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05章 我是直男!

第2005章 我是直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真的,这一上午封行朗都挺堵心的。

    自己对白默就好比哥哥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可那二愣子现在竟然还要派杀手来暴打自己一顿?

    真它妈的心凉!正如丛刚所顾虑的那样:自从严邦失忆之后,封行朗跟他已经少有来往,稍稍有那么点儿壮士断腕的悲壮情愫。封行朗果断的在跟严邦划清界限!如果白默也跟封行朗闹

    翻了,怕是他一时之间真的很能接受的!所以丛刚没答应封行朗向白家索要度假山庄的事儿!

    混帐东西!自己那一拳真的是打少了!也打轻了!

    ‘哐啷’一声,心情不好,导致胃口也不太好的封行朗将刀叉丢在了桌台上。

    看着胃口像是不太好,但他也没少吃:一份意式烩面,外加大半的德式猪肘。觉得更像是吃不下了,才甩开了刀叉。

    敢买通别人来揍自己?真它丫的吃了熊心豹子胆!就为了一个二手货的小三儿?堂堂的白家太子爷,还真够饥不择食的!

    喝了一口秘书送来的解腻茶水,封行朗才觉得肚子微微有那么点儿撑。

    下意识的,封行朗低下头来,轻捞起自己的衬衣……不看还好,这一看心情就更加堵得慌了!

    封行朗看到自己的腹部已经凸现出了差不多有二指厚的肚腩之类的肥膘。

    不应该啊……自己是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块东西的?!是不是自己的坐姿有问题?

    于是,封行朗坐直了一些;果然,那凸起的肚腩浅下去了不少!可他刚刚挪了个舒服点儿姿势,那肚腩又瞬间出现了,而且还比刚才的更厚实了!

    封行朗条件反射的再次坐直上身后,那看起来相当扎眼的肚腩才又浅了下去。

    在秘书进来收拾餐具之际,封行朗看到了在门口晃悠的巴颂。午饭时间,只要封行朗留在GK风投里用午餐,巴颂一般都会去隔壁办公室跟女秘书们打得火热。

    “巴颂,进来!”封行朗沉声叫唤。

    “诶……来了!”

    听到封行朗的叫唤,巴颂立刻奔了进来,“封总,您叫我?”

    “嗯,先把门关上。”

    等秘书离开之后,封行朗才悠哼一声。

    “哦。”以为封行朗要吩咐自己一些机密的事情,巴颂立刻转身去把总裁办公室的门给关严实了。

    “封总,什么事儿这么机密?”巴颂凑上前来询问。

    “把上衣脱了!”封行朗淡声说。

    “啊?脱……脱衣服?”

    巴颂惊得连下巴都耷拉了下去,“为……为什么啊?”

    “让你脱,你就脱!哪儿那么多的废话!” 封行朗燥意的呵斥一声。

    想多了的巴颂立刻用双臂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胸,“封总,您……您放过我吧!我,我是直的!”

    封行朗无语之极的赏了巴颂一记白眼,戏虐式的哼声:“老子要是真想把你给弄弯了,你它妈还能直得了吗?!”

    “封总,您别……别这样!我……”巴颂信以为真,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不脱是么?行,我这就打电话叫丛刚让你来脱!”封行朗做了个拿起手机要拨打电话的动作。

    是对付巴颂,狐假虎威还是很管用的!

    “别别别……我……我脱!”巴颂苦着一张脸,颤巍巍的开始撩起上身的体恤。

    在看到巴颂那八块形状清晰分明的腹肌时,封行朗还是有那么点儿失落和惆怅的。

    自己这还没老呢,怎么就开始油腻了呢?

    这些年,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把自己喂得这般膘肥体壮?

    “往后退!给我坐下去!”

    封行朗侥幸的想:坐下去的巴颂说不定就跟自己一样,也会凸出自己的肚腩。

    等巴颂坐下去后,呈现出的仅是带弧状的腹肌;封行朗这回彻底相信:自己的身型的确是走样了!

    “封……封总,您不是有老婆孩子嘛……怎么……怎么还会喜欢男人啊?”

    巴颂战战兢兢的问道。着实担心封行朗会变态的朝自己扑过来,然后把他硬生生的给掰弯了!

    “穿上衣服赶紧给老子滚出去!”封行朗恼火的厉吼一声。

    巴颂立刻拿起上衣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封行朗,你这身肥膘……难道比你的命还重要?你都快四十了吧?可怜你女儿才两个月大,就要整天面对你这个油腻的中年肥大叔!怕是还没等到你女儿出嫁的那天,你

    已经坐上轮椅了!】

    说真的,每天死那么多的脑细胞,封行朗是真的懒得动弹。

    可丛刚的这番话却像魔咒一般,时不时的就在他耳际萦绕这么一下,让他坐也不是,躺也不是。

    捏了捏自己那差不多有二指厚的肚腩,封行朗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要健身!

