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28章 丛刚篇(10)

第2028章 丛刚篇(10)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后,丛刚又风轻云淡的补充上一句:“而熬疼的,只是你封行朗!又不是他白默!”

    封行朗的眼眸浅眯了起来,积聚的愤怒就快满溢而出。

    “你得庆幸:白默找的是我!”

    丛刚微微暂顿,似乎在判断封行朗的愤怒已经积聚到了哪里,“如果他找的是严邦……恐怕这次做的就不是矫正手术……而是截肢手术了!”

    封行朗看向丛刚,带着锐利的审视。

    丛刚的话,的确有一定的道理!但封行朗有些接受不了自己也是被算计的那一个!

    “来,毛虫子……到我这里来!”封行朗微笑着招唤着远离他坐着的丛刚。

    丛刚微微低垂着眼眸,轻吁的应:“其实你知道我说的是有极大几率会发生的实情,还为什么想打人呢?再说了,你也打不过我!还是好好歇着吧!”

    明知道不应该激怒封行朗这个刺头的;但言语之际,丛刚就情不自控的开始奚落他。

    其实把封行朗惹到炸毛,受虐的还只是他丛刚自己。重复做着作茧自缚的蠢事!

    “丛刚,你要不过来给老子揍一顿消气,老子就跟白默摊牌你丑恶凶残的嘴脸!”封行朗隐忍着怒气。

    “你觉得我会害怕多上白默一个仇敌么?”丛刚淡声接话。

    丛刚的确不会害怕!但封行朗却赌不得,也不想赌。

    因为如果跟白默摊牌,也就意味着自己跟丛刚成了一丘之貉!那得多伤白默的心呢!而且白老爷子一定会认为,他跟丛刚联手在坑害他的宝贝孙子!

    封虫虫小朋友奔了出来,手上抱着三个湿嗒嗒的芒果,直接往亲爹的病床上一扔;然后立刻又跑回了丛刚的身边,选了个最大的红果果递送到他的嘴边。

    “大虫虫,吃果果。”小家伙明亮着眼眸,欢喜着笑容。

    说真的,当时的封行朗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儿。怎么自己生的儿子,就跟丛刚好了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印随现象?所谓的印随行为,通常是指刚生下来的哺乳动物,会学着认识并跟随着它们所见到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与之亲近。可小儿子刚出生时,见到的都是他妈咪和他这个亲爹

    啊!

    小家伙举了好久,也没见大虫虫张口吃,便立刻捧着果果送来给亲爹封行朗吃。

    “臭小子,别人不吃的东西,你送来给亲爹吃……还真够孝顺亲爹的呢!”

    可封行朗才刚咬了一小口苹果,随即便被小家伙给拿走了,他自己又咬上一口后,再次送到了丛刚的嘴边。

    “大虫虫,甜……甜果果!”小家伙咧着嘴巴欢快的笑。

    又是这样的操作?!

    这小东西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还记得你亲爹爱吃什么果果吗?”丛刚温声问。

    “吃……黄果果!”小家伙用手指向被他丢在亲爹病床上的三个芒果。

    “去拿过来!”

    随着丛刚的令下,小家伙立刻拿来了病床上的三个芒果。

    丛刚好耐心的将芒果划成一个个正方形的小粒儿,再由封虫虫小朋友一个接一个的用小手抓捏过去送给亲爹封行朗吃。

    要整个送过去,还在输液中的封行朗显然不方便吃,而且也会吃腻;但小东西一小粒一小粒的送过去,就有点儿不够塞牙的意味儿了。而且还能让小东西快乐的做事。

    封行朗突然发现:小儿子喜欢丛刚,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就拿丛刚削芒果,小家伙送芒果粒的默契程度,便觉得他们不是父子,胜似父子了。

    胜似父子?封行朗英挺的眉宇都跟着拧皱了起来!

    “爸爸,吃果果!”

    小家伙将手里捏得水水的芒果粒塞进了亲爹嘴里后,便又欢快的跑回了丛刚的身边。

    小东西似乎很喜欢这样周而复始的重复动作。在看向丛刚的时候,整个眉眼都是弯弯的。

    看得出,小家伙真的很喜欢丛刚。那种无拘无束的放飞天性。

    “这个你自己吃!”

    得到丛刚的提示后,小家伙立刻将手里的芒果粒塞进自己的小嘴巴里,“果果甜!”

    “大虫虫也吃!”小家伙又捏起一粒塞去丛刚的嘴里,“果果甜?甜?”

    “丛刚,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感受……我才是虫虫的亲爹!”

    封行朗本不愿打断这样的温情时刻,可他心里实在是泛酸得厉害。

    “虫虫,快去抱抱你亲爹!你亲爹又玻璃心了!”

    丛刚还没把话说完,突然就厉眸盯向病房的门;然后只见寒光一闪,‘咚’的一声,他手里的水果刀便飞了出去,深扎在了病房门的木质边框上。

    原来抬手想叩门的巴颂,立刻缩回了自己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灰溜溜逃离。

    他清楚的知道,这是老大给他发出的警告信号: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违者斩!

