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42章 丛刚篇(24)

第2042章 丛刚篇(2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求你放过她们吧……她们只是孩子,她们是无辜的!你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吧!”

    两个孩子是白默的软肋,在看到她们如此的无助凄惨的时候,他除了哀求,已经没了其它的办法。

    两个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便是他白默的命了!他此生只求她们能安好。

    还有,白默也是想拖延更多的时间,寄希望于丛刚能赶来救他的两个女儿。

    “这样惩罚你,不是更好吗?”

    河屯嗤声冷哼,随后便继续着他残酷无情的数字,“五……四……三……”

    “河屯,我去给封行朗道歉……我把我的命赔给他!”

    身上蔓延的疼痛,让白默每说一句话都带上了抖颤,“只要你放过我的女儿,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的贱命也配陪给我儿子的腿?”

    河屯对着白默的头又是一脚泄愤的踹踢,“你打我儿子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敢打老子的儿子……呵呵,你它妈哪儿来的狗胆?!”

    说真的,直到现在,河屯也没能接受:怎么连白默这种小瘪三竟然也敢打他亲儿子了?难道就对他河屯一丁点儿的畏惧之心都没有吗?

    还是他河屯看起来特别的慈祥?特别的软弱?

    以至于好欺负到连他唯一的亲生儿子都能肆无忌惮的去打?

    这叫怎么回事儿?河屯真的理解不了白默哪来这么大胆子的!

    “十二,拿把枪过来!”

    泄愤了一会儿后,河屯让十二拿来了一把枪,“让白默握着,然后对准那两丫头!”

    “不……不……不要!让我死吧!求求你,让我死吧!别伤害我的孩子!”

    白默惊恐的往后缩着手,怎么也不肯去拿那把枪。他真的接受不了河屯的这个泯灭人性的惩罚方式。

    当初的封行朗也接受不了,但他却毅然而然的做出了痛彻心扉的选择!并不是封行朗冷血,而是只有顺着河屯的意,才会把伤亡降低到最小!

    越反抗越抵触,只会让河屯越兴奋!也就越残暴!

    也许是那些不幸的经历,造就了河屯这么个毒物!

    “晚了……一切都晚了!现在两个都必须死了!”河屯冷冷的哼声。

    就在邢十二将枪塞在白默手中时,邢老五却走了进来。

    “义父,条子来了!他们看到白默刚刚在他车里拍摄留下的一段视频。条子非说人就在我们别墅里,要强行搜查!”

    人是老爷子施压警方后不得不派来的。袁朵朵在接完白默的电话之后,便立刻告之了白老爷子。

    而且刚好白默的车就停在离浅水湾入口不远的地方。车里的平板电脑里还录了段赴死的视频。

    【如果我二十四小时都没能从这里出来……就说明我已经被河屯给杀害了!】

    这句话,还是能说明一定问题的。至少已经达到了进屋搜查的条件。

    “那就让他们进来搜搜吧!”河屯冷哼一声,“老十二,把这里处理干净。”

    警方都是全副武装的。应该是有备而来。并没有给河屯留有多少时间,带着强闯的意思。跟在警方身后的,还有袁朵朵。按规矩,她是不能跟警方一起进来的,可她实在是太过担心白默和两个女儿的安全了。再则有她在,如果搜不出人,警方也能稍稍推卸一

    点儿责任。

    他们进来的时候,河屯正坐在大班椅上悠闲的抽着雪茄。像这种场面,他见得多了。

    “邢先生,这位袁女士报警称他的丈夫进来了你的别墅,而且就在半个小时前,还留下一段视频。请您先过目一下!”

    河屯只是浅眼瞄了一下,冷冷的哼笑:“呵,如果我留一段视频,说自己找特朗普干架去了,你们是不是也会帮着去白宫找我呢?”

    “邢先生说笑了!我们也是接到报警,且有白默先生的视频证据才上门打扰您的。”为首的警官还是挺会说话的。

    “河屯,求你放过白默和我的两个孩子吧……我们会向封行朗道歉的!”噗通一声,袁朵朵便双膝跪在了河屯的跟前。

    她很明显犯下了一个错误:在这样的威逼之下,河屯又怎么可能当着警方的面放人呢?!这不是要他把自己送进监狱去么?

    “我中文不太好……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河屯在烟灰缸里轻敲去了雪茄上的长烟灰,“我这里有不是什么幼稚园,你女儿又怎么会在这我里?至于那个叫白默的……我想你去夜店找他更适合!”

