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16章 直接弄死

第2016章 直接弄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会有血光之灾?

    邢十四着实一惊,立刻将手里的那张纸递给了正要开车离开的巴颂。

    “什么东西?罚单儿?老子把车停在车位上它妈的也罚?”

    巴颂骂骂咧咧一声。从他喷出的口气来看,感觉也应该喝了那么一点儿的。偶尔封行朗也会叫他过去顶上几杯。

    “不是罚单!看上面的字!”邢十四一直警惕着四周的情况。

    “封行朗最近会有血光之灾!务必小心!我C!谁啊?谁它妈的恶作剧啊?!”

    巴颂钻出了驾驶室,对着灯红酒绿的四周大声嚷叫了起来,“它妈的谁啊?有种的就出来跟老子单挑!鬼鬼祟祟的算什么玩意儿!”趁巴颂大喊大叫之际,邢十四已经坐在了宾利的驾驶室,看了一眼横躺在后排的封行朗后,才对车外的巴颂说道:“巴颂,你先别叫了!这车我来开,你开我开来的那辆在

    后面跟着!”

    “干嘛呢?一张破纸就把你吓成这样了?用得着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巴颂感觉此刻的邢十四就像只惊弓之鸟。

    “宁可信其有!事关封总的安全,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邢十四没有跟巴颂多说什么,便将车窗和门严严实实的锁好。封行朗的座驾,河屯都让人处理成防弹的,封行朗人在车内相对要安全很多!

    “邢十四,你每天都把自己搞得这么紧张……活得不累吗?”巴颂晃了晃手里的纸,“就是个恶作剧而已!”

    邢十四没有理会巴颂酒意微醺的言语,便启动了车朝封家赶去。

    一路上,都很安稳。丝毫没有异常的状况发生。

    直到把封行朗半扛进了封家交给莫管家之后,邢十四才吁出了一口紧张气息。

    “我说没事儿吧?恶作剧而已!你还真信了!要真有人想绑架了封总,会留纸条先告诉你?!”

    巴颂不以为然的哼哼一声,根本没上心的他便进去隔壁的小套别墅睡觉去了。

    可邢十四却一直紧绷着心里的弦。他清楚的知道封行朗是义父河屯唯一的亲生儿子,义父看得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当然不能让封行朗出事!

    究竟是谁给他们留的字条呢?此人又是怎么知道封行朗最近会有血光之灾的?

    究竟是敌还是友?不过从表面看起来,应该是在提醒他们!

    不过最近的申城还算干净,也还算太平;

    会不会是封行朗生意场的竞争者?又或者是某种复杂的三角利益关系?

    想多了的邢十四是越想越没法安心。如果封行朗出事儿,他也会吃不了兜着走着。

    河屯不在申城,去德国去安装假肢了。他是不想被大孙子十五老嫌弃自己一只手。

    衡量利弊之后,邢十四还是决定给义父河屯通报一下。听义父会有什么样的指示。

    以柏林的时差,现在应该是下午三四点左右,这通电话应该不会影响到义父的休息。

    “十四,阿朗他们还好吧?”河屯的声音有些疲惫。

    “挺好的……”邢十四似乎有些拘谨。

    “嗯!你要好好照顾着阿朗一家!要是觉得顾不过来,浅水湾还有十七和几个佣兵,你随时可以支配他们!”

    邢十四刚要开口提及邢太子的血光之灾,手机里便传出河屯的一声惨哼:“咝……啊!这破玩意……赶紧拿了!”

    然后便是邢十二的安抚声,“义父……义父,您忍着点儿!刚开始戴需要磨合,不然会功亏一篑的!医生,我义父怎么出血这么多?你们它妈的什么技术?”

    最终,邢十四还是没有开口将封行朗有血光之灾的事情告诉义父河屯。他知道如果讲了,指不定义父会立刻赶回申城来的。

    寻思着如果真的只是恶作剧,那岂不是要让义父白紧张一回了?!

    思前想后,邢十四在挂断义父河屯的电话之后,又给邢十七打去了电话。想必有他和邢十七,外加上巴颂三个人守着封家,应该可以应付的。

    如果只是普通商业上的不良竞争,他们三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巴颂透过窗帘的缝隙,静静的看着万分紧张他们邢太子人身安全的邢十四,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这小P孩子还真好哄!

    有时候巴颂也会想:自己要是真跟邢十四好好的干上一架,自己的胜算会有几成?估计连三成都不到吧!毕竟河屯的义子,都是从小炼狱出来的。

    ……

    即便两个女儿哭得可怜兮兮的,但袁朵朵还是毅然的将她们带回了白家。

    袁朵朵也着实的无语:才六岁大的小东西,怎么会如此的不矜持呢?赖在诺诺哥哥家不肯走!真够让她头疼的。

    究竟就随了她们的爸比白默呢?还是随了她这个亲妈啊?

