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39章 丛刚篇(21)

第2039章 丛刚篇(2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跟老公刚煲完电话粥没多久,便接到了左安岩打来的电话。和袁朵朵预料的一样,雪落的手机果然是被屏蔽了陌生来电。还有跟白家有关的号码,也都在黑名单里。至于是谁操作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可却没想到袁朵朵会通过左

    安岩找到雪落。

    “左队长……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是不是又有什么活动了?等我家晚晚办了百日宴,我就带她一起去给你当下手!”

    比起袁朵朵在雨夜里那凄惨的苦苦哀求声,雪落这边则是温和又静好。

    说真的,左安岩是真的希望雪落和朵朵这两个从小苦命的女孩子能得到一个好的归宿。至少雪落现在的生活,是幸福美满的!从她的言语中就能听出来!

    “那你女儿的百日宴,打不打算请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呢?礼金没有,就只带一张嘴的这种!”

    “只要左队长赏脸,我肯定热烈欢迎!”

    “那你……做得了你家封大总裁的主么?要不要跟他商量一下?”

    左安岩试探性的问。似乎他在判断,雪落能有几成把握能说服公公河屯放了袁朵朵的两个女儿。

    鉴于河屯在石郫县的那通闹腾,可以看得出他是个极度疼爱亲孙子的人。也一定会爱自己的亲儿子!如果雪落能做得了封行朗的主,那还是很有把握的。

    “就这点儿小事根本不需要跟我家行朗商量的好吧!我能做全部的主!”

    “那就好……”

    左安岩的声音低沉了很多,“雪落,帮帮朵朵吧,她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麻烦你的!”

    “朵朵怎么了?她竟然找你当说客,来劝我原谅白默么?白默让人打伤我老公,我们一家也没怎么白默啊!难不成还要我主动去跟他们示好不成?”

    雪落也是满满的委屈。因为自己的丈夫还在医院里躺着,熬着疼,遭着罪;她实在做不到去原谅白默,更不可能主动示好了。

    “是朵朵的两个女儿……被你公公给挟持了!”

    左安岩到是相当河屯真能做出这种事的。当初在石郫县,那么的横,那么的彪,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他亲孙子尚且如此,亲儿子挨了打,肯定只会更加的戾气。

    “什……什么?你说……你说豆豆和芽芽被河屯给劫持了?这是……这是真的吗?河屯不是还在德国定制假肢么?”雪落着实一怔。

    “朵朵刚刚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哭得挺焦急的!雪落,知道你很为难,但我希望在你能力范围之内,你还是帮帮朵朵吧!毕竟豆豆和芽芽是无辜的!”

    左安岩是大爱的。一切以生命为重。

    “好好,我知道了!我这就给朵朵打电话过去好好问问!”

    “就知道你是个心善的女人!”

    左安岩微微轻吁,“看来封大总裁是真的很爱你……你们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他还能让你始终保持着这份纯真的善心,着实的难得!”

    “哪是他保持的啊?是我天生善良好不好!不跟你聊了,我得给朵朵打电话了!”

    这一刻的雪落,也没有心思去深悟左安岩的话。其实左安岩说得很对:封行朗从不会让妻子去触碰太过黑暗的东西,一直小心呵护着她对这个世界的美好看法。

    也源于雪落的坚韧和乐观,不然在佩特堡的五年,她是熬不过来的。

    袁朵朵一直等在离封家不远的站台。直到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雪落打来了电话,她再次失声哽咽。

    “雪落……求求你……救救豆豆和芽芽吧!求你了!”袁朵朵已经泣不成声。

    “朵朵,你先别哭!究竟怎么回事儿啊?豆豆和芽芽怎么会被河屯给劫持走的呢?”

    “我也不知道了。那天诺诺来找白默……豆豆和芽芽追出门送点心,后来就消失了!”

    “那报警了没有啊?警察怎么说?确定是被河屯给挟持走的吗?”雪落紧声问。

    “警方只找到树林里留下的越野摩托车印……因为证据不足,还不能下发搜查令!”

    “那白默呢?”

    “白默也一直在找豆豆和芽芽……”

    “他怎么会没事儿?”

    按理说,这冤有头债有主的,白默不应该是首当其冲被河屯给挟持的对象么?怎么被劫持的人却成了豆豆和芽芽呢?!

    雪落这才想起来,就在两天前,白默是来封家闹过事:说儿子林诺劫走了豆豆和芽芽!

    当时雪落相当的生气,认为白默是在信口雌黄!

