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09章 一妻一妾的生活

第2009章 一妻一妾的生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真的,看到简梅挺着五个多月的身孕跪在自己的跟前,雪落也挺于心不忍的。

    雪落本就心善,而且她还是三个孩子的妈咪。便更能体会孕育新生命的艰辛和不易。

    “呵呵,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不是还挺嚣张的吗?”

    见简梅真给林雪落下跪了,莫冉冉的战斗力瞬间就爆表了,“简小三,你要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廉耻之心,就应该打掉肚子里的孩子,然后滚得远远儿的!”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只求你们放我肚子里的孩子一条生路!求求你们了……”

    简梅已经是泣不成声,“糖果是无辜的!它已经有五个多月大了……它有生存下去的权力!求求你们放过它吧!”

    看到简梅哭得如此楚楚可怜,雪落刚弯下腰想要搀扶起她时,白默便冲了进来。

    “林雪落!你要干什么?你们也太欺人太甚了吧?”

    白默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在看到给林雪落下跪的简梅时,他整个人暴跳如雷。“你们可真够歹毒的!连一个五个月大的胎儿都不肯放过?竟然一而再的为难简梅,想要糖果的性命!!林雪落,糖果究竟碍到你什么了?你三番五次的来挑衅逼命?还是

    你们觉得我白默好欺负?就是你肆意弄死我的孩子?!”

    这一刻的白默,已经被怒气蒙蔽了双眼和心志。他越发觉得林雪落是个恶毒之极的女人。

    “白默,你也太没人性了吧?你可是有老婆孩子和家室的男人,竟然这么护着一个小三?”

    莫冉冉实在是受不了白默的这种态度,“你把袁朵朵当什么了?你有没有顾及她的感受?”

    “滚!都给我滚!”

    白默咆哮,“我做事不需要跟任何人交待!更不需要仰仗别人的鼻息而活!林雪落,你别欺人太甚了,你要再敢来打扰简梅,或是逼死我的糖果,我就对你不客气!”

    面对白默那张狰狞的脸和扭曲的言语,雪落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似乎一瞬间,她便明白简梅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下跪了!简梅这是在做给白默看!

    而失去理智的白默,又挨过封家打的白默,便会认为她林雪落是想一而再的要逼死一个才五个月大的胎儿!恶毒之极!“林雪落,在你跟封行朗的眼里,我白默就是个傻子吧?可以肆意嘲笑、侮辱、痛打的白痴!你们可以看不起我,也可以羞辱我……但你们不能践踏我孩子的生命!你们有

    什么权力这么做?啊?你们有什么权力!”

    怒不可遏的白默,对着林雪落就是一通歇斯底里的吼叫,情绪俨然失控。

    “白默,你疯了吧?你在外面乱搞小三还有理了?”

    莫冉冉下意识的将雪落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因为雪落才刚刚生养,她担心白默会失手伤了她。

    “滚!给我滚!永远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下次再敢来,就别怪我白默翻脸不认人!”

    厉吼的白默,声音都失衡了;原本白皙的脸庞,也跟着涨得通红。

    “白默,你真疯了吧……”

    “冉冉,我们走吧!”雪落连忙拖拽着莫冉冉离开了病房。

    回到车内的妯娌俩,依旧情绪难平。

    “白默那家伙怎么回事儿啊?自己乱搞小三,还搞出理来了?我要是袁朵朵,直接拿枪毙了这两个贱人!让他们好死就死一起去!”莫冉冉依旧愤愤不平。

    “行了冉冉,你就别起哄了!”

    雪落长长的叹息一声,“白默这是中了简梅的毒了,他眼里已经没有朵朵了!”

    “那袁朵朵还真他复什么婚啊?这不是自取其辱嘛!”莫冉冉直哼哼。

    “是我们把白默逼得太紧……让他已经朝简梅那边偏斜了!”

    雪落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立昕哥说得对,白默自己惹出的事,只能由他自己去解决!我们过多的掺和,只会适得其反!白默刚刚那样子,看着真可怕……”

    “不过简梅还算识时务的给你下跪道歉了!还算解气!”莫冉冉吁出胸中憋屈着的气息。

    “她哪里是在道歉啊!她明明就是在……算了,不说了!”

    雪落突然间不想再提简梅这个人,“对了冉冉,回去千万不要跟立昕哥和行朗提起我们今天来找简梅的事儿!”

    “为什么啊?你还真怕白默跟我们翻脸呢?就他那小样儿,他敢!”

