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36章 丛刚篇(18)

第2036章 丛刚篇(18)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似乎有些燥意起来,时不时的朝洗手间方向睨上一眼。

    “想多了不是?我只是关心小虫!”

    封立昕也跟着环看起了四周,“那个……诺诺的大毛虫叔叔呢?他不是一直在照顾你的吗?”

    “不知道死哪里去了!”封行朗随口瞎扯了一句,“估计又去护士站看那个小护士去了!”

    “啊?丛刚谈对象了?”

    封立昕对丛刚这种神出鬼没的人物,还是挺敬畏的,“他保了你们一家这么多年的平安,太不容易了!”

    “他不容易?呵呵!要不是我好心收留他,他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谁会给他这么高的酬劳?!他不跟我,还能跟谁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腿疼的缘故,封行朗整个人看起来满染着愠怒之意。

    “行朗,你说这话,可真就没良心了!”

    封立昕朝门外张望了一眼,“老弟,如果你真不想要丛刚了……给我啊!我要!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出双倍的薪资!”

    封行朗看得出:眉宇上扬且一脸期盼样的大哥封立昕,是真想要丛刚的!

    “封立昕,你今天专门来挖我墙角的是么?”封行朗冷哼一声。

    “是你先说不要丛刚了的……你都不要了,还不能让我这个当哥的捡个漏啊?”封立昕是真想要丛刚。

    “即便我真不要丛刚那个狗东西了,他也不能被你捡去!活人你是捡不走的,等我弄死他,兴许你还有捡他尸体的可能!”封行朗有些戾气了。

    “没看得出你小子还挺自私的呢?哪怕弄死丛刚都不让我捡?”封立昕有些无语。

    “对!老子就算弄死他,也不会让你捡!”封行朗戾气的重复一声。

    “行了,不跟你扯了!你好好休息吧!”

    封立昕看了一眼腕表,“我守到下午六点,老莫来换我的班!”

    “不用,你回去吧!把晚晚和雪落照顾好……医院里味儿重又阴气,别让雪落过来!她刚生养,身体还虚弱!”这一刻封行朗最心牵的便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了。

    “放心吧,有老莫和安婶在,会把雪落和晚晚照顾得妥妥当当的!你就安心养腿吧!”

    封立昕替弟弟再次整理了一遍毯子,又忍不住的多问上一句:“行朗,丛刚……你是真不想要了吗?”

    封行朗没接话,只是斜视着封立昕,似乎在等他的下文。

    “虽然君子不夺人所爱,但如果你真不想要丛刚了……那他也就不是你的‘所爱’了,麻烦你跟他说,我会出双倍的薪资聘请他!”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封立昕身后的方向。

    本想跟封立昕说‘丛刚那家伙性格孤僻你驾驭不了的’,可在看到封立昕身后的丛刚时,封行朗便改了主意。

    “你自己跟他说吧……两倍的酬劳,他指不定会乐成什么样儿呢!”

    封立昕下意识的转过身来,便看到身后的丛刚。而且还是怀抱着小虫虫的丛刚。

    简直就是一个系列的,一大一小,安静而诡秘。

    “丛先生,我弟弟性格顽固执拗,劳烦你费心照顾了!”

    封立昕一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模样。跟刚刚和弟弟封行朗力争丛刚的时候,出入还是有点儿大的。

    “我只是照顾小虫……也没怎么照顾封总的!是封总自己要强,知道自己要是真瘸了跛了,老婆女儿就保护不了了!”

    这样的答应……满带着桀骜孤傲,真不知让人说什么好!

    “哥,你放心回去吧,我会自强不息的!”封行朗不动声色的接过话来。

    封立昕突然意识到:自己怕是驾驭不了丛刚这样的人物!想聘请丛刚的信念,也似乎没那么强烈了!

    “大伯走……爸爸呼呼呼!”

    很明显,小家伙不想再被人打扰。他喜欢只有自己跟大虫虫两个人的世界。勉为其难的能接受多一个亲爹封行朗!

    “那行朗,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放心吧,有什么事,我很乐意麻烦你的!”封行朗乏力的淡笑了一下。

    封立昕前走刚走,封虫虫小朋友下一秒就欢快了起来,“大虫虫……玩刀刀……刀刀!Biu!”

    门外的封立昕不由得叹息一声:孤僻对孤傲,这大小两只虫子,还真够合拍的!

    丛刚沉寂了几秒,像是在估算封立昕离开楼层的时间。

    “不能玩有声音的……你自强不息的亲爹要休息了!”

