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27章 丛刚篇(9)

第2027章 丛刚篇(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刚离开白公馆,豆豆和芽芽便立刻的小跑过来叫喊白老爷子。

    “太爷爷……太爷爷……不好了,爸比惹祸了,妈咪去找爸比了!”

    袁朵朵猜测的没错:封立昕此次来,就是为弟弟封行朗挨了白默指使的打,前来兴师问罪的。

    “你们怎么知道的?”

    没能打通孙子白默的电话,白老爷子的神情拧得有些阴郁。

    “妈咪给干妈打电话,干妈好生气好生气……说是我们的爸比把诺诺哥哥的爸比打住院了!”

    两个孩子将听到的大概告诉了白老爷子。跟封立昕刚刚的说辞差不多。

    无法打通孙子的电话,白老爷了便将电话打给了冷刈,让他去找白默接他的话。

    当时的白默还在愣神的自言自语中:“怎么会这样?我只让打几个耳光……又没让打残封行朗啊!”

    这一刻听说封行朗被打到骨折住院,白默还是很愧疚的。毕竟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冷刈走了过来,将通话中的手机递送到白默的耳际,“是老爷子的电话。”

    白默机械的接了过来。

    “混帐东西,封行朗究竟是不是你派人打伤的?”白老爷子一开口便是厉声训斥。

    “我……我只让人打他几个耳光,没想到他们竟然下手这么重!”

    有个优点,白默还是值得称赞的:是他做的事,向来都会勇于承认

    “你个小畜生呢!你竟然真的派人把封行朗给打了?!你……咳咳……”

    一阵气血上涌,老爷子差点儿没能缓过气来,“你闯大祸了!”

    “打了又怎么样?他还能把我给吃了?”

    白默不服气的哼声,“就许他封行朗打我,就不许我派人去打他?就他命贵,我命贱?”

    虽然心怀愧疚,但被自己亲近的两个人如此的斥责痛骂,白默心里也挺不好受的。便只剩嘴硬了。

    “臭小子,要是惊动了河屯,白家将永无安生之日了!”

    跟袁朵朵所忌惮的一样,老爷子也是担心河屯那种戾气又凶残的狠角色。河屯唯一的亲儿子被人给打了,他能坐视不管?

    幸好河屯现在人不在申城,如果极力的去挽救,也许还来得及。

    “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他河屯又不能一手遮天!”白默依旧嘴犟着。

    “赶紧给我回来!然后跟我一起去医院给封行朗道歉!”白老爷子斥呵一声。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想到什么,白默嘟哝:“老爷子,你身体才刚好转,也别去了!改天等封行朗气消了,我再去跟他道歉得了!”

    “改天就晚了!赶紧给我回来!冷刈,他不回来,你就帮我把他给绑回来!越快越好!”

    老爷子也是真急了。河屯那号不上路子的人,是能不招惹,就尽量不要去招惹。

    想到什么,老爷子又随后给朵朵打去了电话。

    当时的袁朵朵坐在路牙上呆滞的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时不时发出一声凄厉的傻笑声。

    看到打来电话的是老爷子,袁朵朵抹了抹眼泪,最终还是接了老爷子的电话。

    “喂,爷爷……”

    虽然袁朵朵在努力的放松自己,可还是不难听出她的泣声。

    “朵朵啊,默儿那个臭小子这回真的闯大祸了!咳咳……”

    老爷子的声音颤巍巍的,一个提不上气,就急得直咳嗽。

    “爷爷,您别着急……您身体才刚好……”

    袁朵朵是真心心疼老爷子的。她俨然已经把老爷子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朵朵,默儿这回犯的错,怕是……怕是要有血光之灾啊!爷爷拜托你先去趟医院,跟封行朗夫妻替默儿说上几句好话,我绑上默儿随后就到!”

    老爷子动之以情,“你跟默儿是夫妻,爷爷希望你能帮帮默儿!你跟雪落是好闺蜜,现在也只有你能帮到他了!要是默儿死于非命,豆豆芽芽也没有爸爸了……”

    “爷爷,您别说了,我现在就去医院!”

    当听到老爷子说她的两个女儿要失去爸爸时,本就心善的朵朵再次心软;决定先去医院看望骨折的封行朗。

    “朵朵,爷爷谢谢你了……爷爷替那个混帐东西给你道歉!”

    “爷爷,您什么也别说了……我现在就打车过去!”

    问到封行朗入住的医院,袁朵朵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

    ……

    丛刚进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一个果篮。

    “大虫虫!”

    封虫虫小朋友立刻卖乖的迎上前去,紧紧的抱住了丛刚的一条腿。

    “死哪儿去了?老子憋着呢!”封行朗不满的斥责起来。

    相比较于刚刚妻子在时的幽默轻松,这一刻的封行朗,满脸都写着不爽及难受。

    “叫个小护士来伺候你?就早上给你量体温的那个吧……你都把她的脸看红了!”