    或许潜意识里,莫冉冉也是觉得白默好欺负的。

    “我不想再激化白默跟行朗之间的矛盾了!毕竟还有白老爷子在,白家和封家的交好了这么多年……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利益上,都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雪落觉得自己的胸口实在堵得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涨奶的原因。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简梅那个小三上位吧?”莫冉冉不服气的哼声问。

    “行朗说……简梅上不了位的。”雪落微微叹息一声,“怕是朵朵今后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唉……”莫冉冉也跟着长长的叹息,“袁朵朵那个小白,是肯定斗不过简梅那个心机女的!”

    想起什么来,“对了雪落姐,你猜猜你没来之前,简梅都跟我说什么了?”

    “肯定没什么好话就对了!”雪落是领教过简梅毒舌的。

    “她说:封家两兄弟为了蓝悠悠闹得是你死我活,他们俩兄弟跟蓝悠悠那才是真爱!我跟你林雪落,都只不过是不得已而求其次的替代品!可怜又可悲!”

    不得不说,仅仅是蓝悠悠这个名字,已经能让莫冉冉和雪落这两个妯娌不谈定了!

    先是雪落被气得产后晕厥,而莫冉冉也被气得着实够呛!

    “要是真信了她的话,我们可真就上当了!真爱是自己感受和体会的,又不是专门说给别人听的!”

    不知道雪落内心是不是真释怀了,但言语上似乎淡定了不少。

    “我不知道立昕曾经究竟有多爱蓝悠悠,但现在他爱的人是我莫冉冉……就足够了!”

    两妯娌到像是在自我安慰。

    “冉冉,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雪落轻靠在莫冉冉的肩膀上,“你要再能给大哥生个儿子,那就完美了!”

    “别给我压力了好不好?我也想早点儿怀上我个小Baby的!不过我不喜欢儿子,我就喜欢女儿!比团团还漂亮还可爱的女儿!嘿嘿!”

    突然间,雪落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是这般执着的想生个女儿,而且还要比团团漂亮比团团可爱!本能的就会拿蓝悠悠生的女儿做比较!

    女人啊,嘴上说放得下,但心里还会有那么点儿隐隐作痛的小疙瘩……

    “对了冉冉,今天的事,可不许回去说!要真把白默逼急了,还不知道他要发什么疯呢!”

    快到封家的时候,雪落又叮嘱一声。

    “雪落姐,你怕什么怕啊?”莫冉冉嘟哝一声,“难道你不想替你的好闺蜜打抱不平了?”

    “我到是想让朵朵远离白默那个渣男,潇洒的重新开启新生活新爱情!但朵朵离开不豆豆和芽芽啊,她宁可选择为了两个女儿忍辱过一辈子!”雪落果然是了解袁朵朵的。

    “那她可以带着两个女儿单独过啊!”莫冉冉有些费解。

    “白默是不会放手豆豆和芽芽抚养权的!要走,朵朵也只能自己一个人走!”

    “呵,现在白默属于婚内出轨,朵朵想要争取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还是很有机会的!”

    “唉,你以为我没替朵朵研究过中国的抚养权归属条例啊?除非白默主动放弃,不然朵朵的胜算微乎其微!”雪落又是一声叹息,“关键是豆豆芽芽现在也不想跟朵朵一起生活!她们已经被白默宠成了温室里的小花朵了!吃不了苦,也受不了累!每天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无

    忧无虑生活!她们害怕生活的改变,也接受不了改变!”

    “那就纵容着白默过着一妻一妾的生活?”莫冉冉哼声。

    “肯定不会!即便他白默不要脸,白老爷子还要脸呢!”

    雪落怅然的叹息,“现在就看袁朵朵和简梅谁先撑不住了!”“如果我是袁朵朵,就以正妻的身份,拿个棒子直接打掉简梅肚子里的孩子,然后再从白家拿到足够富养两个女儿的财产,跟白默那个渣男愉快的说拜拜!再拜拜之前,还

    得好好的打他一顿,最好打成个太监,让他这辈子都找不了女人,要不了孩子!”

    莫冉冉一口气说完了这一长串的话。

    雪落先是一愣,然后竖起了大拇指:“我们的想法完全一致!”

    就这样,妯娌俩人一直YY到家。感觉相当的过瘾。

    有时候过过嘴瘾,也是一件很嗨的事儿。虽说只是臆想,不会去真正的实施。

    ……

    封行朗刚准备吃点儿东西随后午休时,便接到了丛刚打来的电话。

    “小虫在医院里!你最好赶过来一趟!地址已经发给你了!”

    “虫虫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封行朗瞬间就紧张了起来,“丛刚你怎么搞的?连个孩子都带不好?”

    没有作答封行朗任何的问题,丛刚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心切出事的小儿子,封行朗连饭都没吃上一口,便火速的冲了出去。

    要是小儿子真出了什么事,他真会宰了丛刚那不负责任的狗东西!只是让封行朗没想到:把小儿子送去丛刚那里,竟然也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