    一想到自己的婚姻,袁朵朵止不住的哀叹一声。这些天,她好像被抽尽灵魂的木偶一般,只是机械的每天陪伴在两个女儿身边!

    有时候袁朵朵也会想:在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外面有女人,而且还弄出了孩子;自己竟然还这么赖在白家不肯离开……是不是也算是一种恬不知耻呢?!

    但她真的舍不得离开自己的两个孩子!那样只会让她生不如死!

    只是……只是这样没有自尊的日子,还要熬到什么时候?要一辈子么?

    袁朵朵到是希望简梅能快点儿闹上位,这样她就能跟白默提出要回两个女儿抚养权的要求了!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看诺诺哥哥啊?”芽芽一边抽泣一边哼声。

    “你们要是愿意,明天就可以来啊!”袁朵朵柔声应答。

    “真的吗?真的明天就可以来吗?”两个小东西立刻止住了哭泣,兴冲冲的问。

    “那当然!”

    袁朵朵给两个孩子擦拭去了眼泪,“但我们不能老去打扰别人,这样是不礼貌的!而且诺诺哥哥也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每天都陪着你们是不是?”

    “那我们后天再来好不好?后天就不是每天了!”豆豆抹了抹脸。

    两个女儿这是在早恋吗?还只是对小男生有朦胧的好感?

    “豆豆芽芽,你们可是女生!女生呢,就是要矜持一点儿!说简单点,就是应该等着诺诺哥哥过来看望你们,而不是吵吵着要过去看诺诺哥哥!”

    “可诺诺哥哥不喜欢来我们家!因为我们家没有好玩的东西!妈咪,你让爸比也照着诺诺哥哥家的玩具屋建一个玩具屋好不好?那样诺诺哥哥就喜欢来我们家里了!”

    “……”有这么倒贴上赶的么?!袁朵朵无语至极。

    “对了,诺诺哥哥今天有跟你们说什么吗?”袁朵朵很好奇雪落究竟会让林诺教两个女儿什么。

    “诺诺哥哥说:野孩子要直接弄死!”豆豆抢话说道。

    直接弄死?这诺小子怎么这么暴戾啊?

    “那……那诺诺哥哥还说了些什么?”袁朵朵追问。

    “诺诺哥哥还说:要保护好妈咪!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妈咪!爸比也不行!”芽芽还在惯性的哽咽着。

    “那你们可要听诺诺哥哥的话,要好好的保护妈咪哦!”袁朵朵觉得诺小子的这个教导还是很不错的。

    两个小家伙机械的点着头;可不到十秒钟,又忍不住的问:“妈咪,那后天我们可不可以去诺诺哥哥家啊?”

    “……”袁朵朵直接无语了!

    果然,正如袁朵朵所预料的那样,白默等在白家的大门口。他能不追去封家强行拽人,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

    为了自己下回能顺利的带上两个女儿出门,袁朵朵这次是故意拉着两个哭哭啼啼的孩子回来的。

    “豆豆,芽芽,爸比可算把你们给等回来了!”白默立刻迎上前来,将两个女儿抱在了怀里。

    “爸比,我们后天还想去诺诺哥哥家,可不可以啊?”两个小可爱撒娇的问。

    “那小子的家有什么好去的!又脏又乱,而且人还特别多!很烦人的!”

    白默在两个女儿的小脸蛋上各种亲,“哪比得上我们家这么豪华舒适!等你们十岁生日,爸比还要跟你们建个童话城堡!跟迪士尼差不多的!”

    “那城堡里有没有诺诺哥哥当王子啊?”

    “没有!那臭小子顶多就是个小痞子,当不了王子的!”

    “没有诺诺哥哥当王子的城堡,我们不要!”

    “嘿,那臭小子究竟给你们灌什么迷魂汤了?下回不许去了!”白默恼火起来。

    “爸比坏……豆豆芽芽不喜欢爸比了!”两个小东西直哼哼。

    “对了,爸比想跟你们商量一下糖果的事……”

    或许白默不会太在乎别人的意见,但他不得不征求到两个女儿的同意,“你们不是一直想有个妹妹吗?爸比给你们造了一个……估计还有四个月就能跟你们见面了!”

    袁朵朵的心被狠狠的扎疼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轻巧的在说这件事?难道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对豆豆和芽芽的伤害?!

    “妹妹?是妈咪怀孕了吗?”

    芽芽看向跟在身后的妈咪,“可妈咪的肚子里没有小宝宝啊!”

    “不……不是!”

    白默有些语塞。说真的,他也想跟袁朵朵多生几个女儿,可袁朵朵一直对他很排斥。

    “我懂了,这个叫糖果的妹妹不是妈咪生的,那就是野孩子!”豆豆像是恍然大悟了一样,“野孩子要直接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