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95章 彻底残废了

第1995章 彻底残废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没有接话,只是深邃着眼眸眺望那片黛色的山林。

    “昨晚……我做了个梦!”

    顿上几秒,丛刚才缓缓的开了口,“梦到你被你亲爹打断过的那条腿……彻底的残废了!”丛刚侧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突然就安静下来的封行朗,继续着他昨晚的梦境:“才四十岁不到的你,又懒得拄拐杖……最后只能沦落到要坐在轮椅上,让你老婆孩子

    推着走!后面还跟着你哭哭啼啼的女儿!”

    这一刻,封行朗突然就哑然了。

    究竟是不是丛刚梦到的,又或者只是他胡掰瞎扯找的蹩脚借口,丛刚的这番话,算是入了封行朗的内心深处,久久的默声无言。

    封行朗微微垂眸,便看到丛刚侧脸上的疤痕:一直从下巴处延伸到耳后,连脖子上也没能幸免。

    什么话也没说,也无需说;突兀的,封行朗冷不丁的俯身过来,一口咬在了丛刚脖子处的疤痕上面。

    咬劲儿不小,封行朗能清晰的感觉到有腥甜的血液从牙齿间溢出,在他口腔里弥漫开来。

    丛刚的身体瞬间就僵化了。

    他已经做好要被恼羞成怒的封行朗暴打的准备,他也没想着要反抗!

    可他却万万没想到,封行朗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他内心的愤怒!

    或许连封行朗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没人性的折磨丛刚!他明明知道,丛刚一次次用他自己的血肉之躯来舍命相救。

    可封行朗似乎并不领情,依旧时不时的欺负丛刚:谩骂他、羞辱他,甚至暴打他!

    在卫康他们看来,封行朗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或许没人会知道,封行朗跟丛刚之间,已经没什么恩情可言!也不需要有这样的恩情存在!

    “坏爸爸!坏爸爸!”

    伴随着封虫虫小朋友凄厉的叫喊声,封行朗下一秒便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肚被小儿子的乳牙给咬了!

    封行朗已经松开了丛刚;可小儿子已经咬着他的小腿肚不肯松嘴。

    “臭小子,你也是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相比较于刚刚对巴颂的厉骂,封行朗在斥责小儿子时,却是满眸的父爱。

    “快松嘴!”

    封行朗俯身在小儿子紧绷的小腮帮上用蜷起的手指轻弹了一下,“是大虫虫先欺负亲爹的,亲爹只是正当防卫!”

    某宝愤愤的瞪了某爸一眼:你当我瞎啊?我明明看到你咬无辜的大虫虫了!

    “虫虫过来!别咬着了,你亲爹的肉里都是脂肪,不好吃的!”

    直到丛刚开口,小家伙才松开了咬着亲爹小腿肚的嘴巴,乖巧的爬坐在了丛刚的劲腿上。依旧带着小怨气瞪着亲爹封行朗。

    “死虫子,你这么虐待我,很过瘾是么?”

    封行朗没了脾气,“我就不明白了,老子这身肉碍着你了?你非得变着花样跟我过不去?”

    不等丛刚作答,封行朗似乎又服软:“行行行,老子听你的,现在就跑下山去!满意了吧?”

    丛刚没接话,只是轻拍着怀里怒瞪着亲爹封行朗的小虫。

    “臭小子,今天至少得给老子学讲一篇童话故事,听到了没有?!要是学不会,老子我就揍你!”

    封行朗做了个要打小东西的撸袖动作,“你们两个我会一起揍!”

    “别怕,你亲爹又打不过我们!”

    丛刚风轻云淡的接话,着实能把某人给气岔过去。

    “丛刚,早晚有一天,老子会让你跪地求饶、俯首称臣的!你就等着吧!”

    “坏爸爸!最坏!”小家伙叽叽喳喳的怼回了一句。

    “臭小子,等老子晚上回去再削你!”

    封行朗拿起盘子里最后两只水晶蒸饺塞进了自己的口中,边吃边朝楼下走去。

    “坏爸爸……坏!”

    小家伙并没有被亲爹的恐吓给吓唬住。小东西从小到大,就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小犟种。

    楼下,就在别墅的大门处,封行朗看到了一双耐克运动鞋。

    难道是为自己准备的?呵,看来这狗东西竟然早有预谋呢!

    要是穿脚上的皮鞋下山估计够呛,封行朗便勉为其难的换了那双运动鞋。

    刚好合脚!

    竟然如此煞费苦心的想折腾他?看来这毛虫子最近的确是闲得发慌!

    封行朗换好运动鞋刚出别墅,三楼便传来儿子带着小怒气的呐喊声:“爸爸……加油!爸爸……快跑!爸爸……滚!”

    前两句,应该是被人教着说的;这最后一句,才是小家伙内心的真实表达。

    “臭小子,今天你要是讲不了一篇童话故事,看老子晚上怎么收拾你!”

    这狠气的话,更像是说给丛刚听的。他都能如此忍辱负重了,是不是等于丛刚也得尽心尽职一点儿?

    “爸爸……最坏!大虫虫……最好!”

    生了这么个喂不熟的小白眼儿狼崽子,封行朗也真够惆怅的。

    不过惆怅归惆怅,封行朗对三个孩子的宠爱,依旧满满当当。

    估计是验证了那句话:慈父多败儿!

    ……

    说真的,刚刚丛刚编造出来的那个梦,对封行朗还是深有感触的。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委曲求全的当真跑下山了。

    他似乎懂得丛刚的用意,可又似乎并不完全懂!

    是非与功过,封行朗比谁都清楚。可有些时候,有太多迫不得已的因素。

    但他深信:丛刚永远都不会背叛他!

    他回头朝三楼方向看了一眼,便开始提气奔跑。

    开始的,封行朗还能马马虎虎的跑下来;差不多脱离别墅的视线范围之后,他便蹲在路边直喘粗气。

    “封总,我看您是真应该好好锻炼锻炼了!”

    封行朗一抬头,便看到吃里爬外的巴颂。

    巴颂的这种挑衅行为,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

    “狗东西,老子弄死你!”

    封行朗刚要巴颂扑过去时,巴颂拔腿便往山下跑去。

    一边跑,一边还卖惨,“封总,我也是听命行事啊!Boss那么横,你都不敢惹他,我一个十八线的小卒子就更不敢惹他了!为了赎罪,这不跟您一起跑来着了!”

    “狗东西,你给老子站住!”

    巴颂没站住,封行朗已经快累成落水狗了。虽说是晨阳,但也够炙热的。封行朗身上的浅色衬衣都快要湿透了。

    “快……快给老子把车开上来!”封行朗坐在了一旁遮阴的树下朝巴颂下令。“我敬爱的封大总裁,车是真的开不上来,山下有破胎器的!老大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您就别为难我了!我还是陪您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