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17章 前夫也能谈情

第2017章 前夫也能谈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默被女儿豆豆的话狠狠的震惊到了。

    说真的,向来萌甜可人的两个女儿,竟然当着白默的面说出‘直接弄死’这种话来,着实很难让他接受!两个女儿可一直都是连小蚂蚁之类的小虫子都不会伤害的善良孩子!

    白默突然就转过身来,锐利着目光瞪向身后的袁朵朵,“是不是你教坏豆豆和芽芽的?说!”

    在白默看到,两个女儿之所以能说出这番‘恶毒’的话,完全是因为袁朵朵这个当妈的说教和怂恿!

    “白默,你的这张嘴脸真的很丑陋!”

    被白默伤透了心的袁朵朵,含着泪冷生生的说道。

    “是诺诺哥哥教的!”

    豆豆很少这么咋咋呼呼的跟爸比说话,“诺诺哥哥还说,野孩子要直接弄死!”

    “封林诺这个臭小子!!竟然敢如此教唆我家豆豆和芽芽?!真是皮痒想找抽呢!下次再也不许去那个臭小子家了!”白默气急败坏的吼出了声。

    “诺诺哥哥不臭!坏爸比才臭!豆豆芽芽不喜欢臭爸比了!”

    再一次被爸比限制着不肯去诺诺哥哥家,两个小东西终于爆发了她们的小公主脾气。

    手牵着手,两个小东西气呼呼的朝白公馆走进,“我们去告诉太爷爷!”

    这还是两个女儿如此坏脾气的忤逆白默这个爸比;白默愣怔在原地好久好久都没能缓过神儿来。

    “袁朵朵,你给我站住!”

    白默朝快要进屋的袁朵朵斥吼一声,并冲上前来将她一把给拽住了。

    “白默,你想干什么?难不成也想打我一顿?”袁朵朵甩开了白默拖拽她的手。

    “袁朵朵,我知道我跟简梅乱搞了男女关系是我不对……但糖果是无辜的!你怎么能跟豆豆和芽芽说糖果是野孩子呢?她跟豆豆芽芽一样,都是我白默的女儿啊!”

    白默的声音低下去了不少,在他自己看来,已经算是在低声下气的求袁朵朵了。

    “白默,如果你真舍不得那个孩子,就放我跟豆豆芽芽母女三人一条生路吧!你痛痛快快的把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给我,我带着她们离开,给你跟简梅的孩子腾地儿!”

    鼓起勇气的袁朵朵,反到显得冷静而果决。她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一定不会把自己的两个女儿丢给后妈!

    她死都做不到!

    以前她不跟白默争夺两个女儿的抚养权,那是因为白默还没有简梅,更没有那个叫糖果的孩子!

    她以为白默会宠两个女儿一辈子的!但现在看来,两个女儿已经有夺爱者了!或许今后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于源源不断。

    “袁朵朵,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你明知道我爱豆豆芽芽,是永远不可能放弃她们的!永远都不可能!除非我死了!”白默冷生生的说道。

    “白默,不是我在逼你……而是你一直在逼我!我也爱豆豆芽芽……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可能把我自己的孩子丢给一个后妈!”

    袁朵朵狠掐着自己的手臂,阻止自己在白默面前哭出声来。为了女儿,她必须坚强,也一定要坚强!

    “豆豆芽芽哪来的什么后妈?!我都说过了:等简梅生下糖果,我就把她打发走!我从没有说过要给豆豆芽芽找后妈!”

    白默依旧沉浸在他自己扭曲的认知里。

    或许他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个叫糖果的孩子,不仅带给豆豆芽芽伤害,而且还带给朵朵灭顶之痛!

    “白默,你怎么能把你自己做出的这种……这种丑事说得如此轻巧呢?一句打发走,就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错一样?”

    袁朵朵不知道要怎么说给白默听,才能让白默意识到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我知道我错了……但糖果总是无辜的吧?”

    白默同样也感觉到:跟袁朵朵的沟通实在是太艰难了。

    “朵朵,你对福利院的那些残疾儿童都能有爱心,为什么就接受不了糖果呢?竟然还要让豆豆和芽芽直接弄死她们的妹妹?!”

    这便是白默的思维模式。让袁朵朵无语又发疯的扭曲思想。

    “白默,如果糖果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弃儿,我还真能接受它!但……但……”

    袁朵朵实在是说不下去了。那是他丈夫出轨后孩子,让她怎么能接受?那是对她活生生的羞辱!

    “但什么?”

    白默哼哼的冷笑,“还是说,你袁朵朵的有爱心,都是伪装出来的?”

    这一刻的白默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袁朵朵能对那些残疾儿童好,就不能对糖果好?就因为糖果不是她亲生的吗?可那些福利院的孩子也都不是她亲生的啊!

