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44章 丛刚篇(26)

第2044章 丛刚篇(26)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儿?

    自己该不会是梦游了吧?

    可自己刚做了矫正手术没几天的腿,也不容许他下床走路啊!

    封行朗着实有点儿懵!关键也没觉得哪里疼!

    但在固定支架和皮肉的连接处,却溢出了不少的鲜血。不过这血是谁的,那就不太清楚了!

    “封总……封总……您怎么摔着了?”

    看到倒在地上用双臂支撑着上身想艰难爬起来的封行朗,巴颂跟邢十七立刻奔了过来。

    至于自己怎么摔着,连封行朗自己都不清楚!

    “别动!别动我的腿……疼……疼!”

    邢十七刚一触碰到封行朗的腿,他便惊呼起来。他已经习惯被丛刚细致入微的伺候了,潜意识里会排斥所有想触碰他伤腿的人。而且现在的封行朗是越来越不耐疼。

    “封总,您摔到哪里了?怎么还流血了呢?是又摔到腿了吗?”

    还是巴颂的速度够快,趁封行朗一个不注意,他便将摔倒在地上的封行朗搬到了病床上。

    关键是他免疫并无视封行朗的斥吼声。

    而邢十七则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再弄伤邢太子。因为他保护不力,已经被义父河屯好打了一顿,所以他就更加的顾虑了。

    在托抱封行朗的时候,难免会触碰到他的腿,疼肯定会小疼一下的,可封行朗却不小。

    “狗东西,让你别动我的腿,你它妈没长耳朵呢!”封行朗一个踹踢过来,直中巴颂的胸口。

    “都摔出血了……邢十七你赶紧的给你义父打电话……我去找医生过来!”巴颂立刻跑出去叫医生了。邢十七稍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河屯打去了电话。因为河屯叮嘱过:邢太子有什么异状,必须立刻通知他!邢太子摔了一跤,而且还出了血,这么大的事儿,肯定属于

    严重异状了。

    “丛刚……丛刚!你它妈死哪里去了?”

    封行朗摔倒的这一刻,丛刚竟然敢不在身边?

    失去安全感的封行朗便开始谩骂起来。他俨然已经将他的这条伤腿全权交给丛刚负责了!是真没想到他会离开!

    对于这场闹剧,封虫虫小朋友根本就不感兴趣。也没着急自己摔伤的亲爹,在洗手间找了一圈后,便安静的坐回了陪护床上,默默的等待着大虫虫回来。

    “邢太子,您别这么激动……义父一会儿就到!”邢十七托扶着封行朗想坐起来的上身。

    “谁让你打电话给河屯的?老子是生是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半夜三更的被扰醒了,封行朗自然是不爽的。关键睡意朦胧的他还没搞清楚自己是怎么摔下床去的。

    “邢太子,你的腿怎么样了?巴颂已经去叫医生了!”

    面对又闹情绪的邢太子,邢十七也挺无奈的。

    不到半个小时,河屯便赶来了病房。医生已经替封行朗处理好了伤口。

    “我家阿朗的腿怎么样了?你们是怎么搞的?怎么还能让他摔着?都它妈吃干饭呢!”河屯暴怒。

    “家属请放心,只是皮外伤而已!里面矫正后的腿骨没有二次受伤!”

    “皮外伤就不是伤了?你们是怎么照顾病人的?”河屯一把薅住了医生的白大褂。

    “义父……义父,别动气!邢太子还要休息呢!”邢十二连忙上前来劝说。

    封行朗赏了暴躁中的河屯一记冷眼:潜意识的觉得他所有的关心都像是在演戏!一想到自己的腿为什么会做矫正手术,他就郁结得无法顺气。

    “河屯,你少在我面前耀你的武、扬你的威!赶紧滚回去吧,老子要休息了!”

    儿子在父亲面前自称老子;孙子叫自己的亲爷爷义父;这乱糟糟的关系!

    “阿朗,爸爸知道你在生我的气……爸爸的确有错!但爸爸真的好想弥补曾经犯下的错……”

    “河屯!你它妈能不能别老以‘爸爸’自居?我听着很它妈不爽!”

    父子俩又开始了斗气模式。

    封虫虫小朋友只是静静的看。耐心的等着该走的人离开,该回来的人回来!

    这样的争吵也不是一次两次、一天两天了,邢十二早已经习以为常。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安静又乖巧的邢小虫身上。

    “你这么安静呢?到是比我还耐得住性子!”

    邢十二想过来抱他,可小东西立刻朝床尾爬去。

    “不给抱是不是?如果我非抱不可能……”

    邢十二觉得逗这个小家伙真的很有意思。比当初逗小十五弟有意思多了。

    “河屯会削你的!”

    小家伙憋了好久才说出这句完整的话来。

    “哈哈哈哈……你会说话了?还说得挺好呢!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小哑巴呢!”

