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94章 慈父多败儿!

第1994章 慈父多败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虫虫!”

    小家伙立刻丢下手中魔杖之类的东西,欢快的朝正吃着早点的亲爹飞奔过来。

    没什么胃口的封行朗,直接丢了手里的筷子,抱起扑过来的小儿子,父子俩就这么愉快的出门了。

    “臭小子,你就这么喜欢大虫虫呢?”

    封行朗蹭拱着小家伙的脖子,逗逗小家伙咯咯直笑,“你再怎么喜欢他也没用,他又成不了你亲爹!我才是你唯一的亲爹!快叫一声‘亲爹最好’!”

    “亲爹好!”

    “是最好!”

    “亲爹好!”

    “是亲爹最……好!”

    “大虫虫最好!”

    “他好个P!狗东西,自己生不出儿子,就知道骗我封行朗的亲儿子!”

    “亲爹……坏!最坏!”

    小家伙知道混蛋亲爹又在骂大虫虫了。

    “臭小子,再跟亲爹这么横,老子就不带你去见那个狗东西了!”封行朗气得够呛。

    小家伙扭动着小身体就要下地自己走。

    “呵,臭小子,你还真跟亲爹犟上了?P股痒痒了就吗?”

    打肯定是舍不得真打的。即便封行朗现在已经有三个亲生的孩子,可每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

    这要打就打,瞎磨叽什么啊?这一路,巴颂在他们父子俩叽叽呱呱的争吵声中把车开进了启北山城。直到宾利在别墅前停稳,也没见封行朗开打。

    “臭小子,快叫声‘亲爹最好’,不然亲爹可要调头回去了!”

    又来!真服气了封行朗在育儿方面的墨迹!简直就是慈父多败儿!

    都已经到达目的地了,还怎么可能有回去的道理;小家伙攻其不备的用自己的脑门朝亲爹封行朗高挺的鼻梁上撞了过去……

    封行朗下意识的将头往后仰,双臂也随之松懈了一些;小家伙立刻麻利的从亲爹怀里扭动下来,双脚刚一着地,便撒腿就往别墅里奔跑过去。

    “虫虫,你慢点儿!别撞门上了……亲爹还没刷脸呢!”

    别墅的门竟然是开着的?可卫康他们却不在!难道是那个狗东西给开的门?

    这么殷勤?看来这是想巴结他封行朗的节奏呢!

    等封行朗追进别墅时,小儿子早已经跑没影儿了。

    本就燥热的天气,封行朗从一楼爬到三楼时,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了。

    嘴里也没消停着:“这个狗东西,这么热的天,不在楼下乘凉,难不成要在阳台上烤尸?”

    等封行朗上来三楼时,却发现遮阳后的阳台,别有一番风情:几种不知名的绿叶植物,枝叶繁茂,几乎覆盖大半部分的东窗和南窗,格外沁爽。看着也舒心。

    小家伙匐在丛刚怀里,正用小手拿着叉子美美的吃着盘子里的蔬果和水晶蒸饺。应该是刚弄好的,小家伙吃着稍显烫嘴。

    “你果然是闲得蛋疼呢!”

    封行朗悠哼一声,便在对面的藤椅上坐下。斜目就这么轻视着丛刚,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丛刚没搭理封行朗,正耐心的给小家伙将水晶蒸饺一个个的隔开,以便散热更快。

    “鉴于你这么闲,我就把虫虫借你带几天解闷儿吧!你得负责好他的吃喝拉撒!食物要丰盛有营养,别动不动就拿这些快餐来糊弄他!就比如说这饺子,也太马虎了吧……”

    封行朗探过手来,拿了一个水晶蒸饺塞进自己的嘴巴里,欣然的发现口味着实不错。便忍不住又吃了第二个,第三个……见小儿子吃得那么欢,便又把手给缩了回来。

    “而且还要关注好虫虫的身心健康,不得打骂!凡事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封行朗将口袋里的一本童话故事书丢了过来,“给你布置个任务吧:你得教会虫虫能讲这书上的故事!到时候我可要抽查的!”

    丛刚到是没什么反应,可封虫虫小朋友的反应却不小:他拿起那本童话故事书,直接丢下楼去了!

    “臭小子,你要造反了?!”

    见自己的一片良苦用心,竟然就这么被糟蹋了,封行朗瞬间就发怒起来。

    封行朗扑过来就想揍小东西,右手高高的举起……这次是真的狠狠抽了下去!

    不过没打在亲生儿子的小P股上,却打在了丛刚侧腰的胯骨上。

    并不是丛刚心疼小东西替他挨的打,而是封行朗故意将火气迁怒在了无辜的丛刚身上!

    “封行朗,你打我干什么?故意的是么?”

    “不小心打偏了!”

    “这么大的目标你打不到……你瞎呢!”

    “你以为老子乐意打你啊?老子自己的手心还疼呢!”

    封行朗的肉掌击打在丛刚的硬骨头上,震得掌心直发麻。

    丛刚懒得搭理无赖式的封行朗,便清肃着面容将小东西从怀里拎了下去:“虫虫,下楼把童话书捡起来!”

    “不要……不学!”小家伙又腻歪上来,想再次爬坐进丛刚的怀里。

    “那就跟你亲爹回去!”丛刚眼眸渐冷。

    小家伙立刻撒腿就朝楼下奔了过去。当然不是跟亲爹回家,而是听话的去捡那本童话书。

    随后,丛刚的目光落在了封行朗身上,淡淡一声:“轮到你了!”

    “什么轮到我?”

    封行朗并没有上心丛刚的话,而是探下头去张望下楼捡童话书的小儿子。生怕小东西踩空楼梯摔下去,又或者磕碰到哪里受了伤。

    “我让巴颂在山下等你!你得跑下山去,用你自己的两条腿!”

    丛刚淡淡的睨了一眼日渐体庞的封行朗,“当然,你也可以用上四肢滚下山去!”

    果然,巴颂开来的那辆宾利,已经不在别墅下面了。

    吃里爬外的东西!还真听他主子的话!自己对他再怎么的好,都喂不熟!

    “毛虫子,你无不无聊?这么耍我,有意思吗?”封行朗恼怒而起。

    赏了丛刚一记白眼后,封行朗便掏出手机给巴颂打电话。

    寻思着没有巴颂那个叛徒,他还可以找其他司机开车过来的。然而,当他尝试着拨打了几个号码,却发现这里竟然一点儿信号都没有了。

    “你要是觉得无聊,还可以选择抱着你小儿子,父子俩一起爬下山去!”

    丛刚淡淡着口吻,若有所思的眺望着眼前的万里晴空。

    “丛刚,老子刚才就不小心打了你一下,你就这么折磨我?你丫的报复心怎么这么强呢?”

    封行朗最近四肢的确是懒得厉害。是能坐着绝不站着。但根本不算胖,挺多就是肉质敦厚了一些;可某人就是要跟他这身肉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