    然后才将怀里的小虫子抛了起来,随后竟然将双臂背在身后,用一条腿缓冲接住了落下来的封虫虫!那动作,简直当小家伙是一只足球。

    小家伙也在空中调整好落下来的姿势,像考拉一样抱住了大虫虫的腿,两人配合是十分默契。

    “丛刚,你把老子的亲生儿子当玩具呢?”

    到是把病床上的封某人惊吓到都快能下地走路了!

    “这层高只有三米,都把你吓成这样了?那十米的高度……你岂不是要魂飞魄散了?”

    原本河屯的到来,让丛刚心有不爽的;但不知为何,这一刻的他到是跟小虫玩得挺欢快的。“丛刚,老子没在跟你开玩笑!我不容许你拿我的孩子做这么危险的事!他不需要像你一样整天舞刀弄枪,在刀刃上以嗜血为生!他们小的时候,有我这个亲爹养活他们;

    等他们大了,会靠卓越的才华、出众的智商赚钱养活他们自己的家庭!而不需要像你这样,一介莽夫,一辈子只知道当别人的一条狗!”

    因为心切小儿子的安全,封行朗说出的这番话,着实的刺耳。

    把丛刚踩踏在脚底板下还不算,还在用力的碾跺!

    丛刚没有接话,而是默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也没做。

    最高贵的惩罚是沉默;

    最矜持的报复是无视!

    “大虫虫……不生气……吃果果!”

    小家伙抱来一个苹果送来丛刚的嘴边,“果果甜……大虫虫吃!”

    封行朗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言语过重了!

    “怎么,生气了?”

    见丛刚久不说话,封行朗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还以为你早就免疫了呢……比我还玻璃心!”

    丛刚风轻云淡的应了一句:“封行朗,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想,怎么样让你活得不如一条狗!”

    “……”某人的唇角不淡定的狠抽着。

    ……

    ‘啪!’

    一记耳光,打得邢十七唇角溢血。

    ‘啪’,又是一巴掌,将邢十七的脸打歪到了一边。

    所有的义子都不敢上前来劝!

    “义父,你别打老十七了……他知道错了!”

    林诺看了看被义父打到出血的邢十七,上前来抱住了河屯的腰。没保护好亲爹,的确要受点儿惩罚,只是小家伙还是有那么点儿于心不忍。

    “几个社会混混你都对付不了?害我儿子挨了打……我要你这种废物何用?”

    河屯拿出了一把枪,戾气的抵上了邢十七的脑门。

    “义父,当晚阻拦我的那个人……身手绝对在我之上!而且对我的攻击套路相当熟悉,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即便要死了,他也想让义父河屯知道:并不是他没有尽责,而是那个突然出现阻拦他的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当时他真的是拼尽全力了!

    “一个社会小混混的身手竟然在你之上?呵,你还真给我长脸呢!”河屯嗤之以鼻。

    “义父,我说的都是真的!那个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邢十七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他……他像是我们自己人!”

    “我们自己人?你指的是谁?老十四还是老十二?”

    河屯甩手又是一巴掌,“保护不了阿朗,还在这里跟我狡辩?!”

    “义父,我觉得老十七不敢撒谎!他清楚:自己要是保护不好邢太子,他也难辞其咎!我想他当时一定也尽力了!”邢十二接话分析。

    河屯顿住了打人的手,眯眸哼声:“这申城……真出现了这么个厉害人物?”

    “人是白默找的,我想他应该知道此人的底细!”

    “这个白默……呵!敢找人打我儿子?!呵呵……我还真是低估他了呢!”

    “义父,要不要现在就把白默给弄来?”邢十二问。

    河屯缓缓的在太师椅上坐下,“不着急!他跑不了!敢打我儿子……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那两个……”

    在看到十五弟之后,邢十二随即改了口,“那我们派哪两个人去医生守着邢太子呢?”

    “你跟十六去吧!十六是个生眼,你明他暗!”河屯下令。

    “义父,我亲爹那里有大毛虫守着呢!还是让老十二留下照顾你吧!”

    “大毛虫?”河屯微微敛眉,“就是那个丛刚……那个颂泰?”

    “嗯!”小家伙哼应。

    “十五……你确信,那个丛刚对你亲爹没有什么异心?”河屯蹙眉问

    “我亲爹说过:大毛虫是他可以拿生命相托付的人!我跟我亲爹都很信任他!再说了大毛虫都救过我们全家好多回了,他是绝对的好人!我们全家都很信任他的啦!”

    小家伙对丛刚的信任,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而对于丛刚这个人,河屯是又恨又爱。

    说真的,他也会感激丛刚当初出手,从他手中不只一次救走了他亲生儿子封行朗!

    不然,他们父子早就阴阳相隔了!只是……他又担心儿子会养虎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