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38章 丛刚篇(20)

第2038章 丛刚篇(2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刻的雪落,是真没太过注意为了此次视频通话而特意把自己打理了一番的丈夫。

    到是更想将自己刚生的漂亮女儿给丛刚也看看。不仅把丛刚真当了娘家的哥哥,而且她跟丛刚还有一种点点的,类似于恋人未满的情愫在其中。

    当然,这样的情愫是少之又少的。不会影响到她的婚姻和家庭。也类似于感恩和崇拜吧!

    “不许!为什么要把我女儿给丛刚看呢?他想看可以自己生去!”

    儿子们可以瞎认什么义父干爹之类的,但闺女不行!闺女就必须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而且鉴于自己的两个小崽子如此的喜欢丛刚,他不得不早早的提防着女儿也会被丛刚给拐骗了。这是一个相当严肃的问题!

    “封行朗,你是打算把晚晚藏在家里养一辈子不出去见人,还是想怎么着?”

    雪落理解不了封行朗如此溺爱的方式,“我就问你一句:给不给喊丛刚来?”

    见妻子动怒,封行朗象征性的举着手机在病房里扫晃了一圈儿。

    “看到了吧,那毛虫子不知道死哪里去了!”这闭着眼睛说瞎话的方式,相当的封行朗。

    “那也没人在那边照顾你吗?”雪落惋惜一声。

    “没事儿,有巴颂和邢十七在呢,我一喊他们就来!这不是还有咱家虫虫给我当人工智能传话筒嘛!”

    小家伙跟丛刚在一起所表现出来的可爱活泼一面,着实让封行朗这个当亲爹的惊艳到了。

    “那虫虫呢?我怎么没见着他啊?说妈咪想他了!”

    对于跟自己不太亲近的小儿子,雪落一直想多关爱一点儿。可怀里还有更小的女儿在蹭着喝奶,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虫虫,妈咪想你了……快过来,给你妈咪亮个相!”封行朗朝洗手间方向唤叫。

    小家伙对亲爹和妈咪已经没有过多的依赖了,并不是很想亮相的他,在得令大虫虫之后,洗白白洗香香后的小东西才光着小P股跑了出来。

    “你儿子裸跑着呢!”封行朗将手机转向了光溜溜小儿子。

    “虫虫,有没有乖啊?”雪落柔声问。

    “有乖……小虫棒棒的!”

    小家伙有些小害羞的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小不点儿,灵机一动便开始告状起来:“爸爸不乖……吵吵的……凶凶的……臭臭的……丑丑的!”

    “臭小子,亲爹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吗?”

    封行朗着实无语。小家伙几乎把他本就词汇量不多的几个贬义词,都用在他这个亲爹身上了!

    “哈哈哈哈……臭臭的……还丑丑的?哈哈哈,笑死我了!”雪落都快笑出泪来了。

    见妻子笑得这么开心,自己受点儿委屈也值了。

    “虫虫,快跟妈咪说说:你亲爹还有哪些不乖的?”

    小儿子好不容易能说这么一长串话来,雪落着实的高兴。

    “不吃菜菜……爱吵吵!超凶超凶的!很烦人!”

    小家伙告完状后,便朝妈咪挥了挥小手,“妈咪晚安!”便又溜进了洗手间,跟大虫虫继续做卫生。

    “行了林小姑娘,再笑哈喇子都出来了!”封行朗嘟哝一声。

    可惜了自己这张帅气又魅惑的俊脸……对林小姑娘是越来越没吸引力了!

    “哈哈哈哈……我觉得我家虫虫说得都对!一个都没冤枉你!”

    雪落顺了顺笑得有些岔气的胸口,“你平日在家就不爱吃蔬菜,还老爱发号施令……凶起来是六亲不认!的确烦人!”

    这话题……似乎不太适合继续下去!

    “晚晚呢……给晚晚喂了没有?”封行朗放柔了声音。

    “喂过了!晚饭前就喂过了。”雪落将镜头下挪了一些,“晚晚,快看,是你超烦人的爸比……”

    “雪落,再给晚晚喂点儿嘛……我看晚晚还吧唧着嘴巴,应该是没喝饱。”男人的声音粘稠了起来。

    “女儿有没喝饱……我这个当妈咪的会没数么?你就是想耍流氓看我喂奶吧?”

    就知道男人的声音一粘稠,就开始不怀好意了!

    “老婆,妈咪给孩子喂奶,这么神圣的事儿……怎么到你嘴里,就成我耍流氓了呢?亲夫的思想还是很纯洁的!不带一丝污浊!天地可鉴!”

    说真的,即便只是跟妻儿煲着电话,也是温馨美好的。觉得这躺在病房里的日子,也不似那么难熬了。

    得空还可以想一想人生,理一理思绪。也是个不错的人生经历!

