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02章 肤浅的男人

第2002章 肤浅的男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说白默觉得封行朗一直霸道又强势,可寻思着这么多年来的兄弟感情,白默是真不想怎么着封行朗。

    用白默的话说:即便他封行朗薄情寡义,但他白默却做不到对兄弟下狠手!竟然动手打他?而且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瞧把他封行朗给能的!

    气不过的白默,左想右想都不得劲儿,他便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可以替他出这口恶气的人!

    白默拿起手机,却又顿住了。犹豫不决了几秒之后,最终还是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他必须让封行朗受点儿教训!

    因为封行朗实在是太嚣张了!嚣张到对他非打即骂,连他家的仆人都敢动手打他白默了!!

    “喂,打扰您了!我是白默。”

    “嗯,听出来了!”

    “那个……又要麻烦你了!我想……我想让您帮我好好教训一个人。”

    “谁?”

    “封行朗!”

    “……你想我怎么教训他?”

    “把他给我好好的打上一顿!”

    “打到什么程度?”

    “那个……也别下太重的手!”

    “需要打残他吗?比如说断条胳膊,或是断条腿!”

    “不用不用……让他出点儿血就可以了!”

    “只是出点儿血就可以了?”

    “嗯……最好能抽他几个大嘴巴丫子!”白默感觉这样的教训更过瘾。

    “就抽他几耳光?这个……你完全可以自己动手的!”

    “我……我打不过他!!”白默有些沮丧,“他……他身边一直有人保护着他”

    “嗯,那我先安排一下!等我消息。”

    “记得给我拍张封行朗挨打的照片!”白默顿时又精神抖擞了起来。

    “好,你等我消息!”

    挂断电话的白默越发觉得:丛刚这个号人物,自己是结识对了!真的是有求必应!

    不过……

    白默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丛刚曾经好像是封行朗的人!也不知道现在跟封行朗还有没有瓜葛?不过丛刚这个神一样的人物在封行朗手下也混得不怎么样,想必利益当前,他应该不会再为封行朗卖命的!说不定之前受了封行朗不少的欺压和打击,正等着翻身的这一

    天呢!

    封行朗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抛弃了邦哥不说,现在对他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着实让白默很不爽!

    让封行朗吃点儿苦头也好,省得他嚣张跋扈到连他自己姓什么都快忘了!

    ……

    雪落一早便起身在给小儿子虫虫整理换洗的衣物。小家伙难得屁颠屁颠的跟在妈咪身后跑来跑去。

    “虫虫,住到大虫虫家要听话,不许跟大虫虫犯犟,知道吗?”

    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听懂,反正提及大虫虫,他就一个劲儿的在点头。

    “还有哦,住到大虫虫家要注意个人卫生,要讲文明、懂礼貌,知不知道啊?”

    小家伙继续狂点着头。相当的配合而且还乖巧。

    “妈咪差点儿忘了……虫虫,大虫虫家没有保姆,也没有小阿姨,大虫虫做什么饭饭,你就吃什么饭饭,不可以挑食哦!”

    小家伙都快把小脑袋点成波浪鼓了。总之只要妈咪提起去大虫虫家,他都乖巧的点头。

    看着妻子拎着一大包衣物下楼,封行朗微微蹙眉:“雪落,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收拾衣服做什么?”

    昨天晚上他已经很努力的在伺候女人哄女人高兴了,难不成她还要跟自己赌气玩离家出走?

    “这些都是虫虫换洗的衣服,等会你带上一起送虫虫去丛刚那里!”

    雪落将小儿子的衣服装在了行李箱中。

    “老婆,你这是要把虫虫送去给丛刚养呢?”封行朗总算是明白了女人的意图。

    “昨天虫虫的那首古诗朗诵得那么好,字正腔圆的!我总算是明白了:丛刚才是咱家虫虫最好的导师!”雪落抚着下巴,“我原本想着把丛刚请到家里来教虫虫的,可觉得太委屈他了。估计他也不肯来咱们家住!所以只能把虫虫送去丛刚那里住啰!就是太麻烦丛刚了!我还真

    有点儿过意不去呢!”

    这什么跟什么?!

    “林雪落,虫虫可是我们亲生的儿子,你竟然要把他送去给丛刚养?你还真舍得呢!”封行朗着实的无语。“呵,封行朗,你还好意思说我?是谁每天一回家,就抱着女儿左一声‘小晚晚’,右一声‘小宝贝’的亲来亲去?你现在是诺诺的学业你不管,虫虫的开智问题你也不问,你就

    知道整天抱着你的宝贝女儿亲来亲去的!”雪落怒怼。

    虽说妻子的这番话夸张了一些,但大部分也算属实。

    “那……那咱们也不能把虫虫送去给丛刚养吧?”封行朗惆怅一声。

    “大虫虫……大虫虫!”

