持了豆豆和芽芽,白默那家伙竟然没来求自己帮忙,“不会也被河屯抓了吧?”

    还好有丛刚替白默从河屯那里捞出了豆豆和芽芽。如果两个小东西出了什么意外,封行朗真不好跟白老爷子和白默夫妻交待。

    “嗯,关在浅水湾的地下室里!情况不容乐观!”

    事关他人,丛刚跟封行朗到是直言不讳,最近一直处于坦诚相告的姿态。封行朗问什么,他就如实作答什么。

    “什么?白默真让河屯给抓去了?”封行朗急切而起。

    似乎预料到封行朗会有焦躁,在他用力起身之前,丛刚便已经按压住了他的那条伤腿。

    “白默打了他河屯的亲生儿子,河屯能放过他?!”

    丛刚淡声,“要是放过了,就不是他河屯了!”

    “我是怎么受伤的,你它妈心里没点儿数么?”封行朗满心的燥意。

    “封行朗,要如果我真的出手,你还怕你自己不会真残?”

    丛刚的声音冷沉了一些,“白默想揍你,那是事实!至于你未被挨揍,那是我可怜你封行朗!换句话说,即便白默是犯罪未遂,也是应该要处罚的!”

    “所以你就利用河屯教训白默?”

    封行朗觉得丛刚一石二鸟的心机,实在是太可怕。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石三鸟!还包括把他封行朗好腿给弄‘残’了。

    “你亲爹那么横……岂是我能利用的!至于白默,被教训也是应得的。”

    丛刚拿出了一盒子水晶蒸饺送至封行朗的跟前。本是应该就着蔬菜粥吃的,鉴于某人嘴叼不肯喝粥,便等他吃完蔬菜粥后才拿了出来。

    “那你捞出白默了没有?”封行朗也没什么心情吃这水晶蒸饺了。

    “没有!”丛刚淡应。

    “为什么没有?浅水湾你去都去了,还怕多救一个白默?”封行朗不解的问。

    “这个英雄救友的机会……我想留给你!”丛刚又将水晶蒸饺送去了封虫虫小朋友的跟前。

    洗好小手手的小东西吧唧吧唧吃得直欢,“好吃……大虫虫棒棒的!”

    “你……”封行朗有些郁结,“好你个丛刚啊,这好人都让你做了,剩下的都成恶人了?!”

    “你是在为你亲爹鸣不平吧?”丛刚悠声反问,“你觉得我会在乎别人对我是不是好人的评价?”

    封行朗狠蠕了一下自己的唇角,“丛刚,你有没有想过:豆豆芽芽才六岁,她们是无辜的……”

    “最无辜的是你封行朗!”

    每说这句话时,丛刚的眼眸里都会泛起内心深处的怒意。却不知他在和谁苦大仇深的!

    “丛刚,老子的电话打不通……是你搞的鬼吧?”封行朗冷声。

    “那是谨遵医嘱,便于你好好的休养!”丛刚淡声。

    “丛刚,你这是要控制我的人生呢?”封行朗沉声冷嘶。

    “不敢!也不会!我说过,等你腿好了,我会还你想要的清静!”丛刚的神情黯然了些许。

    “清静!清静!去你它妈的清静!老子能清静得了吗?”

    封行朗拿起手机就朝丛刚的脑袋狂砸去,“丛刚,你它妈的除了会当个缩头乌龟还会干什么?!要是你再敢逃跑,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爸爸不打大虫虫……爸爸坏!爸爸坏!”

    小家伙立刻爬上丛刚的大腿,张开双臂护住了他的脑袋,不让混蛋亲爹砸到。

    意识到自己在小儿子面前施暴着实的不妥,封行朗便收敛住了自己的戾气。

    “抱歉……虫虫,亲爹不是有意的。来,亲爹抱抱……”

    看到小儿子抱着丛刚的头怒怒的瞪着自己,封行朗其实很不好受。

    “不抱!亲爹坏!不要亲爹了!”小家伙怒怒的,满是小情绪。

    “虫虫,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任何时候,都不许再说这句!你亲爹永远都是你亲爹!是你这辈子都要爱的人!”丛刚厉声斥责。

    “毛虫子,你凶虫虫干什么?他护你还有错了?”封行朗又开始护犊子。

    轻柔的叩门声打断了病房里的争执。

    “封总,我是Wendy(温迪),有几个文件今天需要您签署一下。”

    开门的是丛刚。到是让温迪不小的激动了一下。她对这个冷酷到面无表情的男人,有着莫名的好感。

    “丛先生,您在啊?”温迪问得轻柔。似乎能滴得出水的那种。

    “给我吧。”丛刚淡淡一声,便从温迪手里去接文件。

    “丛先生,我们封总的腿好些了吗?”温迪又柔声多问了一句。

    “等着。”丛刚丢下两个生冷的字后,便转身进屋,随之将门给关上了。

    一个不近人情的男人!冷漠得让女人心寒。可又让女人心心念念的想去融化他这块寒冰!

