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000章 最爱的女人

第2000章 最爱的女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在当时的雪落只是在心疼那块价格不菲的稀罕玉佩,也没有太过在意丈夫的话。

    回到房间之后,封立昕开始埋怨起‘逼送’的妻子。

    “冉冉,你怎么能这样做呢?这块玉佩明明是白老爷子送给晚晚当满月礼的,你怎么能夺人所爱呢!”“都说宝剑赠英雄,美玉送佳人……你那么喜欢这块玉佩也算是跟它有缘,物有所值了!再说了,晚晚那个小P孩子又不懂什么,这玉佩都快跟她的小脸差不多大了,她戴着

    能舒服吗?”

    莫冉冉将那块玉佩放在丈夫的胸前,“都说老玉能滋养人,这又是个平安扣,我就是希望它能给你保平安,陪我过长一点儿,过久一点儿!”

    听到小妻子的这番话,封立昕便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来,只是紧拥着妻子,柔情的亲吻。

    “立昕……老公……”莫冉冉娇呼一声,“……这几个月,你都棒棒的……老婆好喜欢你!亲亲吧……”

    莫冉冉的话还没说完,便像只俏皮的小野猫一样钻进了被子里;然后封立昕便感觉到有股东西直冲自己的脑门!

    这丫头的嘴啊……是越来越毒了!

    原本封立昕还想跟妻子商量:等侄女晚晚大了,他就把这块玉佩还给她的!

    但此时此刻的封立昕,已经无法用大脑思考问题了!

    妻子莫冉冉总能带给他各式各样的惊喜!让他一次又一次的体会到做男人的美妙之处!

    说真的,有些时候爱情这东西,不仅仅要说要谈,而且还要去做!

    无疑,这一刻的封立昕是喜欢小妻子的!能让他死去活来式的喜欢!

    三楼的主卧室里,雪落还在为那块羊脂白玉痛心着。

    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方呢?说送还真就送了?自己一时的逞能,可就丢了块无价之宝了!

    “行朗……你说我怎么就把那块玉佩送给你哥了呢?万一……万一我家晚晚也很喜欢怎么办?”

    这女人的小心思,就是这么的人花样繁多。

    “要不,我现在就去问我哥再要回来?”封行朗试探着问。

    他知道妻子是舍不得那块玉佩的价值,其实要说喜欢也一般。

    “不许去!送出去的东西还能往回要的?”

    雪落娇斥一声,气呼呼的坐在了床沿上,“你这么去要,岂不是打我的脸吗?!”

    舍又舍不得,要又不让要,封行朗也是头疼。

    “老婆,其实我觉得吧……那东西真不适合我家晚晚戴!”

    封行朗的睿智在这一刻再一次的突显:“你想啊,那东西年头那么久了,不知道有多少活人……甚至于还有死人戴过呢?指不定上面会不会积聚什么幽怨之气……”

    “别……别说了!听着怪渗人的!”

    雪落瞪了男人一眼,“即便不给咱晚晚戴,我留着当传家宝也好啊!”

    反正雪落心里还是舍不得那块价值连城的羊脂白玉。

    “亲夫跟你保证,过几天再问老爷子去要一个!要个……吉利点儿的,喜庆点儿的!不要雕刻什么鸟啊兽的,就选一个龙或是凤的玉佩给我家晚晚戴!”

    “还带让你自己选的啊?你真当自己是白老爷子亲孙子呢?!”雪落怨气的瞪了丈夫一眼,“要是简梅肚子里的是个儿子……呵,指不定要把白老爷子乐成什么样儿呢!这些传家宝将来都会给简梅儿子的!我觉得老老白就是个典型的重

    男轻女的封建家长!”

    “老婆大人说得极是!所以,我们得趁简梅肚子里的儿子出世之前,问老爷子再要一个传家宝!给我们家晚晚,都不能留给简梅的儿子!”封行朗附和着妻子的话意。

    “要我是朵朵,肯定会先保证自己的两个孩子将来的荣华富贵!这女孩儿跟男孩儿不一样,就是得富养!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

    雪落长叹了一口气,“你就说豆豆芽芽吧,这么大了一点儿护母意识都没有!难怪朵朵会过得这么累!要是换了我家诺诺,你封行朗想领一个私生子回家试试?”

    “就是!我家诺小子跟你这个妈咪最亲了!”封行朗讨好着生气中的妻子。

    “让我是朵朵,如果还想跟白默继续过下去……说不定我真能做出将简梅肚子里的孩子扼杀在胎儿的状态!这样才能永远的免除后患!”

    雪落转过身看了一眼吃惊中的丈夫,咬唇喃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恶毒了?”

    “还……还好吧!”

    封行朗似乎有些不自然起来。他印象中的女人,最多也就是有点儿小任性……

    “唉!我只是说说罢了!其实我跟朵朵一样: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宁可自己受辱受屈,也做不出去伤害别人的事来!”