    丛刚似乎心情还不错。或许是因为封行朗的手术很成功。而且封行朗也接受并配合着。

    除了专业性很强的骨矫正手术,丛刚在辅助治疗方面的医术要远比一个护士精良太多;但封行朗早晨的时候还在跟他闹情绪发脾气,他便让护士进来服侍了。

    “老子要你伺候!”封行朗狠气一声。

    说真的,封行朗还是挺难伺候的。无论动多大的手术,他都不肯插排泄管的。

    所以,必须要人手动伺候。

    “虫虫,去把果果洗一下!”

    知道某人好面子,丛刚便想着支开一直缠在他腿上的小虫。

    “收到!”小家伙立刻拖着果篮朝洗手间奔了过去。着实的乖巧又听话。

    某人解决得要比想像中的还要畅快淋漓。

    “我还以为你会害羞呢?”丛刚淡淡一声。

    “那也要分人的!”封行朗嗤之,“老子根本就没把你当人!”

    丛刚也没驳斥某人什么,便去做清理了。

    “虫虫,拿个果果给亲爹吃……”

    没完没了的输液,着实有那么点儿无聊。封行朗侧头看向搬着果盘的小儿子。

    “大虫虫……吃果果!”

    小家伙立刻用小手臂护着。不是为自己护食,而是为丛刚护食。

    “臭小子,你怕是搞错了吧……我才是你亲爹!丛刚只是个瓶盖……”

    本是想说‘瓶盖爹’的,但觉得此言不妥,有抬高丛刚贬低自己的成分,封行朗便立刻改了口,“丛刚只是个奴才!知道什么是奴才吗?”

    小家伙呆萌的摇了摇头,“果果……大虫虫吃!”

    “奴才就是伺候亲爹吃喝拉撒的低等生物!”

    似乎有那么点儿对牛弹琴。

    小家伙只是瞟了一眼自说自话的亲爹,便开始埋头排列他刚洗好的果果。首先做的,就是把不是苹果的果果都给扔了!

    “臭小子,你把芒果扔了干什么啊?”封行朗那叫一个无语。

    “大虫虫不吃!”小家伙哼应。

    “那死虫子不吃,亲爹还要吃的啊!”封行朗手痒得直想揍人。

    但亲儿子是舍不得打的,封行朗便发难无辜的丛刚。

    “毛虫子,你就是这么教坏虫虫的?就留你自己爱吃的,把老子的芒果都给扔了?你能不这么自私么?”封行朗斥责着折回的丛刚。

    “虫虫,你亲爹爱吃什么果果?”丛刚看向护着果盘里苹果的封虫虫。

    “亲爹爱吃……”小家伙艰难的想了想,“爱吃……黄果果!”

    “嗯!去把黄果果都捡起来,重新去洗一遍!”

    在收到丛刚的命令后,小家伙立刻蹲过身来逐一捡起地上的芒果,然后屁颠屁颠的又跑去了洗手间。

    “丛刚,你自己的手残废了吗?竟然在把老子的亲生儿子当佣人使唤呢?”

    封行朗有些不满丛刚对儿子使唤来使唤去的。更妒忌儿子只听丛刚的话,却无视自己这个亲爹的话。

    微微的轻振,是白默打来的电话。

    丛刚看向又在闹情绪的封行朗,淡淡一声:“是白默的电话!”

    “怎么,当着我的面儿,不方便接?”封行朗冷哼。

    “不是不方便……只担心你气血攻心,顺不了气!”丛刚浅扬了一下眉宇。

    “接!用免提!放心,气不到我的!”封行朗到是想看看白默能愚蠢到什么程度。

    “颂泰先生,我是白默……”

    “嗯,听出来了!”

    “那个……封行朗是不是骨折了?”

    “嗯……大概是吧!”丛刚应得轻悠。

    “我不是让您只抽他几个耳光的吗?您怎么……怎么下这么重的手啊?”听得出手机那头的白默有些纠结。

    “我已经很轻了!是他自己慌不择路时,不小心给摔伤的!”

    这句话,已经够让某位听客恼火的了,可丛刚漫不经心的又补充上一句:“我觉得,不排除封行朗自己装骨折的可能!很好讹你的机会,他会错过?”

    “这个封无赖,受了点儿小伤,就唧唧歪歪像个娘们儿似的哭惨!他想干什么啊?我家老爷子现在要逼着我去给他道歉呢!这个无赖果然是一肚子的坏水!”

    白默在手机里唠唠叨叨的抱怨了好一会儿。

    “你跟封行朗之间的事儿,我就不参与了!你们自行解决!挂了!”

    看着某人一直阴沉着俊脸,丛刚便随之挂了白默的电话。

    封行朗斜眸睨向丛刚,幽幽的冷哼:“丛刚,你这是要玩死白默呢!”

    白默竟然想利用丛刚……无异于与虎谋皮!都不够被碾压的!

    “有吗?我只是听令做事而已!”丛刚淡淡的看了封行朗一眼,“你现在不是真在病床上躺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