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22章 丛刚篇(4)

第2022章 丛刚篇(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事儿,小伤而已!这世事难料,也防不胜防。”

    在封行朗眼里,邢十四还只是个大男孩儿,加上之前为救妻子雪落而深受重伤,差点儿丢了性命,所以他对邢十四还是偏爱有佳的。

    “回去守着你表姐和晚晚吧。我这里有巴颂照顾着就行了!先别跟你表姐说我住院的事,等明天我会给她打电话解释的!”

    封行朗又看向一旁的邢十七,“你跟十四一起去封家吧!照顾好雪落和孩子。别再让人趁虚而入了。”

    “封总,我回去就行。让十七留下盯着点儿。要是您二次受伤了,我们真没办法向义父交待。”

    提及河屯,封行朗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们没把我住院的事儿告诉河屯吧?”

    “说了!义父没能申请到当晚的航线,就乘坐了驻华大使专机。大概明天中午就能回申城了!”

    “十四,你……你怎么没等我醒了再说呢?”

    封行朗焦躁了起来,似乎在些责怪邢十四的擅作主张。

    “您是义父唯一的儿子,义父把你看得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您要是出事了,我们真的担当不起!”

    邢十四清楚的知道邢太子对义父河屯的重要性——唯一的儿子。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你们的义父年龄也大了……你们这么打扰他,是嫌他命太长么?”

    封行朗燥意的挥了挥手,“行了,你们都出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邢太子,我就在门外,有事儿您叫我!”没能保护好邢太子,邢十七也挺自责的。

    “行了,你们都回封家吧!巴颂不在,雪落和孩子等着人保护呢!”封行朗合上眼眸。

    见邢太子开始休息,邢十四和邢十七也没再多言,便退出了病房。

    等邢十四他们离开一两分钟后,也没见丛刚从洗手间出来,封行朗似乎有些不安起来。

    “毛虫子……丛刚!丛刚!”

    封行朗轻唤了几声。偌大的病房,静谧得让人心慌。尤其还躺在病房上没法儿下地活动。

    便不由自主的滋生起了依赖感!

    “丛刚……你它妈的死哪儿去了?”封行朗半侧过身朝洗手间方向张望着。

    终于把丛刚给骂现身了。

    “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丛刚连忙奔过来托住封行朗半侧的身体,“别乱动!你想二次受伤呢!”

    “你在洗手间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封行朗恼火的问。

    “哦,出去拿了个东西。翻来翻去的,耽误了点儿时间!”丛刚将封行朗的身体缓缓的放平躺。

    “诺诺跟虫虫呢?”

    虽说人都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可封行朗依旧不断的操心着。

    “他们会照顾好自己的!明天早上我会派人去接他们过来!”

    丛刚再次用手触碰了一下封行朗刚动过手术的伤腿,似乎在判断麻醉剂的失效时间。

    “他们还是孩子……你就把他们丢在那种荒山野岭?”封行朗眉宇深蹙。

    “有人守着他们,会很安全。”丛刚接话。

    “谁?卫康?还是巴颂?”封行朗紧声追问。

    “连我都不放心?你还真是个操心的命!”

    丛刚深看了封行朗一眼,“行了,你抓紧时间先睡会儿吧!一会儿麻醉剂失效,你有得疼呢!”

    “丛刚,我发现你就见不得老子好过!我好好的腿,你竟然擅作主张的给做了手术?万一残了呢?你赔得起吗?” 封行朗再次燥意起来。

    “要是残了,我把命陪给你!”丛刚淡声应答。

    “就你的贱命,能抵得上老子的一条腿?”封行朗冷声。

    “知道你有怨气!等你的腿康复了,我会任由你处置!”

    丛刚一直在安抚毛躁中的封行朗,“现在好好休息吧,就一个月的时间。就当给自己放个假!”

    “一个月?你说得到轻巧!你知道这一个月老子会损失多少钱吗?”

    封行朗的暴脾气是越来越不耐受了。

    “你损失的钱,我会如数的补偿给你!只会多,不会少!”丛刚的声音轻缓而平静。

    丛刚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封行朗似乎也挑不出什么刺来。

    突然间,不知为何,封行朗似乎有些同情丛刚。

    至少这一刻的丛刚,是值得他同情的!

    可不折腾丛刚,封行朗又忍不了这口气!自己原本好好的,能走能跑的,现在却躺在了病床上!

    “你去哪儿?”丛刚刚站起身来,封行朗便戾气的呵声。

    “你不是看着我来气么?我去外间呆着!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看得出此刻的封行朗正在气头上,为了能让他安静的休息上一会儿,丛刚想回避一下。免得封行朗看到他就不能顺气!

    “不许走!过来!”封行朗又是一声厉斥。

    “你现在能先消消气好好养腿吗?”