    还好,妻子还是原来的那个妻子!

    “行了雪落,别再为别人家的事瞎操心了!即便白默和袁朵朵处理不好,这不还有白老爷子吗!他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封行朗宽慰着郁结中的妻子。

    “我跟你打赌,就赌我胖十斤:白老爷子一定舍不得让简梅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是个男孩子,那就更舍不得了!”

    雪落惆怅的捏着自己的眉心,“要简梅真生了个儿子,将来继承家业,要让朵朵带着两个女儿怎么活啊?就凭简梅的心机,朵朵还不够她塞牙的呢!”

    “这你就多虑了!以白老爷子的城府,他会容许一个二婚的女人来当白家的女主人?而且简梅有当小三的前科,白老爷子更不会让他进白家家门了!”

    “如果白老爷子真能秉公办事,就应该连简梅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要!那可是私生子!他就不怕他将来的曾孙子顶个私生子的头衔?!”

    封行朗默吧声。或许他并不觉得私生子跟婚生子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自己这个私生子不也活得好好的么?也没见有人敢嘲讽他什么!

    “我觉得吧……这白家的基因改良一下也好!”见妻子一直气呼呼的,封行朗便开始了他天花乱坠式的胡扯,“你瞧这白默,二不拉叽的!再瞧袁朵朵,也是个憨货!还有他们俩生的豆豆和芽芽……天真无邪到是挺天真

    无邪的,可我总觉得她们俩怕是要继承白默的傻和袁朵朵的憨了!”

    雪落侧头来怒怒的瞪着胡扯中的丈夫,“那按你的意思:豆豆芽芽从小就应该有蓝悠悠那样的心机?才算是不傻不憨?”

    “雪落,说着豆豆芽芽的事儿,你扯蓝悠悠干什么?”封行朗真是服气了某人的联想力。

    “我就提了一下蓝悠悠……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这是要恼羞成怒了?”

    雪落是越说越来劲儿,“我发现你哥都已经放下蓝悠悠了,怎么你到现在还对她念念不忘?”

    “我怎么对她念念不忘?是你提起她的好吗?”封行朗觉得女人真是无理取闹的可以。

    “封行朗,为了一个已经死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你竟然敢凶我?”

    也不知道是触碰到了雪落哪根神经,她突然就发怒了起来。

    “雪落,我哪里凶你了?”

    封行朗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行行行,你想怎么提蓝悠悠就怎么提,我不发表任何意见了好吗?!”

    “封行朗,简梅说得没错:蓝悠悠就是你刻骨铭心的最爱,你永远永远都忘不了她!”

    雪落突然就失控的痛哭起来,“即便我给你封行朗生了三个孩子,你还是忘不了她!”

    “林雪落,你这是干什么啊?那女人都化成灰了,你还提她有意思吗?”

    封行朗上前来想拥住哭泣中的妻子,却被雪落奋力的推开了。

    “是挺没意思的!”

    雪落抹了泪,“可每次当我提起蓝悠悠的时候,你都会这么紧张,还回回凶我吼我……我就知道你心里还藏着她!刻骨铭心嘛,要得的!”

    “好了封太太,这都是我的错行了吧?我给你道歉!是我态度不好,不该凶你!”

    封行朗圈抱住了哭泣中的妻子,“从今天开始,咱不提别人家的破事儿!就过好我们家的小日子!”

    一声‘封太太’,到是让雪落稍稍平静了一些。她喜欢听男人叫她林小姑娘,也喜欢男人叫她封太太!那是对她身份的肯定!

    “我跟你讲封行朗:晚晚就是我赌气非生不可的!我就是见不得你那么喜欢蓝悠悠的女儿!”雪落委屈的直哼气。

    “小心眼儿了不是……团团也是我哥的女儿!”

    封行朗亲吻着女人脸颊上的泪水,“我喜欢团团真跟蓝悠悠没半毛钱关系!你不是也挺喜欢团团的吗!”

    “行朗,有时候我真的害怕蓝悠悠活过来把你给抢走!”

    雪落偎依在男人怀里呜呜咽咽了起来。

    “放心吧,绝对抢不走的!她敢来抢,我第一个灭她!”

    封行朗轻轻拍抚着怀里嗡嗡嘤嘤的女人:“我会郑重其事的告诉她:我爱的人是林雪落!至死不渝!”

    怀里的女人突然止住了哭,抬起泪汪汪的双眼直直的盯视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你这句话,为什么不在蓝悠悠活着的时候对她说?你现在说有个P用啊!”

    “我当然跟她说过啊!只是没当着你的面而已!不然她也不会生那么重的病,最后郁郁而终了!”雪落盯了男人好几秒,突然就破涕为笑:“信你了!快来给我按肩,本女王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