    小家伙感觉亲爹又要阻止他去大虫虫那里,便一个劲儿的晃着他的手臂,不满的直哼哼,“亲爹坏!要大虫虫!”

    “臭小子,你给老子我闭嘴!给我好好在家待着!”

    封行朗是真舍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给别人养。哪怕他有多到数不过来的孩子,他也舍不得送走半个。

    “封行朗,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儿,冷静一点儿?我们只是把虫虫送去丛刚那里住上几天,让他好好学习一下语言表达能力!”雪落愤愤的瞪了丈夫一眼:“虫虫都快上幼稚园了,还不会说上一句完整的话!你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吗?关键还得去麻烦人家丛刚,你现在还矫情着不肯把虫虫送过去?让

    我是丛刚,还不乐意帮你封行朗带孩子又教孩子呢!咱们现在是要求着人家帮我们教虫虫说话!”

    看把丛刚那狗东西给能的……这地球没他还不转了?!

    “你要不送,我自己送虫虫过去!”雪落一手拉上行李箱,一手拉上小儿子就要出门。

    “好了,我送虫虫过去!我不就是舍不得咱家虫虫嘛!就过一个晚上行不行?我一天隔一天的去接虫虫回家!”封行朗拉过妻子手中的行李箱。“封行朗,少给我玩这些虚情假意的东西!虫虫都三岁了,也没见你有好好的教过他读书说话啊?你所谓的喜欢虫虫舍不得虫虫,都是嘴皮子上的!看看人家丛刚,他才是

    打骨子里真心喜欢咱家虫虫!又耐心又细致,反正比你这个亲爹称职一百倍!”

    “林雪落,你当着虫虫的面这么说我这个亲爹……我可要生气的!”

    “那你慢慢生气好了!因为我说的可都是实话!”雪落是真不怕某人脸疼。

    “哇啊啊……”

    一声娇娇的婴儿啼哭声传来,“晚晚醒了!”封行朗立刻快如猎豹似的朝婴儿房直奔过去。

    “呵!被我说中了吧?还死不承认自己偏心眼儿!”雪落蔑视的哼声。

    收拾好之后,雪落蹲身过来,再次苦口婆心的吩咐起了小儿子:

    “虫虫,住在大虫虫家要听话!不可以给大虫虫添麻烦!你换下的衣服呢,可以放在行李箱里带回来给妈咪洗,尽量不要麻烦大虫虫,知道了吗?”

    小家伙点了点头。

    “果果……吃果果!”突然,小家伙看到了安婶手里的果盘。

    “虫虫想吃果果呢?”雪落从安婶手里接过果盘,送来小儿子面前柔声问:“那虫虫想吃哪个啊?”

    小家伙随即便把果盘里的三个苹果全部翻找了出来,“大虫虫……吃果果!”

    整个封家要数雪落这个妈咪最能领悟小家伙的话意了,“你是说,大虫虫喜欢吃苹果,对吗?”

    小家伙连连点头。他把苹果选出来的目的,正是要带去给大虫虫吃的。

    “原来丛刚喜欢吃苹果呢……”雪落立刻起身催促,“安婶,快把家里所有的苹果都拿出来!装在果篮里给丛刚带过去!”

    封行朗怀抱着他的心肝宝贝从婴儿房里走出来时,便看到妻子正将家里所有的苹果往果篮里装。

    “老婆,你这是要搬家呢?”

    “虫虫刚刚说丛刚喜欢吃苹果,一会儿你把果篮一起带上!”

    看到妻子那热心忙碌的模样,封行朗那叫一个无语。

    还好那个狗东西没说喜欢他封行朗的老婆,要不然……他真会弄死他个狗东西!

    “老婆,用不着带这么多吧?很重的!再说丛刚那只单身狗也吃不了这么多!两三个就足够了!”

    封行朗是有点儿见不得自己的老婆对丛刚那么好:竟然要把家里所有苹果都给丛刚带上?

    “封行朗,不是我气你,就丛刚的条件,喜欢他的女人能排到申城的外高桥码头!”雪落哼声。

    “那他怎么到现在还是个孤家寡人呢?”封行朗泼着冷水。

    “那是因为他眼光高,宁缺毋滥!”

    雪落瞪了丈夫一眼,“不像你,就喜欢蓝悠悠那种有着漂亮皮囊的女人!所以说,你封行朗就是个肤浅的男人!”

    “……”这回封行朗学聪明了,他没去接女人酸不拉叽的话。

    他清楚的知道:只要女人提起蓝悠悠,自己只要一接话,指不定就会引火烧身!

    正如封行朗所料,他没接蓝悠悠这个话题,妻子雪落也没有继续下去。

    “对了行朗,见着丛刚之后,你得低姿态一些,要虔诚,要诚恳,要好言好语的请求丛刚帮我们好好教导咱家虫虫的语言表达能力!”雪落叮嘱着脾气不是很好的丈夫。要他封行朗去好言好语的求丛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