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21章 丛刚篇(3)

第2021章 丛刚篇(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邢十七甩掉那个黑头套的纠缠,上前来营救封行朗时,封行朗已经被人打晕在了地上。

    封行朗是被谁打晕的,邢十七和巴颂都没看清楚。但封行朗的的确确是被人打晕倒地的。

    或许连封行朗自己恐怕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晕倒了呢?又是谁它妈的把老子打晕的?封行朗在倒地的那一刻,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的后肩好像被什么东西扎疼了一下,等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拔除那东西时,他的四肢已经开始软绵无力,而且脑子也不太受

    控制了。

    “封总……封总,你醒醒啊……你醒醒!”

    摆脱了两个纠缠者的巴颂立刻扑过来查看封行朗的伤情。发现封行朗的半侧脸颊上都被鲜血浸透了,连发际里都是粘糊糊的血渍。

    “封总怎么了?哪里受伤了?”邢十七也跟着飞奔过来。

    “封总头部受了重伤,必须马上送去医院!”巴颂推开了邢十七伸过来查看封行朗脑袋的手,多日来的体能训练突显出了成效,他把昏迷中的封行朗背起来时,动作是一气呵成的。加上邢十七的帮忙,两人的动作快

    上加快。

    要是封行朗真出了什么意外,怕是巴颂和邢十七也活不了的。

    载着昏迷中封行朗的宾利,朝医院呼啸而去。本要跟着一起上车的邢十七,却被巴颂拦在了车外。巴颂让他断后,以防有尾随者。

    半个小时后,封行朗被成功的送来了医院;而医生似乎早有准备,担架车一直在门口等候着。

    邢十七的跟踪能力还是超一流的。巴颂竟然没能把他给甩开。但也成功的把封行朗送来了这家医院,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邢十七赶到时,封行朗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巴颂,邢太子怎么样了?”邢十七显然比巴颂要紧张多了。

    “情况真不太好说!”巴颂托着下巴,“哪儿冒出的这帮混混呢?感觉他们好像故意针对封总的。”

    “是夜莊的白默!”当时歪猴跟封行朗的叫嚣,邢十七不可能听不到。

    “夜莊的白默?靠,他不会是因为上回去封家抢老婆孩子时,挨了封总一拳,就伺机报复吧?他哪儿来那么大的狗胆呢?封总当他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可他却恩将仇报?”

    巴颂瞬间就愤愤不平起来,夸张的要去找白默讨回公道。

    “白默跑不了的!我们先守着封总!”当前最重要的,当然是守好邢太子。

    “这个千刀万剐的白默!要是我家封总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巴颂还沉浸在他的愤怒能不能自拔。

    “病人家属,请你们保持安静,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手术!”

    一个护士模样的人轻呵了巴颂和邢十七一声。随之两人便都闭上了嘴。

    如果封行朗真的出事,邢十七显然是承受不了这个严重后果的。他先给邢十四打去了告之电话。

    “十四,邢太子被人袭击了。”

    “啊?是什么人?邢太子受伤了吗?”邢十四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是夜莊的白默!邢太子好像头部受了伤,送来医院时人已经昏迷了!”邢十七如实的跟邢十四汇报。

    “邢十七,你怎么搞的啊?你怎么能让邢太子受伤呢?你让我怎么跟义父交待?又怎么跟表姐交待!”

    邢十四火速的赶来了医院。封行朗已经被推进手术室半个多小时。

    在同时面对河屯的两个义子时,巴颂还是有那么点儿小紧张的。

    邢十四直接就要往手术室里面冲,被巴颂奋力的拦了下来。

    “已经在做手术了!你这样没头没脑的冲进去,会惊吓到医生的!”

    “你不用拦我,我知道分寸的!”

    不亲眼看一下邢太子的伤情,邢十四真的很不放心。“知道你有分寸,也知道你心切封总的安危。但医生的心理素质没你好啊!万一……一紧张什么的,你们家邢太子就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了也说不定的!”巴颂当然不能让邢

    十四冲进去。

    邢十四顿下了脚步,转身盯向邢十七,“邢太子伤在哪里?在送来医院之前,你给他检查过伤口吗?”

    这一问,到是把一旁的巴颂给问紧张了起来。这也是他为什么当时不让邢十七给封行朗检查伤口的原因。因为封行朗的伤口是经不起邢十七专业检查的。

    “应该是伤在头部,我看到他额头流血了。”当时邢十七并没能触碰到封行朗。

    “以封总的体质,应该不会有事。我们还是想想……要不要通知林雪落?”