    “大虫虫棒棒的!”

    本以为小家伙会吓一跳的,却没想小东西竟然欢呼雀跃了起来。

    “大虫虫,来……来……再来!”

    小家伙屁颠屁颠的朝病房门口跑去,蹦哒了几下,发现自己根本够不着那门框上的水果刀。

    回头在病房里扫描了几眼,便奔过来将一把椅子拖拽了过去。然后利索的爬了上去,开始拔那把深扎在门框里的水果刀。

    “虫虫你小心点儿……别扎着自己的手!”

    封行朗立刻紧张起来,然后某人便遭殃了,“丛刚,你它妈死的啊?让虫虫爬那么高?会割到他手的!”小家伙并没有被亲爹的嚷嚷声影响到,尝试用力了两次没能拔得动,他便立刻动起了小脑筋:先是把水果刀左摇了一下,又往右摇了一下,然后再往上,往下,反复了几

    次之后,便成功的把水果刀给拔了下来。丝毫没有弄伤到自己的小手。

    “大虫虫……来……再来!”扒下水果刀的小家伙,立刻欢喜的把水果刀送来给丛刚。

    “不来了,你亲爹都快急哭了!”

    丛刚接过水果刀悠哼一声,“去把小手让你亲爹看看!免得他瞎操心!”

    小家伙立刻摊开自己的一双小手送到亲爹的面前,“小虫棒棒的!”

    说真的,丛刚这样的教育方式,封行朗是持反对意见的。

    “丛刚,虫虫才三岁,你它妈让他玩这么危险的东西……万一受伤了呢?感情他不是你亲生的,受伤了你不用心疼负责的对吧?”

    “封行朗,你还是多爱惜爱惜你自己的身体吧!”

    丛刚把玩着手里的水果刀,“如果你真坐了轮椅,怕是你想护自己的儿子,也有心无力吧!尤其是你女儿晚晚……还小着呢!”

    封行朗就这么盯着丛刚,从积聚愤怒,到慢慢的释放胸中的愤怒……

    再然后,“死过来!老子腰疼!”

    一分钟后,某人半跪在病床上,小心翼翼的托抚轻按着某大爷久躺酸累的腰。

    封虫虫小朋友则在一旁吹着气,“爸爸呼呼呼!觉觉……不疼!”

    又或者,小家伙是在嫌弃不停麻烦大虫虫的混蛋亲爹了。

    ……

    十分钟前。

    巴颂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敲门。他知道老大最近心情不太明媚,是能躲则躲,更不会主动去招惹。

    他来请示,是因为袁朵朵的到来。

    袁朵朵已经在这一层的入口处苦苦哀求了好长时间。

    因为封行朗的手机无法打通,她只能在入口处乞求巴颂放她进去跟受伤的封行朗见上一面。

    “白太太,我已经帮你请示过了……封总心情不太好,谁也不想见!”巴颂耸了耸肩膀,一副无奈的模样。

    对于一直在求他的袁朵朵,巴颂还是挺不忍心的。一来是因为袁朵朵是封太太的好友;二来或许是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封行朗为什么做的这个手术!

    这同是嫁进豪门的女人,怎么待遇如此的千差万别呢?

    林雪落吧,都快被封大总裁宠上天了;

    可这个袁朵朵吧,却过得水深火热的。老公不但另找了个女人,而且还弄出了个私生子!可自己老公犯下的罪过,却在由她一个弱女子在承担!

    “白太太,你还是回去歇着吧!你男人犯下的错,由他自己来承担好了!你这么吃辛受苦的,何必呢!”巴颂只想把苦苦哀求他的袁朵朵劝离。

    不看僧面看佛面,袁朵朵再怎么不受白家待见,但终归跟封家的太太林雪落是好友。

    “巴颂,你就让我进去看看封行朗吧……求你了!”袁朵朵再次哀求。

    “你求我也没用呢!封总他不想见你,我也不办法的啊!”巴颂直挠头,“再说了,就算你见着了封总,无非就是想替白默求情!可现在的问题是:白默自己犯下了如此的弥天大错,他都不来道歉,却让你一个女流之辈抛头露面…

    …这么的没诚意,你让封总怎么想?”

    不等袁朵朵开始,巴颂又接着说道:“好在封总送院送得及时,再晚一点……医生说差点儿要截肢!”

    巴颂这几天的表演欲是越来越强!

    “我就只是单纯的看看封行朗,不替白默求情。”袁朵朵换了个请求方式。

    “现在真不行!我刚刚去时,医生正准备给封总清创复查呢!”巴颂随便搪塞了一句。

    “那我就在这里等!等封行朗做好检查,我再进去看他!”袁朵朵索性在入口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巴颂有些无言。这女人,不是善良,就是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