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91章 表舅,削他!

第1991章 表舅,削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默在接到冷刈打来的电话,说简梅晕倒住院;可在赶去医院的途中,又被家仆的这番电话给叫去了封家。

    相比较简梅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女儿,白默当然是更在乎豆豆和芽芽的!

    真不知道这个袁朵朵又在作什么死!!

    不是说她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吗?这结婚证也领了,她难道又想带着豆豆和芽芽偷偷摸摸的溜走?

    在听到院落里的那声急刹后,袁朵朵整个人都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是白默!雪落,你……你把他打发走吧!”

    没等雪落接话,袁朵朵立刻朝楼上溜去,像是遇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莫管家想拦没拦得住;邢十四机警的跟在了白默的身侧,以防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

    “嫂子,朵朵和豆豆芽芽呢?她们来你这里了吧?”

    白默是硬着头皮进来的。他知道林雪落最近很不待见自己。保不准又会被训斥一通。但为了自己的心肝宝贝,白默不得不进来讨骂。

    “在我这里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想抢人不成?!”

    果不其然,嫂子林雪落的作答,满溢着火药味儿。

    “嫂子,那我带朵朵和豆豆芽芽回家,那也合情合法吧?”

    白默朝楼梯口走去。刚刚冲进来的时候,他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从楼梯口一闪过上。目测应该就是那个喜欢作死的女人无疑了!不知道这次她又想怎么作!

    “十四,快拦住他!”

    随着雪落的一声呵斥,邢十四已经将白默的去咱给堵住了。很明显,白默不是邢十四的对手,想硬冲那是不可能的。

    “林雪落,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气急的白默直呼其名。

    “还好意思问我想干什么?呵,我还要问问你白默究竟想干什么呢!”

    雪落在沙发上坐稳,“那我们就想说说这个‘合情合法’的事儿!在我看来,是既不合情,又不合法!”

    “怎么就不合情不合法了?我跟袁朵朵都领证了,我们可是法律上的夫妻!我现在来接老婆女儿回家,有什么不对的吗?”

    白默耐着性子在跟雪落讲道理。关键不耐着性子也不行,他也打不过邢十四。

    “嫂子,你可不能占着朗哥宠着你,就这么的无法无天可不太好!”

    “呵!我今天还就无法无天来着,你能把我怎么着?”雪落话赶话的怼上了。

    安婶立刻给雪落送来了安神的营养羹汤,“太太,您身子弱,千万别又气坏了自己啊!”

    “放心,我气不坏自己的!”担心闹着睡觉中的女儿,雪落催促一声:“安婶,你先把晚晚抱到房间里去!”

    “嫂子,要不是看在朗哥的面子上,你要老跟我这么闹,我可就……”

    “可就怎么着?”得理的雪落当然不会饶过白默,“白默,我现在可是朵朵的娘家人!你想接回朵朵和两个孩子,我也不阻拦!但前提条件必须是:你得把简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先处理好!白默,你这叫重婚罪你知道吗?朵朵要想告你,你不但会身败名裂,而且还要去坐牢的!你一坐牢,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当然就归朵朵所有了!到时候,你白默就会一无

    所有!为了个小三,你值得吗?”

    得,又是这茬儿!“嫂子,那你想让我怎么做?是想让我亲自扼杀掉简梅肚子里的孩子吗?都已经五个多月了,已经开始胎动了,你怎么就不肯放过她呢?嫂子,你的心得有多歹毒啊?连一

    个五个月大的胎儿得了不肯放过?”

    白默的这通歪理,竟然把雪落怼得一时无话可说。

    “怎么……怎么就成我歹毒了?是你白默不守夫道,跟小三搞出个私生子来!”

    好在雪落立刻缓过神来,揪住了问题的矛盾点。

    “好,我承认那是我的错……但五个月大的胎儿总是无辜的吧?”

    白默随即又回怼了起来,“嫂子,别看你平时温温柔柔、贤贤惠惠的,可心肠怎么能这么歹毒呢?五个月大的胎儿你都不肯放过它?”

    “白默,你……”雪落再次气得无话可说。

    “大白白,你脑子瓦特啦?竟然敢说我妈咪歹毒?表舅,削他!”

    替雪落打抱不平的,是封林诺小朋友。被三个小美女左牵右扯的他,本应该得意洋洋的,却烦得眉头直皱。

    “好咧!”

    邢十四也是个耿直的Boy,本就听白默谩骂表姐很不爽,在得到小家伙的命令时,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白默七摇八晃才稳住了身体。

    “狗奴才,你竟然还真敢打我?”

    被邢十四打了一巴掌的白默,先是怔呆了一下,随后便恼羞成怒的冲上前来要跟邢十四玩命。

    白默当然是打不过邢十四的;但此刻的他就像个撒泼的熊孩子一样,死缠着邢十四不肯放手。

    “不要打我爸比……不要打我爸比!”

    看到爸比跟邢十四滚在地上打成了一团,芽芽立刻惊慌的失声大哭起来。

    “住手,快住手!别打了!”

    藏在楼梯拐角处的袁朵朵担心白默吃亏,立刻冲下楼来拉架。

    “十四,快住手!”

    感觉白默在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面前挨了打也挺丢面子的,雪落便连忙叫住了不懂人情世故的邢十四。

    起身的白默抹了一下嘴角溢出的血,有些怨气的瞪了一眼想搀扶他的袁朵朵。

    “袁朵朵,你想呆在这里随你的便,但我必须得带走豆豆和芽芽!”

    丢了脸面的白默,觉得自己挨了打,完全是因为袁朵朵时不时就来封家挑事有关。

    “那可不行!在简梅的事没处理好之前,朵朵跟孩子就住我这儿了!”雪落坚持着没肯退让。

    “林雪落,你别这么霸道好吗?!”白默扯着嗓门厉吼一声。

    “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

    厉斥白默的,是风风火火赶回封家的封行朗。

    刚刚林诺刚要开口跟白默叫板,便被身后的大伯捂了嘴巴;因为封立昕看到了赶回来的封行朗。

    说真的,以白默太子爷的身份,被一个孩子和一个女人如此的训斥,是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行为的。必要的面子还是留点儿好,免得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朗哥,你这是要逼我翻脸呢?!”白默是真的恼羞成怒了。

    “来,你翻个脸给我看看!”

    封行朗将手包丢给了莫管家,神情冷峻的朝白默走近过来。巴颂靠在门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含笑模样:瞧这白默不会真的要狗急跳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