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20章 丛刚篇(2)

第2020章 丛刚篇(2)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连三天的 平安无事,让邢十四以为:那张提醒他们的纸,真的只是恶作剧而已?

    邢十四要留守封家,看守表姐和孩子;便让邢十七一直暗中跟着封行朗和巴颂。

    八成是那回喝醉酒回来挨了表姐的骂,这三天封行朗也挺消停的,一直过着两点一线的机械式生活。

    有时候邢十四也挺好奇的:向来倨傲狂妄且不可一世的封行朗,竟然受得了表姐的骂;而且每每挨训之后,都会听话很多。

    不得不感叹,女人真是个可怕的生物!下午的时候,雪落来打了电话;封行朗本以为妻子要让他早些去丛刚那里把两个孩子接回来的,却没想到妻子竟然跟他说:今天不用去接诺诺和虫虫了,让他们在丛刚那

    里多待上几天!

    这是亲妈吗?还是跟他封行朗一样,自从有了女儿之后,就各种的怠慢那两小子了?!

    虽说手心手背的肉不一样多,但那都是他跟她亲生的肉啊!

    临近收工之际,突发了紧急事件:曾经的一个一类项目,突然遭受到了工商部门和税务部门的突击清盘。清盘是一种法律程序,公司的生产运作停止,所有资产在短期内出售,变回现金,然后按先后次序偿还(分派给)未付的债项,之后按法律程序,宣布公司解散的一连串

    过程。

    那个项目,本就是短期内的暴利行业,封行朗在快速谋利之后,正准备最近抛弃它时;却没想到被那些衙门抢了先。他当然必须抢在其它债项之前,再捞最后一笔。

    原本像这种小事,Nina都会替他处理得妥妥帖帖,压根用不着他封行朗亲自动手。可现在,封行朗几乎是面面俱到。

    等开完紧急会议,部署好具体事项之后,已经是深夜十点钟。

    封行朗已经累到看见沙发就想躺下的地步。

    “封总,您饿了吧?我悄悄告诉你一个人,附近有一家炒面特别带劲儿!只要吃上一口简直就是回味无穷!”巴颂夸张的在吞咽口水,那模样着实够馋。

    “炒面?”封行朗只是眼皮子动弹了一下,“你觉得我一个堂堂的大总裁,会掉价到去吃地摊货?”

    其实也无关什么地摊货,只是封行朗真的懒得动弹。

    封行朗现在的生活,除了脑子比别人好使之外,四肢是真够懒得可以的。

    “不过这炒面……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吃?”

    虽说封行朗并不是吃货,但见巴颂说得天花乱坠的……喜欢吃面的封行朗还是有那么点儿动心的。

    “封总,我要是敢骗您,我就是小狗!那炒面,是真叫一个香!保证你能从嘴巴一直舒服到P股!”

    似乎感觉到自己这样的形容有些夸张了,巴颂连忙更换了台词,“总之,会让你的胃愉快上一整晚!”

    “我X,该不会是面里面加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封行朗眯眸问。

    “怎么可能!那面才卖十五一盘,你说的那玩意多贵啊?一克都得好几百吧!要真加到嗨到上瘾的程度,老板岂不得亏死!”

    巴颂突然感觉自己的智商还是挺在线的。

    古语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己跟着封行朗跟久了,智商还真的有所提高。

    “那到是……”

    封行朗悠哼一声,“既然你这么想吃,那本大爷就陪你去一趟吧!”

    关键封行朗自己也饿得慌。必须得熬到家再让安婶给煮东西吃,过程实在是有些难忍。

    “封总,我这不也是舍不得您饿嘛!”巴颂立刻替封行朗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宾利刚出GK风投的地下停车场,邢十七的越野车便跟了上来。封行朗下意识的朝车后瞄了一眼,便看到了邢十七的越野车。其实邢十七最近几天都跟着他,封行朗早就看到了。只是他有些奇怪:邢十七吃饱了撑着要每天跟着他干什

    么呢?

    无非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河屯让跟着的!美其名曰要保护他这个生物学上的亲儿子!第二种可能……或许是妻子让他跟着的?好向她汇报自己的行踪?这是担心他应酬喝多了呢?还是在担心他酒后乱X的乱搞女人?白默就是前车之鉴啊!所以妻子小心点儿

    ,他也能理解。

    跟着就跟着吧,又不会少他封行朗半块肉!无论是河屯指使的,还是妻子安排的,他都能接受!

    “封总,邢十七那傻小子已经跟我们三天了呢!还别说,那傻小子还真的挺称职……”

    “你才发现啊?看来眼睛还没全瞎!”封行朗悠哼一声。

    “要不,我们逗逗他?”巴颂到是精力旺盛。

    “逗你妹!你还没吃炒面呢,就已经撑着了?!”封行朗敲了一下巴颂的后脑勺,“好好开你的车!”

