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43章 丛刚篇(25)

第2043章 丛刚篇(2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豆豆骨子里遗传了妈咪的坚韧,小家伙一直没有像芽芽那样哭。还在不停的安慰芽芽和腿被打伤的爸比。

    听到两个女儿无助的在他身边凄惨哼哼弱哭,白默发出了沙哑的哀嚎。

    或许他真的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会跟两个女儿面临这种恶劣到性命攸关的处境。

    “爸比,不哭……不哭!豆豆也快哭了……”

    想起什么来,豆豆突然从爸比的身边摸索着爬了开来。一边爬还一边用小手在地面上寻找着什么。

    “豆豆……豆豆……你去哪儿?”黑暗中白默摸索着想把爬走的豆豆给拉回来。动弹到被打断的左腿,疼得他又是一声哀嚎。白默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他害怕自己真会死在这地下室里!更害怕自己会死在两个女儿的面前。

    他现在唯一寄希望的,只能是丛刚了。他一直咬牙切齿的忍着身体上的剧痛,只希望丛刚能快点儿赶到这里。

    豆豆在不在的钛金笼子里爬摸了很久,没能找到东西后,她又沿着钛金笼子的外侧开始摸索。其实豆豆也很饿,饿到几乎说不出话走不动路。她还只是个六岁的儿童,已经将近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除了跟芽芽合喝的那小半瓶水。可这一刻的她,却有着妈咪袁朵

    朵的坚韧。为了开始神智不清且昏昏欲睡的妹妹芽芽,也为了被打伤的爸比。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豆豆摸索到邢老五给她们丢过来的两瓶水中的第二瓶水。

    “爸比,豆豆找到了……豆豆找到水了!先给芽芽妹妹喝吧……”

    豆豆又朝爸比爬了过来,“爸比,豆豆已经饿到打不开水了……你替芽芽打开好不好?”

    白默一边抽泣着,一边从豆豆手里摸来了那瓶水。小抿了一口在确定是矿泉水后,便又开始摸索已经昏迷中的芽芽。

    “芽芽来,喝水……快喝水!”

    白默自己能感觉到,他的左腿已经断了,从小腿以下已经无法动弹。他忍着剧痛坐起身来,将低血糖到气息微弱的芽芽抱在怀里,慢慢摸索着朝她的嘴里灌了一口水。

    “咳咳……”芽芽咳嗽了一声,本能的抱住矿泉水瓶咕咚咕咚的大喝起来。

    “芽芽……慢点儿……慢点儿。被喝呛着了。”白默给芽芽顺着胃部。

    大概剩下小半瓶时,白默听到豆豆小声咳嗽了一下,他便连忙停下了喂芽芽,将剩下的小半瓶矿泉水朝豆豆递了过来。

    “豆豆,还有一点儿水,你喝了吧!”

    豆豆摸索到矿泉水瓶,迫不及待喝了起来。她也渴也饿,只是她更能隐忍一些。

    喝了大概只剩下一两口时,她突然又顿住了,“爸比,还有一点给你喝吧!”

    说真的,那一刻的白默差点儿就哭出声来。他咬着自己的手臂,心疼的直抽泣。

    白默活了这么大也许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沦落到要跟两个女儿喝一瓶矿泉水!

    “豆豆,你喝掉吧……爸比不渴也不饿!”

    白默抽泣着,“是爸比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对不起……爸比对不起你们!”

    “爸比,会……会有人来救我们吗?芽芽好想……回家!芽芽不要待在这里……芽芽要回家!”

    喝了半瓶多矿泉水的芽芽似乎清醒了过来,低低的在爸比白默怀中抽泣着。

    “会的!那个人一定会来的!”白默紧紧的牵住了两个女儿的手,“我们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

    “那个……那个来救我们的人……还是诺诺哥哥家的大毛虫叔叔吗?”

    豆豆一直对丛刚怀有好感。因为丛刚也不止一次的救过她。所以她对丛刚也是相当信任的。

    白默嗅了嗅泛酸的鼻子,“对……就是他!他肯定能把我们给救出去!”

    “那……那他什么时候才来啊?我们都快等不下去了。”

    “快了!相信爸比!他一定会来的!”

    黑暗中,两个小家伙偎依在白默的怀里,父女三人说不出的凄惨。

    可对白默来说,不仅仅是凄惨,还有那被硬生生打断的腿,让他连呼吸都染上了疼。

    ……

    袁朵朵是不可能见到封行朗的。而且连手机也打不通。

    连封行朗所在的那一层楼,她都没能进去,更别说接近住在最里面套间里的封行朗了。整个那一层都被守得固若金汤。

    袁朵朵也没能见到雪落。邢十四是不会再给她任何机会的。

    袁朵朵只能将刚刚谢警官在河屯别墅里所闻到血腥味的信息告诉了白老爷子。她担心老爷子会扛不住,可事关白默和两个女儿的生死,她不得不如实相告。

    白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后,“再耗下去,默儿怕是真要凶多吉少了!我们只能派人硬闯救人!”