    “对!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伪装出来的!”袁朵朵含着泪在冷笑,“我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一点儿爱心都没有!白默,想让我给简梅和她的孩子腾地,你只能接受我的条件:把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让给我!要不然

    ,我就耗死你们!”

    丢下这么一句‘恶毒’的话,袁朵朵便进去了白公馆。可转身的那一刻,却泪如雨下!

    白默愣愣的站在原地,时不时的紧咬一下自己的唇。

    自己低姿态的恳求,换来的竟然是袁朵朵恶声恶气的拒绝?!

    不仅仅是拒绝,竟然还要教唆豆豆和芽芽要弄死糖果这个野孩子!!

    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恶毒了?!白默都快不认识这样的袁朵朵了!

    ……

    白默横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简梅进来的时候,他正借酒消愁着:一瓶轩尼诗已经被他灌下了大半,白皙的俊脸透着醉酒的陀红。

    “怎么了?这回又被谁给打了?是你家老爷子呢?还是封行朗啊?”简梅悠声问道。

    白默侧过头来睨了简梅一眼,朝她做了个勾指动作,“过来!”

    简梅微微挺了挺自己快六个月的孕肚,慢挪着步子朝醉酒的白默走近。

    白默抬起手,轻轻的抚着简梅高隆起的孕肚,“我家糖果这么乖……怎么就成了野孩子呢?她们一个个的……真的好过分!都怪那个袁朵朵……尽教坏豆豆和芽芽!”

    既然是白默醉醺醺的碎语,简梅也能从中扑捉到一些大概的信息。

    “你跟豆豆和芽芽提起咱们的糖果了?”简梅淡声问。

    “袁朵朵……和林诺那个臭小子……竟然……竟然教唆……教唆豆豆和芽芽,说什么糖果是野孩子……还要把野孩子直接……直接弄死!”白默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头,“糖果跟豆豆和芽芽一样,都是我白默亲生的女儿啊……怎么就成了野孩子呢!听到豆豆芽芽说要把糖果直接弄死……我真的……我真的好难过

    !”

    然后,白默就像个孩子一样痛哭起来。简梅目光生冷上了一些:这个袁朵朵,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竟然真教唆豆豆和芽芽直接弄死她的孩子?一想到女儿楠楠就是死在她们母女三人手里的……简梅的银牙就咬得

    咯吱作响!

    “才六岁大的孩子,她们能懂什么事啊?还不是大人说教的!”

    简梅竟然开口替豆豆和芽芽辩解起来。她知道白默舍不下那两个女儿。即便白默想留着,那两个丫头也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影响。她为什么不成人之美呢?!

    “对……对!一定是袁朵朵教唆的!豆豆和芽芽那么善良,怎么可能想出这么歹毒的作法来呢?一定是袁朵朵教唆的!”白默认可了简梅的话。“唉……”简梅长长的叹息一声,“你说豆豆和芽芽再被袁朵朵这么教唆下去,真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模样呢?这个袁朵朵也真是……恨我就恨我呗,竟然张口闭口就要弄死糖

    果……这心肠也太狠毒了吧!总有一天会把豆豆和芽芽给教坏的啊!”

    白默一起搓揉着自己的头发,加上酒后的颓废,怎么看怎么狼狈。

    “简梅,你说我该怎么办?袁朵朵天天跟我闹……闹着要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还闹着要直接弄死糖果……你说我该怎么办?”

    白默又猛灌了几口酒,呛得直咳嗽,“她们就是不待见我的糖果……”

    “那……那老爷子呢?老爷子什么想法啊?”简梅试探性的问。

    或许在简梅看来,袁朵朵的不待见是完成不用去理会的。如果袁朵朵待见了,那才真是奇了怪呢!

    “当然是向着袁朵朵呗!对我是又骂又打的……在老爷子的心目中,我这个亲孙子都比不过袁朵朵的!所以袁朵朵才敢这么嚣张!”白默愤愤的说道。

    虽然白默这么说,可简梅却不这么认为。即便老爷子向着袁朵朵,那也是表面上的。老爷子应该是认可她肚子里这个亲曾孙的。要不然也不会一天三顿的让人送来营养补品。可老爷子只是认可她肚子里的亲曾孙还不行,还得认同她这个孩子的亲妈……老爷

    子也不想他的曾孙子是个没妈的孩子吧?!

    就在简梅惆怅的叹息时,白默又异想天开的说道:“简梅,要不我们一起去给朵朵道个歉吧?毕竟是我们俩个先做了对不起朵朵的事!”简梅顿时就炸毛了:“什么?让我去给袁朵朵道歉?呵,凭什么啊?我们好上的时候,袁朵朵已经跟你离开了!!怎么就对不起她袁朵朵了呢?难道这普天之下的前夫,都不能谈情说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