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98章 留着喂狗

第1998章 留着喂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傍晚时分,封行朗赶来启北山城接小儿子回封家时,手里一直抛玩着一个苹果。

    苹果看起来应该是上等精品,感觉口感应该不错。

    那是封行朗在办公室的果篮里特地挑选出来的佳品。

    他好像隐隐约约记得,丛刚是喜欢吃苹果的。

    真得让丛刚那狗东西好好学学自己这般以德报怨的高尚品德。

    那狗东西捉弄自己,让他顶着炎炎烈日跑了半个小时,衣服是从头湿到脚,从里湿到外;可他竟然还给丛刚带来一个苹果作为奖赏?

    当然,那得先看看丛刚这一整天的表现如何!如果他能教学小儿子虫虫讲述童话故事,那这个苹果就赏他了;如果不能……只能留着喂狗啰!

    当车平安拐上盘山山路竟然没有被爆胎时,封行朗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他还真有点儿小忌讳丛刚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会让他步行上山!

    “嘿嘿,咱俩不用爬山了!”连开车的巴颂也跟着放松,“估计我家老大今天心情不错!”

    封行朗没搭理他,只是微眯着眼看着手中的苹果。

    “封总……我看您一直拿着它……怎么没吃啊?”

    “怎么,你想吃?”封行朗斜了巴颂一眼。

    “我不爱吃水果!”巴颂似乎有些好奇,没话找话的接着问:“您是想带给虫虫吃的吧?不用这么麻烦,这些水果老大这里都有!”

    “我拿来喂狗的!”封行朗嗤哼一声。

    “喂狗?这里哪来的狗啊?”巴颂疑惑的问。

    封行朗赏了巴颂一记白眼后,便不再搭理他。

    某人竟然派了个全手下最差的Loser来给他封行朗当保镖?这是在侮辱他的智商呢,还是在拿他封行朗的命当儿戏呢?!

    临行下车之际,封行朗狠厉一声:“你它妈要是再敢把车开走,小心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巴颂一脸茫然的目送着封行朗下车进去别墅,暗自喃喃:凶我干什么?我又做不了主!再说了,你想打断我的腿,也得先打得过我才行!

    当封行朗迈到二楼的时候,便听到小儿子那字正腔圆的朗读声。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在这一瞬间,封行朗的眼眸瞬间就温润了:原来他的小东西一点儿都不傻,也不呆,竟然能把一首拗口的古诗朗读背诵得如此之好!

    看来真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那狗东西算是尽心尽职了!

    要知道小东西在家的时候,无论那些育儿师,早教师怎么的开智,小家伙都置之不理的。要让小东西在几个小时之内背诵出一首拗口的古诗,丛刚的确是功不可没。

    事实上要比他这个亲生父亲还要细致耐心!

    “坏爸爸!”

    在看到亲爹封行朗时,小家伙条件反射的往丛刚怀里直钻。

    “嗯?”丛刚轻哼一声。

    “好爸爸……亲爹最好!”小家伙立刻改了口,虽说有那么点儿不情不愿。

    封行朗又岂会听不出小儿子那声‘坏爸爸’叫得是一气呵成,而这声‘好爸爸’却是在丛刚的威胁下勉为其难才肯叫出口的!

    “臭小子,亲爹真是白疼你个小白眼儿狼了!”

    即便是训斥的话语,封行朗也是满眸的父爱深情,“过来,让亲爹抱抱!重新把那首‘锄禾日当午’背给亲爹听听!”

    小家伙窝在丛刚怀里,嫌弃的往后缩着小身板。

    “丛刚,这一整天,你该不会只教会我儿子一首诗吧?你也太能敷衍了!”

    封行朗一甩手,将手中的苹果朝丛刚丢了过来,“虽然你没有什么功劳,但还有那么点儿苦劳的份儿上,这苹果就赏你了!”

    丛刚一个优雅的抬手,便稳稳的接住了封行朗朝他丢来的苹果。

    准确的说,封行朗那叫砸!

    如果丛刚不伸手来接,那苹果就很有可能砸他脸上了!让是能让开的,但好好的一个苹果摔烂了,也着实可惜了不是?!可小儿子虫虫做出的一件事,却让封行朗心情复杂:小家伙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弹身过来,立刻用自己的双手护住了丛刚的头。应该是在保护丛刚不被亲爹丢来的苹果砸到

    !

    好在丛刚已经稳稳的接住了他砸过去的苹果!

    自己这是该感叹儿子的反应速度极快极敏锐呢?还是该惆怅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跟丛刚如此的感情深厚呢?

    “坏爸爸!”小家伙又哼哧一声。

    “嗯?”丛刚喃斥。

    这回小家伙没肯改口,而是小委屈的重新窝在了丛刚怀里。

    看着窝在丛刚怀里卖乖的小儿子,封行朗着实感慨良多。却还是把小东西强行拽抱了过去。

    “虫虫,乖乖跟你亲爹回去!要听话!”

    随着丛刚的话落,小家伙便不再挣扎。

    “记得大虫虫教会你的东西!”丛刚探手过来轻弹了一下小东西不太高兴的小脸蛋儿。

    小家伙乖巧的点头。便匐在亲爹封行朗的肩膀上,眷眷的看着丛刚。

    封行朗不想说什么感谢丛刚的话。因为小儿子如此的喜欢丛刚,这已经让他很不爽了。

    “朕赏你的东西,还不快吃!”

    丛刚回了封行朗一记冷眼,没理他。

    “怎么?怕我给你下毒,送你个毒苹果呢?瞧你这心眼小的……”

    封行朗拿过丛刚手里的苹果,狠咬了一口后,又塞回了丛刚手里。

    “老子才不像你那么诡贼!老子品德高尚:以德报怨!”

    言毕,封行朗便将儿子高高的拎坐在自己的颈脖上,父子俩欢快的下楼去了。

    送人东西……竟然还带自己先咬一口的?!

    “大虫虫……明天见!”

    小家伙回头时,便看到大虫虫在吃被亲爹咬过一口的苹果。

    “吃果果……”小家伙下意识的喃了一声。

    “虫虫也想吃果果呢?一会儿回去亲爹给你削个更大更甜的果果吃!”

    快到封家时,封行朗又叮嘱了小家伙一回:“虫虫,记得回去把‘锄禾日当午’背给你妈咪听!你妈咪听了一定会很高兴很高兴的!”

    在看到客厅里的妈咪之后,小家伙立刻欢快的背起了大虫虫教的那首古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比封行朗预料的还要夸张,妻子雪落竟然喜极而泣了。

    于是晚饭前,小家伙一直念念不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行了,别老‘日当午’了!也让‘当午’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