    丛刚微微吁气,“都说了,你想怎么出气,等你的腿康复了,任由你处置!我不还手!”

    “我现在就想出气!你给我过来!”封行朗鼻间的气息有些粗急。

    丛刚走近过去,贴近着床沿,静静的看着病床上一直燥意不安发火中的封行朗。

    原本丛刚是可以忽悠封行朗,就说他的腿是被人打骨折的,想必封行朗一时半会儿也只能认命;但丛刚却选择了跟他坦诚。

    “我知道自己过多的在介入你的生活……”

    丛刚微微轻噎了一下,“等你的腿康复了,我会还你想要的清静!”

    想要的清静是什么?永远不踏进申城半步?!

    “你把老子的腿弄成这样,还它妈的自己想要清静?”

    封行朗怒意的冷哼,“坐在这里,寸步不离的守着老子!要看着老子睡,不许眨眼!”

    带着狠气劲儿,封行朗腾出一只手来紧握住丛刚的手,像是在怕他离开。

    随后又沉喃了一句:“我们俩这一生,谁都别想清静!”

    封行朗丢下这句发狠的话后,便合上眼眸开始休息。

    他真的是太累了,用上这一个月的时间,构思理想,展望未来,也不错的!

    或许只有丛刚在他身边,他才能睡安稳!因为丛刚是他可以拿生命相托付的人!

    虽说封行朗不太相信自己将来会跛,又或者是坐轮椅;但他却相信丛刚!

    自从封立昕落难之后,封行朗的梦境一直都不太好。而这些年虽说有所改观,但有些阴霾的东西,却一直根深蒂固在梦境的深处。

    丛刚可以感觉到,封行朗握着他的那只手,会时不时的发力收紧,像是被梦魇纠缠住了。

    他轻拍着封行朗的手背,示意他一直都在。让他安心。

    趁封行朗睡着之际,丛刚也跟着匐在床边小憩了一会儿。当然不会真听封行朗的一直盯看着他,连眼都不许眨。适当的休息,才能更好的照顾他。

    这回是他擅作主张了,所以把某人当成大爷一般的伺候,那也是应该的!

    ……

    清晨的申城,凉风习习,反到是舒适的时间。

    除了还在医院酣睡中的封行朗,与之相关的人似乎都不太清静。

    早起奶晚晚的雪落,发现丈夫昨晚竟然没回来,便小愠怒的拨打起了丈夫的电话。

    已关机?竟然是已关机!!

    封行朗的生活号,几乎从不关机的。尤其是在他有了老婆和三个孩子之后。

    雪落随之又将电话打去给了丈夫的近身保镖巴颂。

    而此刻的巴颂正赶去启北山城接封家两个小公子的路上。

    跟丛刚给封行朗描述的还是有些出入的:因为他真让两个孩子睡在荒山野岭的偌大别墅里。没有任何人照看。但他在临行离开之前,有交待过两个孩子!

    封行朗会无原则的溺爱两个孩子,但丛刚却不会!

    他觉得已经十一岁的封林诺足够保证弟弟的安全。而三岁的虫虫也能把自己照顾好。是男孩儿就必须培养独自生存的能力。无需将自己的生命依附于他人来保护。

    总之,丛刚把这套生存法则用在自己的两个孩子身上,封行朗是绝对不认同的。要是让他知道丛刚真的丢下两个孩子不闻不问,估计又得大发雷霆了。

    “喂,巴颂,你跟封总在哪儿呢?又留在休息室过夜了?”

    自从有了女儿晚晚之后,工作再晚封行朗都会赶回封家。哪怕只是看一眼睡着觉觉的心肝宝贝,他也能舒心了。

    “太太,我要是跟您说实话,您可别着急了……先深呼吸两口吧!”

    并不是巴颂在卖关子,而是老大有交待过:不能让刚刚生养的林雪落急狠了。

    “什么实话啊?你赶紧说吧!再不说,我可真要着急了!”雪落当然能听出巴颂的话不太对劲儿。

    “是这样的,昨晚上,我跟封总刚要回封家时,突发了一件投资项目被清盘的事儿,封总留下来处理完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这我知道啊,行朗给我打过电话了!然后呢?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能挑重点的说吗?”雪落急切起来。

    “后来我跟封总出去吃夜宵时,被白默派来的人给袭击了!”

    “什么?行朗被人袭击了?他受伤了没有?伤得重不重?”雪落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太太您先别着急!封总只是小小的骨折了一下,昨晚就做好了手术,小手术而已!”

    巴颂在尽量的把封行朗的伤情轻化,担心林雪落接受不了刺激,“几天就能恢复了!”

    “什么?行朗被人打骨折了?”下一秒,整个封家都‘热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