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04章 健康的男宝

第2004章 健康的男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手机里的声音微顿了一秒,淡然哼问:“怎么?你还惦记上人家的度假山庄了?”

    “难道你就不惦记?”封行朗反问一句。

    “我惦记白家的度假山庄做什么?”

    这到是真话。丛刚是真没想过白家度假山庄的心思。那地方远在申城的郊区,他要它何用!

    “你是没去过白家的度假山庄吧?申城最好的优山美地,比你的活死人墓要好上几百倍!鼠目寸光的东西!”封行朗冷嗤一声。

    “你惦记人家东西就直说!还非得拉上我?你是怕难为情,不好面对白默吧?”

    太聪明的人,都是可怕的。而丛刚更是可怕中的可怕者!

    “就问你干不干吧!”封行朗懒得跟丛刚逞口舌之快。

    “不是我不干,是真不太好干!白家的度假山庄在白老头手里,你想跟白老头明着撕破脸?”

    丛刚微微轻吁,“我到是无所谓,仇家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也不多!但你那么好面子,能下得了狠心真跟白老头明着撕脸?”

    丛刚这一反问,到是让封行朗冷静下很多!

    说真的,封行朗还是挺感谢白老爷子的。当初他慧眼识珠,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权势上,都给予了他和GK风投不少的帮助。

    虽说也是有利可图,但白老爷子终究是帮过他的!封行朗并不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

    还有就是,白老爷子毕竟已经有九十多岁的高龄了,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游戏结束了……封行朗也不想老爷子走得不安生!

    心头堆积起散不去的懊恼之气,封行朗便又开始了他的迁怒于人。丛刚向来都是他迁怒的首选对象!

    “呵,毛虫子,你到是挺会为我着想了嘛!说说吧,你又憋着什么坏水呢?”

    封行朗换了个更舒服的姿态,“你竟然在担心我会跟白老爷子撕破脸?这像丛大侠你的行事作风吗?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

    “好好健你的身吧!我会让巴颂指导你!争取两个月后将体脂率降以百分之二十以内!”

    丛刚对这个话题到是更感兴趣一些。

    “要来你来!巴颂那吃里爬外的东西敢指导我,老子就灭了他!”

    不等丛刚作答,封行朗便恼火的挂了电话。封行朗之所以恼火,是因为他本是想让丛刚做中间恶人的。让他作恶使诈抢下白家的度假山庄,然后再过到他封行朗的手里……多美好的迂回战术!可那狗东西竟然不配合

    !而且还故意的拆穿他!

    其实丛刚有丛刚的考虑:毕竟封行朗刚刚才‘断臂’一条;要是两条一起断了,怕他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前一条断臂说的是严邦,后一条断臂当然就是白默了!

    丛刚知道封行朗是个重情重义的家伙,这也是他的弱点,亦是他的人格魅力之一。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丛刚看着封行朗那身越显敦厚的身型,就忍不住的皱眉。封行朗应该是遗传了河屯的好体质,底子还是很强劲的;但也经不住河屯一而再迫害。加上小时候封一山时不时的毒打虐待,给他身体留下的隐患还不少!尤其是被河屯

    曾经打断的那条腿,要不趁年青时锻炼加微矫正,怕是不超过六十岁真要坐轮椅的!

    ……

    简梅住院安胎的这几天,过得也是凄凉。

    虽说好吃好喝,还有专人服侍,但这些都不是简梅想要的。

    一本结婚证,已经足够将她打败!而且还是溃不成军的那种惨败。不仅她坐实了小三的身份,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成了成不得光的私生子!

    明明自己也是被白默给酒后强行占了的受害者,怎么就成了他们口中第三者呢?!

    自己跟白默好的时候,两个人明明都是单身的啊?怎么就不能相爱呢?

    都跟白默离婚了,那个袁朵朵还阴魂不散的在纠缠白默,她就是好东西了?

    简梅知道袁朵朵没那么大的气性!向来都习惯着按部就班且逆来顺受的她,突然就奋起反击了,应该是受了封行朗夫妻的怂恿无疑了!

    其实简梅不是不知道要巴结好封行朗夫妻!但鉴于袁朵朵的林雪落的身份,她已经被敌对了!这样的现实状况非她简梅的能力可改的!

    她不想与封行朗夫妻为敌,但却不得不为敌!因为是封行朗夫妻先把她当成了敌人!

    简梅微微叹息:也不知道白家那家伙能不能对付得了封行朗夫妻!

    希望应该很渺茫吧……毕竟那个封行朗实在是太坏太奸诈了!