    “可谢警官说……白默和两个孩子很有可能已经被河屯给转移了!浅水湾这么多的别墅,我们要怎么找啊!”

    袁朵朵嗅了嗅酸得厉害的鼻子,“我去找封行朗……可怎么也见不着他的人!”

    “他要是故意想回避我们……我们也拿他没办法!”老爷子哀叹一声,“只是没想到他跟白默兄弟一场,竟然会闹到生死攸关的地步!就算他不念及当初他创业白家鼎力支持的份儿上,也得放豆豆和芽芽一条生路吧?!两个

    孩子何错之有呢!还干妈干爹的叫着他们两夫妻……”

    “爷爷,可能封行朗他还不知情……”袁朵朵总能善良的去为别人思考。

    “事不宜迟,我让冷刈去找人。”为了孙子和两个曾孙女,白老爷子只能铤而走险。

    “爷爷,能先想到办法联系上封行朗吗?我肯定他会帮我的……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袁朵朵依旧相信如果封行朗真的知情,他一定会出手相助。

    “医院戒备森严,那一层都是河屯的人,我们又如何进得去呢!而且封行朗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

    “爷爷,我再去医院想想办法吧!只要能联系得上封行朗,他就一定会出手相助的。”袁朵朵赶到医院时,看好遇到刚买宵夜回来的巴颂。本来是想讨好自己老大的,谁知老大早早的就睡了。对于夜猫子的巴颂来说,晚上十一点正得嗨劲儿的时候,用来睡

    觉多可惜!

    “巴颂……巴颂……求求你,带我去见一下封行朗好不好?”袁朵朵立刻奔向手拎夜宵的巴颂。

    “白太太,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你让我带你进去见封总……你这是在要我的命你知道吗?”

    巴颂指了指守在这一楼层入口处的两个肌肉男,“瞧见没有,那两个门神是河屯派来的!再里面,还有邢十七……最里面,还有我家老大……你进不去的!”

    “我真的有急事找他……你再逼我,我可要砸东西放火了!你也不想我吵醒封行朗吧?!”袁朵朵想过制造噪音来吸引里面的封行朗。“我可以跟你打保票:你还没能发出第二声噪音,就会被打晕然后丢出医院去!至于放火……你可以试试,是你的动作快,还是他们够狠!别说他们不让,我这关,你也过

    不了!”

    “巴颂,我找封行朗真的有急事!河屯抓走了白默和豆豆芽芽……他们父女三人命在旦夕!河屯那么凶残,他真会弄死他们的!”袁朵朵就差给巴颂跪下了。

    可没想巴颂说出来的话,着实让袁朵朵无语了!

    “白默被河屯弄死了岂不更好!你这个白太太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他名下的所有财产了!”

    巴颂悠哼一声,“一个在外面搞小三,还弄出个私生子的男人……他死了你就应该放烟花好好庆祝!”

    “封行朗……封行朗……”

    冷不丁的,袁朵朵突然就撒腿朝入口处奔跑冲去,然后扯着嗓子大声叫喊。

    可才叫了第二声,便被其中一个肌肉男紧紧的勒住,而且死死的捂住了嘴巴。

    “你们请点儿!她可是白家的少奶奶……弄死了你们担当不起!”

    这个结果,是巴颂早预料到的。只是他没想到袁朵朵竟然真的会犯傻去做。

    像拎小鸡一样,肌肉男拎着娇小瘦弱的袁朵朵直接下楼去丢了。

    ……

    丛刚睁眼的时候,大概凌晨两点左右。

    从鼻息声来判断,某人睡得正酣然。丛刚静静的盯视了病床上的某人一会儿,微微拧了一下眉宇。

    刚要起身,却没想身旁睡着的小东西也跟着醒了。

    “大虫虫……”小家伙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丛刚,。

    “嘘!”丛刚朝小东西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俯身过来,在他的耳际耳语了几句。

    小家伙连连点头,然后爬下了陪护床,侧身看着大虫虫和病床上的亲爹,低低的轻数着:“二十、十九、十八、十七……三、二、一!”

    当小家伙数完二十个数字之后,便立刻飞奔了出去。

    一边跑,一边嚷嚷:“爸爸摔倒了……爸爸摔倒了……”

    邢十七跟巴颂几乎如离弦之箭一般从隔壁冲了出来。

    “虫虫……怎么了?你爸爸摔倒了?”

    小家伙也懒得搭理巴颂和邢十七的重复问话,只是用小手指了指病房。

    等巴颂和邢十七冲进去的时候,便看到正躺在地面上一脸懵圈中的封行朗!自己怎么就睡在地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