    但听袁朵朵这么一说,雪落便相信豆豆和芽芽是真的失踪不见了!因为袁朵朵这个当妈的肯定不会拿自己的孩子跟她开玩笑。

    “雪落,求你跟河屯说说情,放过豆豆和芽芽吧!我愿意代替她们俩个!”“你就别说傻话了!如果豆豆和芽芽真在河屯手里,我会替她们求情的!但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了白默!他让我打伤我丈夫,我实在是无法容忍!行了,我先挂了,等我打电

    话问过之后再告诉你结果!”

    挂断电话的雪落,默怔了好一会儿。对于豆豆芽芽在不在河屯手里,她是持怀疑态度的。以河屯的暴脾气,他不应该是把白默逮过去暴打一顿么?

    思前想后,雪落先给邢十二打去了试探电话。这万一豆豆和芽芽不在河屯手里,自己咋咋呼呼的去向河屯要人,也挺没礼貌。

    邢十二的电话作响了三四秒之后才被接停。这跟他平日里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到是有那么点儿不符。

    “十二,在干什么呢?”雪落温声问。

    “刚伺候完义父吃晚餐!义父最近心情不太好,所有胃口也就不好!”邢十二吊儿郎当的作答。

    “你义父……是不是知道他宝贝儿子受伤住院了?”这就问得有点儿显傻了。

    “你这不是废话么?邢太子受伤,我义父能不管吗?最两个茶不思饭不想的,人都憔悴了!”

    也只有邢十二敢跟雪落这么对话。

    “那你义父……就没采取点儿什么措施?”雪落进一步的试探。

    “林雪落,你就直接说什么事儿吧!我这边忙着呢!一会儿还要把这骨头汤送去给邢太子当夜宵呢!”

    邢十二着实觉得:这林雪落孩子越生越多,也就越发的傻气唠叨。

    “那个,你义父是不是抓了豆豆和芽芽?”雪落索性挑明了。

    在旁敲侧击套话的技能上,她还得跟封大总裁再好好学学。

    “没……没有啊!”

    却没想邢十二直接就否定了,“我义父抓那两女娃干什么?回来当孙媳妇啊?”

    “啊?那你义父真没抓豆豆和芽芽啊?”雪落也是一愣。

    “当然没有啦!”邢十二拉长着声音,“原本我义父想把白默给暴打一顿的,可邢太子让我义父不要多管他的闲事,所以我义父就什么也没干啰!”

    “真的什么也没干?”雪落重复的追问一声。

    或许早料到今天这样的情形,“当然了!我义父现在很听邢太子话的!”

    突然想起什么来,“对了老十二……我突然想诺诺了……麻烦你把我大亲儿子送回来呗!”

    雪落想好好的问一问大儿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小东西跟河屯合谋挟持走了豆豆和芽芽。

    “林雪落,你这么麻烦人很过分的好吧!十五陪义父陪得好好的,你怎么能横刀夺爱呢?再说了,你不是刚生了个小女娃的么,还不够你抱、你亲的啊!”

    邢十二这两天也挺惆怅的:每每义父跟邢太子父子俩闹情绪,最受伤的还是他们这些无辜的义子!

    “你不给送是不是?那好,我打电话让河屯亲自给我送回来!”

    对付小傲娇的邢十二,用河屯来压他,就绰绰有余了。“别别别!”邢十二立刻叫停,不满的嘟哝起来:“瞧邢太子把你给宠的……都快无法无天了!这样吧,我明天一早就把十五送回去!今天太晚了,十五跟我义父都已经睡下

    了!再说了,十五正长身体,这大半夜的送来送去的,你不嫌累着他,我还舍不得他呢!”

    现在很晚吗?这才八点多!

    雪落如实的给袁朵朵回了电话:说豆豆和芽芽并不在河屯手上!

    “肯定在的!除了河屯,没人能悄无声息的从白公馆门口带离豆豆芽芽,而不留下一点儿线索!”

    “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就去浅水湾看看!如果真是河屯劫持走了豆豆和芽芽,那目的肯定是要挟白默!既然白默现在人没事儿,说明豆豆和芽芽目前应该是安全的!”

    雪落的分析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也是河屯一向的行事作风。

    “那……那就麻烦你了雪落!”

    虽然袁朵朵希望雪落现在立刻就去,但雪落毕竟刚刚生养身娇体弱,她也不能强求。再说了,即便雪落现在去,封家的管家也未必会肯!

    这一晚,注定将是一个煎熬之夜!

    ……

    两天时间,没能找到豆豆和芽芽,白默已经彻底的按捺不住了。

    他再一次拨通了丛刚的电话。虽说一天前他刚被丛刚拒绝过。

    丛刚的理由是:他最近有点儿忙!没时间处理白默的事!

    不过他说的的确属实!

    “颂泰先生……你答应过我:会保我两个女儿此生平安的。”白默的声音带上了沙哑的泣意。“那也得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河屯……很不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