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30章 丛刚篇(12)

第2030章 丛刚篇(1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朝袁朵朵发的这通火,看着有些莫名其妙,但却是精明睿智的。

    有些话,封行朗是不方便说的。

    毕竟白默搞了个女人,搞出个私生子,那都是白默的私生活,白家的家务事;封行朗一个外人也不方便掺和进去多说或多管什么。

    但他却可以以哥哥的身份去教训自己的妹妹。用‘指桑骂槐’的手法,将是非对错以及利害关系呈现给白老爷子听。

    又时候吧,再过精明的白老爷子,也会被一些陈旧的老思想给弄糊涂。

    清朝都亡了,还有着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感觉儿子才能继承家业,女儿只是泼出去的水。

    说白了,白老爷子就是想要简梅肚子里的男曾孙。

    “封行朗,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被骂了的袁朵朵一直在道歉着。

    想到刚刚在夜莊时,白默为护简梅痛骂自己,袁朵朵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吧吧直掉。

    “那你就不能争气点儿啊?”封行朗哼声反问:“回去把自己的丈夫守好,自己的孩子教育好!”

    “不用守了……我跟白默,已经不会有以后了!”袁朵朵苦涩的凄笑着。

    “朵朵,你放心吧,有爷爷在呢!不会让那小子欺负你的。等回去,爷爷一定好好的教训白默那混帐东西!”

    白老爷子立刻开声安慰伤感中的袁朵朵,更像是在承诺封行朗。

    “听到没有?有老爷子在,他能容许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发生?即便你的脸能挂得住,白家可是名门贵胄,可是要脸面的!”

    封行朗这自导自演的水平,那是更上一层楼了。

    “朵朵,行朗说得对,爷爷会处理好的。你就安心的跟默儿好好过日子。爷爷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白老爷子只得硬着头皮保证着。封行朗都用上‘妹妹’,也就是说这事他这个哥哥管定了。

    封虫虫一直在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刚过十分钟,他便立刻朝洗手间跑了过去。

    大虫虫说过,就十分钟的。

    可进去了没一会儿,小家伙又跑了出来。

    然后朝着袁朵朵和白老爷子嚷声:“时间到!走!走!快走!”

    白老爷子下意识的朝洗手间方向看了过去,直觉告诉他,里面应该藏着什么人。不然这小东西不会跑进跑出的,而且还在传话。

    会是谁呢?林雪落?河屯?应该不会是河屯,因为据可靠消息:河屯并不在申城。

    还是封立昕?他也没必要回避自己的!刚刚在白公馆,封立昕已经够言辞犀利的了!

    “雪落也在呢?”老爷子问上一声。

    “雪落在?”袁朵朵也跟着看向洗手间,并朝里面走去,“雪落……雪落……你在吗?”

    “时间到!时间到!走……走!滚了!”

    见白老爷子和袁朵朵还不走,封虫虫小朋友有些生气了,立刻上前来推开想进去洗手间的袁朵朵。

    “虫虫……不许没礼貌!”封行朗轻呵一声。

    “时间到!要走……走!”

    小家伙并没有放弃推搡袁朵朵。蛮起来的小东西,还是挺戾气的。

    在接到老大的指示之后,巴颂飞快的冲了进来。

    “白老爷子,白太太,医生说封总需要休息了,你们请回吧!”

    如果真要某人出门赶人,怕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好,好,那行朗你好好休息,明日我让默儿给你负荆请罪!还望您能原谅那混帐小子的鲁莽行为!白某在这里给你道歉了!”白老爷子再一次的开声道歉。

    “老爷子,您就别折煞我了!我跟白默是兄弟,打打闹闹的,习惯了!”封行朗应得温声。

    “封行朗,我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吧!雪落还奶着晚晚呢,你这里也需要人照顾!”袁朵朵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不用,有虫虫照顾我就行了!你跟老爷子回去吧!记得要做个孝顺懂事的好孙媳妇!哥哥我也能放心了!”封行朗再次以哥哥的名义自居着。

    “行朗啊,既然你当朵朵是弟妹,雪落又要照顾孩子,那就让朵朵留下来照顾你几天吧!也算是给我们白家一点儿赎罪的机会。”

    这老狐狸,还真把朵朵给利用上了。现在承认朵朵是他们白家的人了?

    “老爷子客气了!虽说我家雪落不得空,但我们封家还有其它人的,我哥都已经安排好了!再说了,豆豆芽芽年幼,离不开朵朵的!”

    封行朗挺服气老爷子这表面功夫的。竟然要让自己的孙媳妇留下来照顾他?还真不介意呢?即便是亲妹妹,这也男女授受不亲吧?!

    “封总,您需要休息吧!我守着您!”

    巴颂再次催促一声后,白老爷子才跟袁朵朵一起离开了。

    “啪哒”一声,他们才刚出门离开,病房里的小家伙便不客气的将门给关严实了。

    “大虫虫……不高兴!”

