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23章 丛刚篇(5)

第2023章 丛刚篇(5)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真的很生气!

    后悔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管白家的破事儿!

    不仅害得自己挨了简梅的一顿好骂,而且还害得自己的丈夫挨了白默的打!

    “这个杀千刀的白默,他也太过分了吧?竟然……竟然指使人把行朗给打骨折了?忘恩负义的东西!”雪落直接爆了粗口。

    “雪落,你别生气,也别着急……你先去医院看下情况,你在家等我消息!”封立昕放下手中的药膳就准备出门。

    “我也去!”丈夫骨折住院了,雪落说什么也要去医院看望。

    邢十四闻声奔了进来,差点儿撞上要出门的封立昕。

    “十四,你表姐夫骨折住院了……你知道吗?”雪落紧声问。

    “我知道。”邢十四有些哑然。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行朗他究竟怎么样了啊?”雪落急得泪眼汪汪的。

    “表姐,你先别着急。我问过医生了,是轻微骨折。已经动了手术,大概一二十天就能康复的。”邢十四安慰着才刚双满月的表姐。

    “原来你们一个个昨晚都知道了,就瞒我一个人是不是?”

    雪落怒气冲冲的追问:“是不是白默派人下的手?”

    “是!是夜莊的白默。昨晚老十七也在场……但他们人多,没能保护好表姐夫,真的很对不起。”

    邢十四是愧疚的。他后悔昨晚自己也跟过去接一下邢太子。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赶紧送我去医院啊!”雪落都快哭出声了。

    巴颂将说给林雪落的话,又说给封家两位小公子听了一遍。

    林诺小朋友瞬间就炸毛了!

    “好他个臭白默,竟然敢派人打我封林诺的亲爹?他找死了啊!”

    林诺早早的便带着虫虫弟弟起床了。而且还帮着虫虫刷牙洗脸了,就等着大毛虫早晨来接他们。

    昨晚大毛虫离开的时候,有吩咐过他说早晨会派人来接他跟虫虫弟弟。

    确切的说,是封虫虫小朋友先醒的。他已经在别墅里找了大虫虫三四圈儿。

    “巴颂,带我去浅水湾!”小家伙厉厉一声。

    “去浅水湾干什么?”

    巴颂微微一怔。不应该是马不停蹄的赶去医院看望他断腿的亲爹么?

    “我要拿上我的弓弩,去找该死的白默替我亲爹报仇!”封林诺的戾气在这一刻突显了出来。

    “得得得,想给你亲爹报仇的人,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了!还真不差你一个!”

    巴颂说的是实情。想必整个浅水湾都已经蠢蠢欲动了吧。

    河屯唯一的亲儿子被人打到骨折,他能咽得下这口气就奇怪了。一想河屯有那么多的义子,巴颂就替白默捏了把冷汗。

    “不行!我亲爹被臭白默打骨折了,我这个做亲儿子的不能袖手旁观!我要替我亲爹报仇!”

    小家伙戾气起来,还真是牛犟牛犟的。

    巴颂不想节外生枝,不然老大那边不好交待。于是,他便决定先把小家伙哄去医院,然后小东西想干什么,那就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了。反正河屯有那么多的义子,足够小东西差遣使唤的了。想把白默大卸八块都行

    !“诺大公子,你不能这么冲动啊!你亲爹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你妈咪又刚生孩子,身体还虚弱着;你弟弟年龄又这么小……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此刻你怎么能不陪在你亲

    爹的身边呢?”

    巴颂惊讶的发现:自己最近的演技那叫一个突飞猛进!关键是演砸了老大会削不死他!

    小家伙思考了几秒,“你说得对,我得先去医院看望我亲爹!死白默跑不掉的!”

    “这就对了!白默上不了天,我们有的是机会削他!”巴颂立刻给两位公子打开了车门。

    上车后的林诺依旧怒气冲冲的,“巴颂,你怎么搞的啊?连我亲爹都保护不好?要让大毛虫知道了,肯定有你好受的!”

    巴颂随之卖惨的将脑袋歪了过来,“你看看,我这额头缝了足足有八针!他们人多,加上你亲爹又争强好胜……”

    “别狡辩了!就是你太差劲儿了!要是大毛虫在,肯定不会让我亲爹受一丁点儿伤的!”封林诺对巴颂的表现很不满。

    “……”巴颂真叫一个哑口无言。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个吧,要论身手呢,我的确不如我们老大!但我对你亲爹的忠心,那可是日月可鉴的!”

    巴颂觉得自己要是不为自己辩护上两句,怕是要被这小家伙给嫌弃死。

    “巴颂,你别吧啦吧啦了,好烦的!我亲爹要是有事,我一定让大毛虫炒了你!”

