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29章 丛刚篇(11)

第2029章 丛刚篇(1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这一刻的袁朵朵执意的要留下来一定要见到封行朗,并不是完全为了白默。

    先不说封行朗时常帮助她,就说他是林雪落的丈夫,她也应该关心封行朗伤情的。

    说真的,袁朵朵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封行朗夫妻。为了自己和白默的事儿,他们俩是真没替自己少操心。而封行朗所挨的这顿打,她也有责任的。

    袁朵朵知道封行朗夫妻想要她过得好!但现实总会那么的事与愿违……她也想着跟白默好好过日子的,却没想半路竟然杀出了个简梅!

    袁朵朵真的好后悔把简梅带去白家。自己全心全意的那么帮助她……她竟然恩将仇报!刚开始,袁朵朵觉得简梅跟白默搞在了一起,是他们两情相悦。毕竟白默跟她都是单身!但现在她已经看清楚了简梅的嘴脸!她就是那条恩将仇报、且反咬农夫一口的毒

    蛇!

    就在袁朵朵凌乱的回忆着自己怎么就把简梅给引狼入室时,白管家推着白老爷子出现了。

    而白老爷子的身后并没有白默跟随着。

    “爷爷……白默呢?”袁朵朵迎上前来询问。

    因为今天要给封行朗道歉的主角是他白默。他怎么能缺席呢。

    “让那个臭小子半路上给跑了!”提及白默,老爷子气就不顺。

    “跑……跑了?那……那这边怎么办啊?指使人打封行朗的,可是他白默!他这个当事人都不来道歉,还怎么奢望封行朗能原谅他?”

    袁朵朵对白默真的是失望透了。自己惹下的祸,自己不来承担责任,却让自己年迈的爷爷和挂名的女人来给了擦P股。

    “我已经让冷刈去找了!”

    白老爷子握住了朵朵的手,“朵朵,你先陪我进去看看行朗的伤情吧!”

    袁朵朵无声的点了点头。莫名的为自己和都快百岁高龄的老爷子感到悲哀。

    白家老爷子亲自过来看望,巴颂还是给了他面子。但也仅限于先进去询问一声。

    刚做完腿骨复查的封行朗,俊脸上满染着被折腾后的疲惫不堪。

    疼也只能忍着,又不能像小孩子一样肆意的哭闹或是大喊大叫。丛刚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给他托腰抬腿,配合着专家医生做完矫正后的第一次复查。原本要等三天后做的复查,丛刚让提前到了十二小时以内。就是预防出现手

    术移位偏差的现象。好在一切正常,矫正手术已确定是准确成功的。

    “老大,白家老爷子来了……”

    “滚!”

    巴颂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丛刚便低厉的沉吼一声。

    估计是封行朗忍着剧痛的模样,着实让他蓄满了戾气。

    巴颂刚要转身去回复老爷子,却被封行朗给叫住了,“巴颂,等上十分钟后,你让老爷子进来吧!”

    “哦,好。”巴颂偷瞄了老大丛刚一眼后,便火速逃离了。

    “怎么了?”封行朗盯看着在给他做整理的丛刚,“拉着一张臭脸……”

    丛刚的脸部肌肉绷得有些紧,额角的青筋凸起着,看着真像是要吃人。

    “唉,你说这白老爷子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在替自己的孙子操心着……”封行朗吁叹一声,“那么精明的一老狐狸,怎么就生出了白默那么个败家玩意儿呢!错了……不是他生的,是他儿子生的!这白默从小就没了父母,我就老容易跳辈儿,觉

    得白老爷子就是那小子的亲爹!”

    见丛刚依旧阴沉得厉害,封行朗便开始替白默卖惨起来:“其实白默那一根筋的二傻子也挺可怜的……从小没爹没妈,你说老爷子能不多溺爱他一些吗?”

    “行了,要说惨,要说可怜,没人能比得过你封行朗!从小被野爹打,长大了被亲爹打……”

    丛刚隐忍的怒意像是要透胸而出,“我就不应该给你们什么矫正手术,直接让你坐轮椅上多舒服啊?!”

    这样的挖苦和嘲讽,封行朗应该暴怒才对,可他在沉静了几秒钟后,竟然就笑了起来。

    有些嬉皮笑脸的握着丛刚正给他整理靠背的手,“我知道的……还是毛虫子你对我最好!”

    这一说,让丛刚胸中的怒火没了发泄的渠道。

    “这也是我为什么可以把命交给你的原因!”封行朗轻挪了一下,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

    “封行朗,你别把我想得太好!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认识我!”丛刚低沉着。

    “我现在就已经后悔了……”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

    丛刚的动作微微一滞。

    “我后悔自己没能早点儿认识你!那样就能免你受那么多的皮肉之苦了!”

    这煽情的手法,恰到好处。

    “编的不错!真难为你为了说服我让白老头儿进来,自己死上那么多的脑细胞!”

