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96章 不带你玩儿

第1996章 不带你玩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巴颂苦瓜着一张脸:这都什么差事啊?

    冒着极有可能挨揍的危险,巴颂还是挪步上前,伸手过来想拉起赖在树荫下不肯再跑的封行朗。

    封行朗斜眸扫了巴颂一眼,最终还是探过手去,让巴颂将他拖拽起身。

    因为封行朗清楚的知道:巴颂是没那狗胆戏弄自己的!不然巴颂也不会舔着脸跑上山来,再陪着封行朗一起跑下山去了!

    跑是不太想跑的;但如果只是快走,估计还得走上大半个小时左右。

    封行朗快走着,而一旁的巴颂一直小跑着想提起两个人的速度。不得不说,巴颂的体力是真好。一鼓作气跑上山来的他,竟然还又一路小跑着想提起封行朗的速度。

    “你家老大最近好像挺闲的……该不会又想作什么妖吧?”

    封行朗懒散的睨了一眼一直在他身边蹦哒着想带他一起跑起来的巴颂。

    “没有吧!老大最近不是在养伤吗?”

    巴颂觉得老大这么‘作弄’封行朗,是一点儿看头也没有。这又不痛不痒的,还得拖累他跟着一起陪跑!要来就来点儿猛料才过瘾!

    如果非要让封行朗跑的话……那裸奔就很不错啊!

    当然,巴颂也只是那么一想,他还是不敢动封行朗的。更别说扒了封行朗让他裸奔了!

    “那卫康和那个国字脸呢?该不会又去偷谁家孩子去了吧?”

    按理说,丛刚身上的伤也没完全好利索,怎么会没有一个手下陪在他身边呢?这万一有人想偷袭他个狗东西,那岂不成瓮中捉鳖了?

    “估计是被老大派去执行任务去了!”

    巴颂其实知道的并不多。所以封行朗问什么,他便答什么。

    “什么任务?”封行朗紧声追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听老四说,这回的拉锯式任务有点儿艰巨,估计得要个一年半载呢!”

    “一年半载?丛刚究竟让他们俩干什么去了?”封行朗敛眉。

    “这我还真不知道!老大又没跟我说!”巴颂也只知道个皮毛而已。

    “我X!一问三不知!你它妈还是不是丛刚的手下?怎么有活儿都不带你玩儿的?”

    封行朗有那么点儿挑拨离间的意味儿,“我看他们根本就是看不起你!”

    “那到是真的!我家老大的所有手下,我知道的,或不知道的,反正就数我最Low!因为老大说过:派我这个最差劲儿的当你保镖,也绰绰有余了!”

    “……”这怎么听着像是在打他封行朗的脸呢?!

    “感情我在那个死虫子心目中,就是最不重要的对吧?!”封行朗带怒的哼声。

    “当然不是!你在我家老大的眼皮子低下,安全着呢!”

    巴颂回过身来,原地踩着步子,“封总,您这走路都在喘气,还是别说话了吧!”

    “……”真当他是病猫是吧?

    被激将了的封行朗突然就加速都盘山山路下跑去。

    “哟呵,封总您的爆发力还可以嘛……再快点儿……再快点儿……我要追上你了哦!”

    被精力旺盛的巴颂撵了一路,等钻进宾利车里时,已经快累得喘不过气了。

    而巴颂依旧活蹦乱跳的,“封总,您要是累了,就先眯一会儿!到公司了我叫你!”

    这年青真好!

    将湿透的衬衣解开时,坐拥着的封行朗冷不丁发现: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八块腹肌,现在都快九九归一了!

    “封总,就您这身子板再不练可真不行了!用现在小女生的话说,你都快成油腻的中年大叔了!”

    “……那好啊,以后每天早上,你就陪我跑去公司得了!”

    封行朗斜了巴颂一眼,用湿衣遮住了自己卖相不好的腹部。

    “我跑个来回都没问题!就怕您一早起不来!”

    要知道,为了陪跑;巴颂已经被某人叫过去夜跑半月之久了。

    一切都是套路!

    某人用心良苦的套路!

    ……

    封行朗刚进办公室,便看到等候着的白老爷子。

    坐在轮椅上的白老爷子,似乎这些天又多添了几道皱纹。即便看不出来,也能感觉得到。

    “老爷子,您怎么来了?”

    封行朗连忙健步迎上前去,给候他多时的老爷子问安,“老爷子您安好!怎么劳您大驾啊?有什么事儿,给晚辈打个电话就成,晚辈必定随叫随到!”

    封行朗还是挺尊敬白老爷子的。老爷子当初白手起家打天下的时候,他还是小蝌蚪呢!

    “知道你是大忙人!不请自来,打扰到你了!”老爷子笑得慈祥。

    “老爷子,您这是折我寿呢!有事儿您叫我一声就成!”

    本想先去冲个澡的封行朗,只得继续穿着那身湿了又干的衣物,“Wendy,老爷子过来,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啊?”

    “打过了……您电话没能打通!”

    Wendy有些小委屈。比起Nina,她是真的差远了。

    那只该死的虫子!指不定会让老爷子误会是他封行朗故意想怠慢呢!

    “不妨事!知道你忙!我一老头子可闲着呢!”老爷子押了一口秘书端来的茶水,满面笑意。

    “老爷子,您今天是来督察晚辈工作的呢?还是找晚辈叙旧呢?我也正想着带上妻儿去给您问安呢!”

    在见到老爷子的那一刻,封行朗便知道老爷子意欲何为了。

    “我今天来,是专程给你和雪落道歉的!”老爷子肃然起了面容。

    “老爷子,您何出此言呢?又折我寿呢!”封行朗躬身向前,给老爷子添了些茶水。

    “唉……”

    老爷子长长的叹息一声,“最近白默跟朵朵这么闹腾……着实打扰到你们夫妻了!雪落还在安养,实在是对不住你们了!”

    不等封行朗作答,老爷子又是一声哀叹,“怪只怪默小子不争气,成了不气候啊!”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接过秘书递来的冰镇芒果汁浅抿了一口,也没接老爷子的话。

    如果老爷子不先表态,他也接不上什么话。

    “对了,我给晚晚准备了个小礼物,择日再登门拜访。”

    在老爷子的提示下,白管家将一个锦盒送至封行朗的跟前。

    应该是个很贵重的东西。那锦盒看起来就价格不菲。老爷子这什么意思?是想让他封行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