    丛刚进来的时候,封行朗正在鼓弄他的手机。

    白默的电话没能打通;下一个电话便打给了袁朵朵。说真的,河屯折腾白默,他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对豆豆和芽芽施暴,封行朗着实的憎恶。

    当看到封行朗打来电话时,袁朵朵瞬间就泪奔了。

    “封行朗……封行朗……你看到我给你留的字条了?”

    “什么字条?”封行朗微微一怔,“对了,豆豆和芽芽的事我刚知道……两个小家伙怎么样了?”

    “豆豆和芽芽被饿了两天,现在在医院里输营养液……封行朗,求你快救救白默吧!”袁朵朵泣不成声,嗓子哑得沙沙作响,“豆豆芽芽回来说,河屯打断了白默的腿,还把他关在了一间小黑屋里……可我不知道小黑屋在哪里……封行朗,求你救救白默吧,

    再晚了,我怕他……我怕他会撑不住!他会死的!”

    “行,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想办法!你回去照顾好豆豆和芽芽,替我……替我向她们道个歉!过几天我会去看她们的!”封行朗吁叹一声。

    “好好好,我等你消息!封行朗,求你一定要帮帮白默……我只能寄希望于你了!”

    经过了那么多的无助和不安,袁朵朵真的都要崩溃了。

    挂断电话的封行朗静默了几秒,应该是在寻思要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解救白默。

    送去封行朗床边柜子边的文件里,是没有字条的。因为字条上所描述的东西,封行朗已经知道了。所以就不用重复。

    “丛刚,我想去趟浅水湾。”封行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你是要爬着去吗?”

    丛刚问法相当容易惹毛某人。要知道刚刚才挨了某人好几下的砸打。觉得他比封行朗还更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

    “给我弄辆轮椅过来……推着我去!”

    封行朗说得一本正经,“如果河屯不肯放人,你就……削他!”

    “我没听错吧……你让我削你自己的亲爹?”丛刚淡声反问。

    “去找轮椅吧!其它的事儿我自己来!”

    封行朗微微的吁气。打一顿也就算了,已经够让他吸取教训的。关键豆豆和芽芽还无辜的受到了牵连,封行朗就更不能不管了!

    丛刚当然不想让才手术几天的封行朗大费周章的劳顿。虽然腿骨被内外固定,但如果动作过大,很有可能会二次受伤。不过看封行朗的样子,应该是铁了心想捞白默的。

    “以你封大总裁的睿智和卓越的口才,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丛刚淡声提议。

    “那就有劳颂泰先生替我去一趟浅水湾捞人吧!”

    封行朗冷眸看向丛刚,“再说了,你拿了人家白默的佣金,总得替人把事儿做好!这金主要是挂了,怕是你的好处费也得泡汤了!”

    “你只用打个电话就行!其它的我来安排!”丛刚算是答应了。

    封行朗厉眸盯看着丛刚,用上‘我不言你亦能懂的’眼神。

    “大虫虫……吃饺饺!”

    小家伙似乎也嗅到了火药味儿。虽说很不满对大虫虫超凶的亲爹,但又说不得他!因为大虫虫不让说!小家伙也好为难的。

    在封行朗这样强势目光的盯视下,丛刚侧眸看向一旁举着蒸饺喂来给他吃的小虫,刚张口……

    “别全吃了!留点儿给我!”

    言毕,封行朗便开始给河屯打电话。

    这一刻的河屯,还处于怒气未消的阶段。

    被关在地下室里的两个小丫头竟然被人悄无声息的给带走了。要知道进去地下室需要虹膜、指纹、密码三重数据启动才行。监控拍到一个黑影,却无法分辨是谁。

    昏死过去的白默,再一次被冰水泼醒。

    “还是不肯交待是么?是想我打断你的另一条腿?”河屯是真没想到白默的幕后竟然还有如此道行的高手。随之便联想到邢十七所说的话:上回阻拦他的那个人,对他们的套路很熟悉,很像自己人……这问题就有那么点儿严

    重了!

    这一刻的白默,已经对死亡没什么恐惧了。丛刚信守承诺的救走了他的两个女儿,自己死也不能出卖他!

    虽说白默长得妖孽,看起来弱不禁风似的,但他也是有骨气的!

    “打死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

    白默哼哼冷笑,“是我派人把你儿子的腿打骨折的……但我现在已经赔给他了一条腿!也算是两讫了!我不再欠他封行朗的了……但你伤害我女儿,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此刻的白默,视死如归。即便是死,他也不会将丛刚交待出来!或许,这也是封行朗认可白默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