    其它不为,就为将来能Hold得住自己的女婿!

    一想到女儿晚晚将来会嫁人,封行朗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便化了悲伤为力量!

    总裁的专用健身房跟办公室是相通的。以前为了Nina能更好的照顾无恙,曾分隔出去一部分,后来又重新改回了健身房。

    三分钟后,巴颂透过落地玻璃门窗看到了正在健身房里奋发图强的封大总裁。

    似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封行朗并不是想要睡他,而是……而是想看看他的身材,好依样画葫芦的去锻炼?呵,不早说!弄得那么玄乎,真把他给吓着了!

    巴颂自恋式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腹肌后,便朝健身房走去。

    巴颂进来时,封行朗正在鼓弄平板杠铃卧推,看着挺费劲儿的。

    “封总,您那么使力是不正确的……会把拉伤自己肩部肌肉的。”

    巴颂上前来想矫正封行朗的发力姿势。

    “滚!” 却被封行朗一声怒吼给吼懵了。

    真的是伴君如伴虎啊!自己好心好意过来给他纠正发力姿势,他竟然跟自己吼上了?

    这又发的哪门子的臭脾气呢!

    封行朗不但赶走了巴颂,而且连健身房里的窗帘全部给拉上了。自己一个人在里面瞎练起来。

    大概过了六七分钟,健身房的门被再次推开。动作悄然到可以忽略不计。

    这七八分钟内,封行朗都在跟那台腹肌训练器较真着。似乎想在几小时内就能把他的肚腩给练掉,把原来的八块腹肌给练出来。那急切的模样,有些急于求成。

    冷不丁的,一只手掌托住了他的腹部;封行朗刚要张口开骂时,却发现托住他腹部的竟然是丛刚。

    “下压时呼气,还原时吸气;在这里凝气聚力,然后慢慢的发力,不要太猛……不然你撑不了多久!”

    封行朗按照丛刚的指导连做了两组动作,发现果然是省力了不少。

    “毛虫子?你怎么来了?”

    封行朗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问题:即便是巴颂给丛刚打的电话,丛刚也不可能在几分钟内就能飞过来!

    “我办事路过,就顺便上来看看。”

    丛刚应得风轻云淡。手上却在微微提力,“再来,要凝住气,聚住力!然后再发力!”

    “那虫虫呢?你过来了,把虫虫一个人丢在你的活死人墓里?”

    封行朗不关心丛刚出门要办什么事儿,他只担心自己的小儿子。

    “虫虫睡着了。”丛刚又是一声轻应。

    “我X!你出门乱跑,把我儿子一个人丢在那么荒凉的地方?万一跑进去只野猫野狗的,咬伤了虫虫怎么办?”封行朗也没心思练什么腹肌了。

    “你儿子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即便真有什么野猫野狗,他自己能对付的!”

    相比较封行朗的紧张,丛刚到是很闲适。

    “丛刚,你它妈没病吧?虫虫才三岁,他还是个孩子!婴幼儿懂么?”

    封行朗是真急了,“赶紧给我死回去!”

    “虫虫在你休息室里睡着呢!”

    知道不给个定心丸,封行朗也没什么心思继续锻炼。

    听丛刚这么一说,封行朗立刻朝休息室奔了过去。

    丛刚真没骗他,小儿子正在他休息室的床上睡得正好。

    “臭小子,你吓着亲爹了!”

    封行朗宠溺一声,亲了亲酣睡中的儿子,随后自己也侧躺在了一边,像是准备睡个午觉补补肉。

    “封行朗,你才练了不到十分钟!”不顺耳的话就这么不识时务的传了过来。

    封行朗慵懒的斜了丛刚一眼,“一会儿睡醒了我再练!”

    眯上眼的封行朗冷不丁的感觉到:有双恶毒且残忍的目光,一直盯视着他!

    睁开双眸时,便看到了丛刚那张藐视自己的脸。

    “嗯,不着急!你女儿才两个月大,等到她十八岁嫁人,时间还长着呢!到那时,你也不过才五十多岁!”

    封行朗愤恨的瞪了丛刚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便乖乖的起身朝健身房走去。

    虽说此时此刻的他,无比的眷恋那张床!

    ……

    封行朗一边挥汗如雨,一边嘴巴也没闲着。

    “毛虫子,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呢?这肥膘长在我身上……又没长在你身上……你不爱看……大可以不看!老子又没求你看……你非得跟我过不去是吧?”

    “你能把嘴巴闭上吗?你就这么练下去,别说两个月了,两年都不一定有成效!”

    在封行朗练到坐式屈腿训练器时,丛刚发现封行朗曾经断过的左腿有些轻微颤抖。在负重蹬直时,必须借助于右腿的力量才行!已潜意识的让封行朗形成了这样的习惯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