    见男人说得这么诚恳,知道他心疼女儿,雪落便如他所愿,将自己的白白喂给女儿晚晚吃。

    小家伙的确是饱的,只是吧唧了几下,便含着继续睡觉觉了。

    “瞧见没有,晚晚饱着呢!这下放心了吧?”

    雪落从女儿嘴里轻拉了出来,不想小东西养成不良习惯,每次都要叼在嘴里才肯睡觉觉。

    “你就让她多吃一会儿嘛……你瞧她找来找去的,多可怜!”某人又开始了他没原则的宠溺。

    “哭也不许叼着睡!会宠坏她的!”

    在雪落的轻轻拍抚下,扭动的小人精只能委屈的继续睡觉觉了。

    “老婆,你好狠的心呢……晚晚是女儿,女儿要富养的!”

    看着女儿委屈的吧唧着小嘴找寻着柔软,封行朗各种的舍不得。

    “你这叫什么富养啊?你这叫过度溺爱!”

    ……

    雪落跟丈夫正煲温情的电话粥时,袁朵朵还是电闪雷鸣的大雨里淋着。

    邢十四没有怜香惜玉,直接把被他一手刀打晕的袁朵朵丢在了小区外的草坪上,由她被雨水给淋醒。

    袁朵朵就这么坐在大雨里发呆着。两个女儿丢了,她也随着两个女儿一起给丢了!

    她知道,如果自己再冲进去,还会把那个邢十四毫不客气的给丢出来!

    该找的地方,她都找过了!现在连警方都找不到两个女儿的任何消息,她除了耗在雪落这里,已经想不到其它的办法了!

    雪落的手机应该是被设置了。不但她的手机打不进,就连白家的电话,以及白家家仆的电话都打不进。这应该是设置了屏蔽陌生来电的功能!

    也就是说,只有雪落通讯录上的号码才能打进!而这其中还不包括她袁朵朵的。

    雪落突然想到一个人,一个可能联系到雪落的人。

    这个人,就是福利院的义工领队左安岩。每次有什么慈善活动,又或者是福利院筹集善款的时候,左安岩一般都会把雪落和她叫过去撑场面。大部分情况下,她跟雪落都是充当带头捐的领头羊。美其名曰,回馈

    福利院。白老爷子在这方面向来大方,还专门给袁朵朵设立了一个爱心专用账户;她想捐献多少,只要签下名字就可以拨款了。这也是袁朵朵一直感激白老爷子的原因之一!白老

    爷子让她这个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人前无比的光鲜亮丽。但骨子里的自卑感,却一直伴随着她!

    找了个避雨的站台,袁朵朵从肩包里拿出手机,擦拭去雨水之后,便给左安岩打去了电话。

    “喂,左队长……你在忙吗?”

    “有点儿小忙!怎么,白太太又想请我吃饭呢?”

    左安岩每天都会忙碌。而且还是大部分人无法理解的忙碌。为那些没爸没妈,又或者有爸有妈却不肯尽抚养义务的孩子们奔波劳碌。

    这个社会,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畸形状况:有些父母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抛弃自己的孩子,可这些陌生人,却能将他们抛弃掉的这些孩子视如己出!也许,这就是大爱!

    “左队长,能不能劳烦你给雪落打个电话?”袁朵朵带上了泣音。

    “有什么事儿吗?为什么你不自己打?跟雪落闹矛盾了?”

    “左队长,我的两个女儿不见了……我真的好着急……我都要疯了……”袁朵朵失控的哭泣起来,“要是再找不到她们……她们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别哭!先别哭!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报警了没有?”左安岩花了三四分钟才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先是袁朵朵的丈夫白默派人把雪落的丈夫封行朗打断了腿;然后封行朗的亲生父亲为了给儿子报仇,便劫持走了袁朵朵

    的两个女儿豆豆和芽芽;现在袁朵朵想求雪落出面去求她的公公河屯,让河屯把豆豆和芽芽给放了……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朵朵,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人命关天,两个孩子的生命要紧,我当然会给你打这个电话!”

    左安岩先是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又善意的提醒:“但你现在去求雪落……怕是雪落也挺难做的!你要知道……诺诺的那个亲爷爷,是真的不好惹!那人是相当的戾气凶残!依我看,整件事的起因是因为你丈夫而起,解铃

    还须系铃人,我觉得你丈夫才是最应该站出来的那个人!他得去求得封行朗的原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由事情这么的一直恶化下去!”

    做为一个旁观者,左安岩分析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样的道理袁朵朵不是不懂,可白默就是不听,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左队长,我会让白默去给封行朗道歉的……求你先给雪落打个电话,再让她回个电话给我!我一直打不通她的电话……我真的很着急!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