    情急之下,巴颂竟然忘了某人的交待。主要也是想让邢十四和邢十七转移注意力。

    “等做完手术。”

    到是提醒了邢十四另一个问题:要不要通知义父河屯?

    ……

    封行朗醒来时,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的事。

    这一觉睡得着实的沉。感觉自己很累很累,整个人似乎提不上一点儿力气。

    封行朗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酒店?还是医院?

    等缓过混沌的思绪,封行朗冷不丁的发现自己的左腿一点儿知觉都没有。

    “我的腿……我的腿!”封行朗本能的惊慌了起来。

    “你的腿没事儿!只是动了个小手术!”

    慌张想爬起身的封行朗,而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给按压了回去。

    “丛刚……丛刚……我的腿……我的腿不能动了!也没有知觉!我的腿怎么了?”

    那是人的一种本能的恐惧。封行朗也会害怕,害怕自己会残疾。

    “你的腿没事儿!只是做了个腿骨的矫正手术。”

    丛刚抱住了惊慌中的封行朗,“有我在,不会让你的腿有事的!”

    在丛刚双臂有力的禁锢之下,封行朗慢慢的在他怀里安静了下来。但呼吸似乎还有些不安急促。

    平静了一两分钟之后,封行朗这才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丛刚,我怎么会突然在医院里?又怎么莫名其妙的做了什么腿骨矫正手术?”听得出来,封行朗的智商已经开始上线了。

    “哦,你被几个小混混给打昏迷了。然后就被送来了医院……顺便做了个腿骨矫正手术!”丛刚答得风轻云淡。

    “这么巧呢?竟然顺便给老子做了个腿骨矫正手术?你当老子小白鼠呢!万一……万一老子残了呢?你它妈的养我一辈子啊!”

    封行朗顿时就暴躁了起来。丛刚的那句‘顺便做了个手术’,他实在是无法接受。

    “手术很成功!从清洗开始,到解剖、缝合、内外固定,我都一直盯着!”

    别说寸步不离了,丛刚几乎都没眨过眼。

    听丛刚说得这么认真,封行朗也气消了不少;但心里还是挺有怨意的。

    “丛刚,你要给老子动这个手术,总得问问老子的意见,经过老子的同意吧?”

    封行朗一边不满的哼声,一边观察着自己被固定的左腿,看着还是挺悬心的。

    “要跟你商量……你会同意立刻做吗?”

    丛刚轻触一下封行朗的左腿,应该是在观察麻醉剂的药效,“你还不是继续的得过且过?直到真正坐上轮椅的那一天,恐怕你才会想到要做这个手术吧!”

    “那你就越俎代庖,替我做主了?!” 封行朗的愠怒又上来了。

    “等你的腿康复了,你想怎么报仇,我都接受!”丛刚淡淡的接话。

    看着丛刚那深沉的模样,封行朗也发不出什么火了。还有就是,他也挺担心自己这条还没有知觉的腿会不会残废。

    “我的腿……真没事儿吧?”他又不放心的问上一遍。

    “以前有事儿!现在没事儿了!”丛刚微微轻顿,“但如果你不配合休养康复……那就不好说了!”

    “你它妈吓唬我呢?”

    封行朗低厉一声,“那我要在医院里躺几天?多久才能完全康复?”

    “估计要躺上一两个月!三十天也能行!至于完全康复……那还得看你后期的锻炼!”

    “三十天?你要让老子在这破地方躺上三十天?”封行朗燥意了起来。

    “三十天而已,就当度假,医院一月游!”这样的安慰,真让人上火。

    “对了,一会儿邢十四和邢十七会进来看你。你那么聪明……我很放心!”丛刚温淡淡的。

    封行朗没接话,只是带着怒气一直盯看着运筹帷幄的丛刚。

    大家都是聪明人,能看破就不用说破。

    “你它妈还真接了白默的单子?”封行朗狠气的发问。

    “我也是混口饭吃!再说了,你的医药费,以及那些专家,也要钱的!”丛刚轻描淡写。

    “丛刚,老子是不是也应该担心点儿:什么时候你把老子给卖了?” 封行朗怒声问。

    “卖你做什么?你有那么值钱吗?要真想从你身上捞钱,我有的是其它办法!”

    丛刚朝门口方向瞄了一眼,“我进去回避一下。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把他们两个打发走!不然,我就出来替你把他们赶走!”

    邢十四和邢十七进来的时候,丛刚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封总……你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你的腿……”邢十四看到封行朗被钢板等东西固定住的左腿。

    “应该是骨折了……不严重!”封行朗依旧乏力得厉害,“对了,你没告诉你表姐吧?”“还没……”邢十四看起来很难过,“邢太子,对不起,是我们没能保护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