    让封行朗大跌眼镜的事,这家炒面竟然真的是地摊货式的排挡店。而且还是露天的那种。

    “这地方……有卫生许可证么?”封行朗眉头直皱。

    “就那一张破纸能起什么用?这年头,有E罩的都不一定是个母的!那层什么膜,能给补上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虚的!”

    巴颂这说话的腔腔,突然让封行朗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曾经沉迷于蓝悠悠美色的人!

    “巴颂,你小子什么时候学坏的?这些荤段子,也是你家老大教的?”

    封行朗悠声浅哼:“感觉你今晚好像特别的嗨,是不是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你家老大肯定会弄死你!”

    “封总,您借我一千个胆儿,我也不敢!老大规矩严着呢!连谈恋爱都不许的!”

    巴颂似乎也觉得自己今晚有些嗨过头了。便连忙附身替封行朗把塑料椅子擦拭干净。

    “封总,您先坐着吧,一会儿就能吃了!”

    巴颂下意识的环看了一下四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封行朗坐下来的时候,排挡店的人并不多,也就两桌五个人。

    “这店的生意也不怎么样吗?有你吹嘘的那么好吃么?还回味无穷?还让胃愉快一晚上?我看你丫的就是K东西K多了!”封行朗横了巴颂一眼。

    “封总,要是我真敢碰那些脏东西,我家老大早把我碎尸万段了,还怎么可能把我留在你身边呢!”

    巴颂说的到是实话。丛刚是不会把一个习惯和品行不好的人留在封行朗身边的。

    “你知道就好!”封行朗哈欠一声,“要是你敢,我肯定也不留你!”

    “老板,快点儿撒……手残了你?三分钟内还没弄好,老子就不给钱了!”巴颂似乎在掩饰什么。

    “不许这么恃强凌弱!人家赚的可是辛苦钱!”封行朗轻斥上两句。

    “封总,没想到您还有这么仁善的一面呢!他们都说您……”巴颂欲言又止。

    “都说我什么?”封行朗紧声追问。

    “他们都说您是……吸血鬼!”巴颂压低声音。

    “哪些他们啊?”封行朗不动声色的擦拭着筷子。

    “那些受益投资的客户啰!他们是真的很过分,你给他们投资,他们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就是骂你!”巴颂替封行朗将跟前的桌面擦拭干净。

    “这就是人性的善恶两面,犯不着跟他们计较!”封行朗到是挺随性的。

    就在封行朗跟巴颂闲聊之际,几十米开外的四个人也在窃窃私语。

    “看到没有,那个穿浅色商务休闲装的男人,就是封行朗!是夜莊的白总交待我们要暴揍一顿的重点对象!”

    “坐在他身边的,是他的保镖!身手很好,由我来对付!”

    “还有那辆越野车里的愣头青,也是个高手。就交给我吧!”

    “歪猴,封行朗就交给你们两个了,你们得替白总,就是夜莊的白默太子爷好好的教训他!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必须得对得起白总给的那一百万!”

    炒面先端上来一份儿,巴颂推给了封行朗,“封总,您先吃!”

    封行朗也没推辞,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

    刚吃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但还没到回味无穷的地步。不过这炒面温温的,到是不烫口。

    就在封行朗接着吃第二筷子的时候,突然从一辆疾驰过来的面包车里钻出四个带头套的人,直接朝封行朗这桌飞冲过来。

    当时的封行朗正埋头吃面,等他看到不速之客时,其中一人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端起他跟前的那盘子炒面,就往封行朗的头上扣了下去。

    顿时,封行朗一个相貌堂堂且气宇非凡的成功人士,在下一秒就变成了满头挂着面条和青菜肉丝的小丑!怎么看怎么狼狈!

    关键还被人拍下了照片!

    “你们是谁啊?干什么呢?”巴颂咆哮如雷。

    “我警告你封行朗,下次再敢得罪夜莊的白总,就要了你的狗命!”为首的歪猴厉声发狠。

    “我C你妈的!”巴颂立刻拿起椅子,朝那个歪猴砸了过去。

    看到封行朗突然被袭击,邢十七快如猎豹般冲了过来,想去护被泼了一头炒面的封行朗;却被一个戴着黑色头套的人拦下了去路。

    接下来,便是一场分不清谁是谁的混战!

    被派去暴揍封行朗的那个歪猴,刚好能跟封行朗打个平手。

    “狗东西,你说谁想要老子的命?夜莊的白默?”封行朗暴怒的问。“敢得罪我们白总,你它妈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