    现在就不知道白老爷子站在哪边了。如果站在他孙子这边还好说,但如果是向着袁朵朵的,怕是她简梅要自身难保了。

    简梅的一日三餐,都是白家做好送来的。包括她吃的水果和小点心之类的零嘴,也是白家做好送来。

    总觉得这白家太过谨慎细微了,都不让她吃一口其它食物。即便是护士给的西瓜之类的水果,派来的保姆也不肯让她吃。这也太小心了吧?

    简梅总觉得白家今天送来的排骨汤偏酸了一些。相比较于酸性,她到是更喜欢吃辣。

    一想到中午时这个保姆竟然没肯让她吃护士给的西瓜,简梅就稍稍的憋得慌。

    “今天的排骨汤怎么酸溜溜的啊?是不是坏了?”

    简梅责问起了正给她双脚做着放松按摩的保姆,“还是你多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酸儿辣女,带点儿酸对肚子里的小少爷好!”保姆一脸的笑意。

    “小少爷?”简梅微微一怔,“你怎么就知道是小少爷?你这眼睛还能透视,当超声波使呢!少信口开河!”

    “事关白家的子嗣,我怎么敢乱说呢!白管家都给你做过检查了!听说还把你的东西送去香港做了Y什么……”保姆使劲在想那个专用名字。

    “Y染色体?”

    “对对对,好像就是这么说的!”

    保姆将简梅的脚放回了毯子里“原来你不知道自己怀的是小少爷啊?这怀男孩儿都喜欢吃酸,我就在排骨汤里给你放了点儿柠檬。”

    原来自己怀的是个儿子?哈,太好了!

    简梅原本愁云满面的脸,突然就有了笑容。

    难怪白老爷子这么上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这又是保镖,又是保姆的,还一天三四回的往她这里送吃的……感情那只老狐狸早就知道她怀的是个儿子了!

    简梅当然知道豪门有多么的渴望男孩子!尤其是白老爷子这种古董级的封建顽固者,更是看中男丁!因为只有男孩子才能延续白家的香火,才能继承白家的产业!

    这么一想,简梅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有本结婚证又能怎么样?就是空有个虚名罢了!这婚生子也好,私生子也罢,都是同样可以继承白家家产的。更何况她肚子里的还是个男孩儿!

    白老爷子那么精明,当然知道会把白家那些能生金蛋的产业都留给亲曾孙的!至于袁朵朵的那两个女儿,也就分个红,给点儿资产而已。

    “对了,这孩子还没生下来,是男是女还不一定呢。你千万不要在太子爷面前乱说!我想等孩子生下来再给他一个惊喜!”

    想到什么,简梅便叮嘱上保姆一声。

    “好好好,我不说,不多话!”保姆也不想惹到最近脾气极为暴躁的白家太子爷。

    “对了,豆豆芽芽怎么样了?好几天没看到她们了,到是挺想她们的。”简梅试探着寻问。“好像不太好!上回太太带她们去封家看封太太刚生的小女儿时,白少爷追过去发了好一通火,后来白少爷还挨了封二先生的打……回来时腿都一瘸一拐的。老爷子知道后

    可心疼了!”保姆把知道的都告诉了简梅。到不是她多嘴,只是白家家仆在面对一个时不时会闹情绪乱来的袁朵朵,都有种莫名的恐慌。做仆人的,当然是希望主子家平安无事,他们

    也好安安稳稳的拿薪水熬日子;可袁朵朵总会成为一切不安稳因素的来源,让他们在白家的日子不那么好熬。

    “也不知道白太太是不是小时候脑子里落下了什么毛病……”

    感觉自己说多了,保姆立刻止住了后面的话,“我去给您榨点儿鲜橙汁。”

    其实要说袁朵朵脑子有毛病,那白默脑子里的毛病就更严重了!只是他们做家仆的都不敢去责怪白家唯一的少爷,便只能柿子选软的来捏,都说成是袁朵朵的不是了。

    呵呵,原来袁朵朵是真想带着两个女儿去封家找封行朗夫妻做靠山呢?

    那就让她去作吧!

    白家和封家闹得越凶,白老爷子自然就会越发迁怒袁朵朵这个始作俑者了!

    家丑不可外扬,这袁朵朵是满天下想让别人知道白家闹出的这么多事儿呢!

    让白家唯一的男丁被按上了私生子的骂名,想必白老爷子心里也不会好受吧!

    虽说封行朗阴险诡诈,但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毕竟白家在申城才是根深蒂固的豪门贵胄,要比封家殷实多了!

    “儿子……儿子!”

    简梅轻抚着自己的肚子,“乖儿子,你可以给妈咪争口气哦!要养得白白的,胖胖的……我们母子俩的将来,可全寄托在你身上了呢!”简梅很喜欢孩子。相比较于病弱的女儿楠楠,她到是更期待肚子里这个健康的男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