    小家伙喃喃一声,便朝洗手间奔了过去。这回好长时间都没出来。

    “虫虫……虫虫!”封行朗不放心的嚷唤着,“毛虫子……丛刚?”

    丛刚立在盥洗台的镜面前,面容冷凝得有些骇人。

    封虫虫乖巧的偎依在他的腿边,抬头仰视着丛刚那张生冷的脸庞,“大虫虫……坏人……走了!不生气!”

    “丛刚?限你三个数之内滚出来!一、二、二点五……三!”

    封行朗有些耐不住了,“你它妈闹什么妖呢?老子还病着呢……腰疼!快出来替我按下!”

    “不出来是么?那老子按铃叫医生了!”封行朗带上了愠怒,“这破铃怎么回事儿?”

    丛刚冷着面容一言不发;小虫虫抱紧着他的腿,也跟着默不作声。

    他们能维持这样的姿势静默上好几个小时。似乎,他们都是爱静的人。也相当的能静!

    “虫虫……出来!到亲爹这里来!”

    任由亲爹怎么叫唤,小家伙就是闷不吭声。他陪着丛刚一直静默着。

    “丛刚,你它妈的又作什么死呢?你把老子弄来这里做什么该死的矫正手术,吃不好,睡不好,老子还得熬疼……你它妈的不想负责了?”

    封行朗再次抱怨之际,丛刚才拎着封虫虫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哪儿疼了?”丛刚低沉的询问一声。

    封行朗盯看着丛刚那张阴沉沉的脸,哼声:“哪儿哪儿都疼!被你给气的!”

    “你不是想要白家的度假山庄吗?我帮你搞到!”丛刚突然就答应了封行朗之前提出的要求。

    “怎么,你想趁火打劫呢?”

    封行朗反到不那么心念了,“这白老爷子还没闭上眼呢,我们也别太过分了!”见丛刚又沉默了,封行朗微微蹙眉,“又怎么不痛快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寸步不离的照顾我,哪里也不许去,什么活儿也不许做!听到没有?我这伤是你弄的,你得对我

    负责!”

    “那个袁朵朵……不值得你这么上心去帮她!”丛刚淡淡一声,“你这么缺妹妹呢?”

    “我不帮她……难道我要去帮简梅啊?”

    封行朗哼声反问,“一个可怜的傻女人而已……也能让老婆消停!何乐而不为?”

    想到什么,封行朗面容微拧了起来,“对了,我刚才的复查怎么样?矫正手术起到预期的效果了吗?别后期不成功,老子就真要被你折腾得坐轮椅了!”

    “你现在才得空关心你自己呢?”

    丛刚将封行朗的伤腿放平缓了一些,“你这么操心别人的意义在哪儿?金钱?资产?”

    “男人活着,除了解决温饱思女人之外,不就为这些吗?”封行朗配合的轻挺了一下躺得有些发木的腰际,“就你这智商,还是不用知道我活着的意义了……你也理解不了!你只要知道你活着的意义就行!你活着的意义,就是服务

    于我!效忠于我!”

    “疼……疼!你它妈轻点儿!”

    封行朗气息急促了起来,“别老子的腿还没治好,这腰都快被你给毁了!”

    封行朗是越来越不耐疼了。也就三四级的痛感,他已经开始受不了了。

    也就验证了丛刚的那句话:封行朗不等到坐轮椅,他是绝对不会主动来做这个腿骨矫正手术的!

    “一会儿你亲爹过来,记得多叫几声!也让你亲爹宠宠你,哄哄你!”

    丛刚将自己的一只手垫在封行朗的腰处,再进行缓冲式的按压。以减轻封行朗的疼痛感。

    “什么?河屯要来?”封行朗整个眉宇都拧蹙了起来,“他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看望你这个亲生儿子了!”丛刚淡应,“难不成你以为他来看我?”

    “我不想见他!”封行朗的面容瞬间就黯淡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并不是什么新伤加旧伤……就只有旧伤,才导致他的腿必须做矫正手术!

    刚刚在复查的时候,那个美籍医生跟丛刚交谈的话,他都听到了。要是等开始出现跛脚现象在动手术时,就为时已晚了。而且效果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好!

    自己的腿是怎么受的旧伤,封行朗比谁都清楚!那不堪回首的过去,想起就让他扎心不已。

    “你亲爹那么横……巴颂肯定拦不住的!”

    丛刚将封行朗的黯然神色看在眼里,淡淡一声:“你亲爹只是想关心你!”

    “你能闭嘴吗?老子不想听你提起他!”封行朗这就是迁怒无辜了,“还有,别它妈开口闭口用‘你亲爹’!你要觉得河屯亲切,你去认他当爹!我一点儿意见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