    这耿直的打脸,一点儿都不带委婉的!

    “毛虫子听话啦,进去避一避吧!白老爷子都胡子一大把了,他都亲自过来看望我这个晚辈,我能不给人家老爷子面子?”封行朗是连哄带骗的。

    丛刚盯了封行朗一眼,冷哼一声:“就十分钟!”

    “好好好,我保证十分钟能完事儿!”见丛刚服了软,封行朗立刻附和。

    “大虫虫……”见丛刚朝里间的洗手间走去,小家伙立刻跟上。

    “虫虫过来!到亲爹这里来!”

    封行朗叫住了跟上丛刚的小儿子,“大虫虫进去拉臭臭……你到亲爹这里来!”

    “大虫虫……刀刀!biubiu!”小家伙做了个甩飞镖的动作。

    “Biu什么Biu啊,快过来陪着亲爹一起卖惨!”封行朗再次朝小儿子招手。

    小家伙听不懂什么是‘卖惨’,他只想跟着他的大虫虫在一起。哪怕他的大虫虫真是去拉臭臭的,他也要跟着。

    “虫虫,留着陪你亲爹!”

    直到丛刚给小东西下了命令,他才嘟着小嘴巴不情不愿的朝病床上的亲爹走过去。

    “瞧把你给委屈的……就这么不想陪着亲爹呢?”

    封行朗宠爱的亲了亲小家伙的小脸,“那毛虫子有什么好的,连去个洗手间你都要跟着他?亲爹的Biubiu玩得比那死虫子好多了!等亲爹腿好了,陪你一起玩儿!”

    小家伙直接闷闷的不肯说话了。只是时不时的侧头朝里间方向瞄一瞄。

    ……

    白老爷子进来的时候,封行朗正握着小儿子的手,父子俩相视无言着。

    看起来着实有那么点儿凄惨的意境。

    “封行朗,你怎么样了?腿伤得重不重?”袁朵朵立刻奔过来查看封行朗的伤情。

    封行朗有些怒其不争的斜了袁朵朵一眼,便正过头去笑迎被白管家推着进来的白老爷子。

    在白老爷子的身后,封行朗没见着白默。

    不奇怪!或许在白默看来,自己只是装病在讹他呢!

    “老爷子,晚辈不方便起身迎您,还往见谅!”

    封行朗故意把话说得这么客套:你看,我都被你孙子打断了腿,我还能对您如此的礼貌,是多么的尊重您啊!

    “行朗呢,是我白林枫愧对你,愧对封家!竟然养了白默那么个小畜生……年少气盛,不顾你们兄弟手足之情!”

    跟封行朗预料得差不多:老爷子是为替他宝贝孙子求情的。顺便也给自己卖个惨。

    封行朗默着,没接老爷子的话。“你伤成这样,我真的痛心疾首啊!我把你和阿邦,都当成自己的亲孙子看待……却没想默儿那个小畜生会如此的冲动、如此的不争气!我这个老东西是真的没脸来见你啊

    !咳咳……”

    白老爷子一口气没能接得上,嘶声哑咳了起来。

    “老爷子……老爷子……您消消气!”白管家立刻在白老爷子嘴里塞了一颗救心丸。

    “老爷子,您悠着点儿!我受点儿疼没事儿,可别把您老人家给急坏了!”

    虽说老爷子有作秀卖惨的成分,但看得出他是真着急了。不仅是在关心被他孙子打断腿的封行朗,最关键的是担心河屯要是插手此事,那事情就棘手了。

    所以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安抚好封行朗!

    “我已经让人去绑白默那混帐东西了!任由你处置!”老爷子缓过气来说道,“让你受疼了!”

    “处置什么啊?都是兄弟!他闹小孩子脾气而已,就劳您回去口头上教训一下得了!”

    这满满的兄弟深情呢。突显了一个做兄长的宽宏大量。

    “这回是千万不能再纵容默儿这个混帐东西了!是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了!”白老爷子接话保证。

    “封行朗,实在是对不起啊……”

    看着封行朗那被固定的腿,袁朵朵泪眼汪汪的道歉起来,“还有雪落……她肯定心疼狠了!”

    说真的,看到如此不争气的袁朵朵时,封行朗真够气不顺的。她到是跑来替白默赔罪来了,可白默人呢?简梅人呢?说不定两人正逍遥快活着呢!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你还有脸说?你当然对不起我了!”

    封行朗顿时就把矛头对向了落泪的袁朵朵,“你不仅对不起我,而且还对不起白家!对不起白老爷子!”接下来,便是封行朗的独秀时刻,“我把你当妹妹一样的看待,你到是给我这个哥哥长点儿脸呢?袁朵朵,你看看你现在,守不住自己的丈夫,又照顾不好自己的孩子……一无是处!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