    “邢先生,白太太也是担心她丈夫一个不小心就闯进了你的别墅,冒犯了您可就不好了!我们还是找找吧,您也能睡得安稳一点儿!”

    以为河屯会出言推诿塞责,却没想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那好啊!你们就仔细搜查吧!搜完了,把你的编号留下!”

    这就有点儿施压了!只用了一句话,便让人心生惧意。

    “你们好好找找!别让白默先生喝醉酒倒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发酒疯,扰了邢先生的清静!”

    “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要是找不到我,就让你们的头头儿来给我道歉!”

    带来的四个干警一下子就散开了,可三分钟后,他们一无所获。

    “白默……白默……豆豆……芽芽……你们在哪里?快答应妈咪一声呢……白默……白默!”

    袁朵朵在别墅里一路的叫喊着,希望能得到丈夫和女儿们的反馈应答。可嗓子都叫干了,也没能得到他们的回应。

    五分钟后,为首的警官不得不把哭泣懒着的袁朵朵给强行带离了浅水湾。

    “谢警官,你们为什么不再找找?我敢肯定:白默和两个孩子就在里面!”袁朵朵揪着车门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所有的墙壁、地面,以及衣橱等等,我们都用生命测探仪检查过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不过……”为首的谢警官顿住了。

    “不过什么?”袁朵朵紧声问。

    “不过空气里却弥漫着一股血腥气味儿!”看得出,他还是有一定侦查经验的。

    “一定是白默的!一定是!白默主动送上门来……河屯是不会放过他的!肯定不会!”

    袁朵朵揪住了谢警官的手臂,“求求你,再去找一遍吧!我用生命保证:我丈夫和两个女儿就在这里!他们很可能会被河屯给活活的打死!”

    “白太太,我们不可能因为闻到了血腥味儿,就进去逮人吧?生命测探仪检测不到别墅里有其它任何的生命迹象,说不定人早被河屯给转移了!我们进去也没用的!”

    “转移了?转移到哪里去了?河屯会不会……会不会杀人灭口啊?”

    “不排除这种可能!”

    谢警官微微蹙眉,“这回出警,我们都压上了自己的生命和事业!白太太,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根本没办法河屯!他在英国贵族里可是有尊贵爵位的!”微顿,谢警官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封白两家不是向来交好的吗?你可以去找封行朗出面呢!封行朗一出面,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而且还能不伤和气,更不用大动干

    戈!”

    “好……好……我去找封行朗!”

    ……

    潮湿憋闷的地下室里,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爸比……爸比……你在哪里?芽芽好害怕……爸比……”

    白家父女三人一起被邢十二丢进了这个地狱般的地下室里。

    “爸比……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死了?”豆豆在黑暗中战战兢兢的摸索着。

    白默被丢进来的时候,因为再次撞击到断裂的腿骨,疼得他瞬间昏死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他听到有人在喊他爸比,一声比一声急切。还有那双已经摸索到他脸上的小手。

    “豆豆……芽芽……不怕……不怕!爸比在呢!爸比在的……啊……啊!”

    白默努力里想坐起身来,可刚刚挪动了一下,就疼得他直打哆嗦。

    “爸比,你不要动了……你在流血……你受伤了……”

    豆豆抱住爸比白默的头,吃劲儿的想把它抬上自己的腿。

    “爸比……芽芽快要死掉了……芽芽好饿……”

    芽芽瘫坐在地面上,气息越来越微弱,连哭泣都是软绵绵的:“芽芽好难爱……好害怕!”

    “芽芽……到爸比这里来!来……”

    白默寻着声音朝芽芽伸出手去,终于摸索到了倒躺在地面上的小家伙,“爸比找到你了!不怕……再坚持一会儿,马上……马上就快有人来救我们了!”

    “真的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豆豆似乎精神了一些,她的体质要比芽芽更耐受。

    “会的……一定会的!”

    白默拉着芽芽的小腿,让她朝自己靠近过来。然后吃劲的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的两个心肝宝贝。

    “对不起……对不起……是爸比连累了你们!让你们受苦受折磨了!”白默突然就哭了出来。

    “爸比不哭……你哭了,我们也想哭……”豆豆摸索着替爸比擦拭着眼泪。

    “爸比……芽芽好饿……芽芽真的要死了!芽芽好害怕……好害怕会……会死掉!”

    芽芽已经开始说起胡话,“芽芽想喝橙汁……慕斯蛋糕……蓝莓派……还有……还有冰激凌……”“芽芽你不要说话了……再说话,就没有力气了!”豆豆捂住了芽芽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