    心情不痛快的某宝宝叫停了巴颂的唧唧歪歪。

    “大虫虫……”封虫虫喃喃一声。

    “是亲爹受伤了,不是大虫虫受伤了!”

    林诺安慰了弟弟一声,随后又补充:“亲爹很重要的!他是我们共同的爸爸!”

    “爸爸咬果果……大虫虫吃果果!”

    一般情况下,封虫虫小朋友的外星语,大家实在是听不懂他想表达的意思。

    “虫虫,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吃果果?”

    封林诺轻斥了一声弟弟之后,又抱着弟弟的小脸蛋亲了一口,“对不起,哥哥不应该凶你的!等回家了,哥哥拿大果果给你吃!”

    虽说兄弟俩听不太懂对方想表达的意思,但这完全不影响两个小东西的沟通。

    “虫公子,你想吃什么果果啊?巴颂叔叔给你在路上买!”巴颂接话问。

    “巴颂,好好开你的车吧!你都没能尽责的好好保护我亲爹,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林诺小朋友不仅生白默的气,而且还在生巴颂的气。

    “冤枉啊!当时邢十七也在场的……我们真的尽力了!”巴颂顺便把邢十七也拉下了水。

    “天呢,你们两个人在场,还能让我亲爹挨了打?你们真够没用的!”

    不说还好,这一说林诺就更加生气了。

    知道这小家伙正在气头上,巴颂也没再接话,任由小家伙埋怨他的不是。

    而且这回被小家伙埋怨的,也不是他一个人。这不还有邢十七么!

    ……

    雪落在赶去医院途中,接到了丛刚打来的电话。

    “丛大哥,你在医院吗?”

    “嗯,我在。”

    “行朗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雪落带着泣声。“不重!轻微的骨折。医生在替他检查的时候,发现了腿骨的陈旧伤,导致封行朗有隐藏的长短腿,发力时会习惯性偏颇,很有可能会在十年之内瘸跛;所以又多做了个腿

    骨的矫正手术!”

    “这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呢?”雪落着实的心疼自己的男人。

    其实对丛刚的这通专业术语,她也听不太懂。总之就是新伤加旧伤,差点让他的男人瘸腿。

    “嗯,大概是这样的。”

    丛刚声调平淡,“林雪落,你也别太着急了!因为你的着急和眼泪,是封行朗康复的最大障碍!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封林晚!希望你能坚强些!”

    这便是丛刚给林雪落打来这番电话的目的。他得提前让女人冷静。哭哭啼啼的女人,只会扰乱封行朗的心志。不利于他康复。

    “放心吧丛大哥,我没那么脆弱。”雪落嗅了嗅鼻子。“嗯,很好!那个……封行朗挺燥意的,不是心牵着你跟孩子,就是惦记着他的公司!你多劝劝他吧,金钱都是身外之物。他的腿要是康复不好,怕是真要拄拐杖,或是坐

    轮椅了!”

    “我会劝他的!按也要把他强行按在医院里康复好!”

    挂断电话的雪落,还是忍不住的落下泪来。

    “怎么了雪落,丛刚说什么了?行朗伤得很重?”封立昕立刻给哭泣中的雪落递来了纸巾。

    “说是轻微骨折……但新伤加旧伤,如果康复不好,就会跛脚!”雪落咬住了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大哥,你说行朗怎么这么命苦呢?先是被自己的亲爹打断过腿……现在又被自己的兄弟打到骨折……怎么谁都欺负我家行朗啊

    !!他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呢!我家行朗哪里对不起他们了?!”

    “雪落……雪落,你别哭了,先冷静点儿!”

    封立昕将哭泣中的雪落揽进怀里,“要是行朗看到你这样,又要心疼了!”

    “雪落姐,你别哭了……二少看到你这样,又不能好好养伤了!”

    莫冉冉轻拍着雪落的肩,“我看这事要么报警,要么通知白老爷子,不然那白默都快无法无天了!”

    “先不急!等我见到行朗商量后再说!”封立昕叫停了妻子冲动的言论。

    在进去病房之前,雪落深呼吸再深呼吸,还借了冉冉的粉饼将泛红的眼圈儿四周遮了下。

    雪落跟封立昕等人进来的时候,封行朗正在输液。

    看着丈夫整个左腿都被固定着,雪落又差点儿没能忍住。

    “哟,林小姑娘来了?要哭了吧?来,快到亲夫这里来……让亲夫抱抱你!”

    过了麻醉的药效,疼得封行朗要骂人;可即便这样,他在妻子的面前依旧在笑。

    妻子和孩子们,都是他封行朗要呵护的人。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为他伤心难过!

    “你想多了!我才不会为你哭呢!”雪落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你说说你,怎么这么怂呢?连个小混混都打不过!平时让你健身,你就知道跟我耍懒耍赖,现在好了吧,被人打得嗷嗷直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