    当时的邢十二只顾着逗玩小虫,似乎已经忘记了义父还跟邢太子在斗气中。

    于是,他那没心没肺的笑意,把河屯和封行朗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邢十二,你会不会说话?竟然说我家虫虫是小哑巴?欠揍呢你!”

    对于极度护犊子的封行朗来说:自己的孩子,再如何的不好,别人是说不得的。

    “十二,小虫子只是开智晚,不许你这么笑他!”河屯呵斥一声。

    “削他……削他!”

    闲着也是闲着,坐看一只手的怪老头打人也不错。关键这个傻不拉几一直逗他的家伙还不敢还手哦!

    “哈哈哈哈……小虫想看爷爷揍老十二呢?”

    河屯也跟着笑出了慈祥的脸,“好,那爷爷就削他给我家小虫出出气!”

    河屯抬起手,在邢十二的后背上拍打了一下;邢十二很配合的倒在了地上。

    以为小家伙会被逗得哈哈大笑……可小东西却依旧一张冷漠脸!

    这也算削呢?逗三岁小孩儿玩呢!

    想起什么来,小家伙立刻爬下了床,动作敏捷的从果篮里拿出一刀水果刀递来给河屯。

    “削他!”

    小家伙用手指着倒在地上装死的邢十二。

    “臭小子,你竟然拿刀来?玩真的呢?亏得十二哥还这么的喜欢你!”

    邢十二顺势抱住了小家伙,在他的小脸上连亲了好几下。

    小家伙生无可恋的连连擦蹭,然后哼哼一声:“大虫虫……削你!”

    “大虫虫是谁啊?那个……那个丛刚?”邢十二哼声追问。

    “对了阿朗,那个一直守着你的丛刚……去哪儿了?”河屯环看了一眼问。

    河屯这一问,到是提醒了封行朗一些事:那狗东西莫名其妙的离开……究竟干什么去了?

    隐隐约约间,封行朗感觉丛刚应该是作妖去了!关键是他要作什么妖呢?

    自己半夜三更的摔倒在地上……准确的说,应该是从地上醒过来;而且河屯还被叫了过来……难道他是想调虎离山?!

    白老爷子不是绑着他来给自己负荆请罪的么?怎么没有下文了?似乎,好久没有白默那二傻子的消息了!连那个傻大妞也消停了!

    还别说,这两天他的确过得很安静。是太安静了。

    难道说河屯没采取任何动作?任由打他儿子的人逍遥法外了?总感觉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死了!”封行朗没好气的哼咒。

    “死了?怎么就突然死了呢?”河屯微微一怔。

    “没听出来我在敷衍你呢?”封行朗瞟了河屯一眼,“你赶紧的哪儿来哪儿去!我要休息了!”

    “那你休息吧!我跟老十二在这里陪小虫玩一会儿!”

    这种生冷的逐客令,河屯早已经听习惯了,也就养成一副老脸皮厚的架势。

    “小虫……想爷爷怎么削老十二啊?”

    河屯刚把手伸过来想摸摸小孙子的脸蛋,小家伙便嚷嚷一声:“不要动我!”

    “诶呀,跟爷爷也犯倔呢?”

    河屯到是挺喜欢这个小犟种的,“知不知道我是你爷爷啊?就是你爸爸的爸爸……哈哈!”

    “你走……爸爸呼呼呼!”

    小家伙推搡着河屯,想要他赶紧的离开。因为只有他离开了,大虫虫才会回来。

    “小虫,不许这么没礼貌!他可是你亲爷爷!生你爸爸的人!”

    邢十二跟河屯乐此不疲的逗玩着气呼呼的小家伙。

    “虫虫,会叫爷爷吗?”含饴弄孙,河屯自我感觉很良好。

    “你走,你走!爸爸呼呼呼!”

    还没完没了了,小家伙有些小烦躁起来。

    “爷爷舍不得走……爷爷想多陪陪你跟你爸爸!”

    河屯索性在陪护床上坐了下来,“让爷爷抱抱你吧!你哥哥啊,从小就是爷爷抱大的!”

    “不要动我!”

    被逼得无处躲藏的小家伙最终还是被邢十二拎到了河屯的怀里。

    不给抱,也得给抱!不给亲,也得给亲!

    “爸爸……救我……救小虫!”

    小家伙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腻味亲情。感觉河屯和邢十二像是要吃了他一样。

    看着小儿子跟河屯和邢十二这么耍宝着,封行朗的鼻间是泛酸的。

    从小大到,他一直渴望着这样的亲情,只可惜他的童年不仅暗淡无光,而且还充满了暴力和血腥。

    所以封行朗格外的溺爱自己的三个孩子!甚至于没原则的地步!他要让他的孩子从小就在满满的父爱和母爱中健康成长。

    留有了适当的时间后,封行朗才拉长声音微斥:

    “你们能消停一会儿么?现在是凌晨三点……我这个病人还要不要休息?”

    “吵吵的……走走走!爸爸呼呼呼!”小家伙立刻帮腔。“还呼呼呼……你以为是小猪在打呼噜?小虫子,你怎么这么可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