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77章 睡出的麻烦

第1977章 睡出的麻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芽芽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辆飞快行驶的保姆车上了。

    “芽芽,你不要再哭了啦!他们不是坏人,是诺诺哥哥家大毛虫叔叔派来接我们回家的!”

    豆豆一直在哄着哭泣中的芽芽,还时不时的给芽芽擦拭着泪水。

    芽芽用泪汪汪的眼睛看了看卫康,又看了看颂四,依旧止不住的哼哼啼哭着。

    这一路,卫康被这女娃哭得脑仁都大了!

    说实在的,卫康到是更喜欢封行朗家的两个小子。聪明又机灵,着实的讨人喜欢。

    虽说他们的亲爹封行朗很讨人厌!但却能生出了两个讨喜的小崽子!

    颂四尝试着逗哄哭泣中的芽芽,那滑稽的模样看得卫康眉头直皱。

    “芽芽,你饿了吧?快别哭了,给你一个曲奇饼干吃吧!还有这个煎饺子,看起来就很好吃哦!”

    豆豆用小手抓起一只煎饺送到芽芽的嘴边;泪眼汪汪的芽芽应该是饿坏了,但只是咬了一小小口,便哽咽的说道:“豆豆,我想给妈咪打电话!”

    “妈咪换了新手机,我们又不知道她的新号码。不过等我们回到家了,应该就能见着妈咪和爸比了!”

    虽说豆豆心里也没什么底,但她还是选择去相信诺诺哥哥家的大毛虫叔叔。因为卫康跟颂四之前有救过她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啊?”芽芽又弱弱的问了一声。

    “如果你不哭,我们大概还有三个小时就能到了!如果你接着哭……那就很难说了!说不定天黑都到不了家!”

    卫康的哄孩子方式,着实生硬。

    但却行之有效,芽芽乖乖的点了点头,“那芽芽不哭了。”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两个小东西还算消停:吃着早点,扎着小辫儿,掰着手指……

    除了芽芽弱弱的说了一句:她要嘘嘘。足足耽搁了半个多小时。

    封行朗是口也动了,手也动了,但丛刚并没有妥协,最终还是我行我素的将豆豆和芽芽送至了白默的手里。

    白默是千恩万谢,就差给丛刚行跪拜礼了。

    也就越发坚定: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是何其的正确!

    感觉自己攀上丛刚这样的顶级高手,想必两个女儿今后的安全是妥妥的了!

    在白默看来,丛刚还是挺讲义气的。他并没有白要他手里的GK风投股权,而是以原始价转让的。而且还答应了白默提出的一些条件!

    其中就包括:在丛刚能力范围之内,保白默的两个女儿平安此生!

    “爸比,芽芽昨天晚上差点儿就被一只可怕的壁虎咬到手手了……”

    被白默抱在怀里的芽芽,委屈的哼哼啼哭起来。

    “咬到手手了吗?快让爸比好好看看!”白默紧张的翻看着女儿芽芽的小手。

    “爸比,那是一只壁虎,不咬人的!”豆豆解释道。

    “你们的妈咪也真是的,突然就发神经病把你们给拐跑了,都快把爸比吓出病来了!”

    白默怒意的埋怨起来,“她连她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能照顾好你们吗?你们怎么不知道给爸比打个电话啊?”

    “豆豆想给爸比打电话的,可妈咪不让!”

    豆豆窝在白默的怀里辩解着,“妈咪还说,我跟芽芽以后不能跟爸比还有太爷爷一起生活了!”

    “这个袁朵朵,她还想着要把你们给拐跑呢!”

    白默咬着牙,“还好这回我有丛刚帮忙……要不然,非急死爸比不可!”

    接到两个宝贝女儿之后,白默也没敢多耽搁,便直接往白公馆赶回去。

    他知道老爷子一定很担心豆豆和芽芽。要是把老爷子急出个好歹来,他的罪过就大了。

    这个袁朵朵,真是防不胜防呢!才安稳了两三年,她怎么又犯老毛病了?!

    直到现在,白默都没意识到:究竟是什么原因才导致袁朵朵‘拐走’了他的两个女儿!

    当老爷子看到平安回到白公馆的豆豆和芽芽时,他一直紧悬的心才放松了下来。

    “太爷爷,豆豆好想你……太爷爷抱抱!”

    豆豆卖乖的偎依在白老爷子怀里,小委屈的诉苦起来。

    “这个袁朵朵,是越来越放肆了!”白默埋怨的低厉一声。

    “臭小子,你给我闭嘴!”

    白老爷子呵斥一声,“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你不知道?还有脸去责怪朵朵?”

    “老爷子,您这也太护短了吧?袁朵朵拐跑了豆豆和芽芽,难道她还占理不成?”

    白默的话还没说完,老爷子就拿起龙头拐杖打了过来。

    “臭小子,我就是太护短了,才纵容出你今天这副德性!”

    这回老爷子是真打。打得白默是又蹦又跳,吃疼的嗷嗷直叫,四下乱窜。

    要不是豆豆和芽芽求情,怕是老爷子真要把孙子白默给打残了。

    白默是逃出白公馆的。

    他知道两个女儿在白公馆里会很安全。而且他还加派了多个保镖,并叮嘱他们不能放袁朵朵进来。即便只是看望也不行!

    老爷子为什么打自己,白默心里还是有点儿数的。

    他只是疑惑,是不是如同林雪落说的那样:简梅怀孕了,而且还怀的他白默的孩子?

    自己跟简梅有没有睡过,白默是心知肚明的。

    至少有两次他记得很清晰。

    不得不说,简梅是个很好的伙伴:在那方面该娇弱时娇弱,该带劲时带劲儿。

    那种若即若离、忽近忽远的感觉,很能激发一个男人的斗志。

    本以为睡就睡了,却没想到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

    白默叩开休息室门时,嘴角还溢着血。不是被老爷子打到的,而是他夺路而逃时不小心给撞伤的。

    “白默,你怎么了?怎么流血了?”简梅惊呼一声。

    “别……别动!疼着呢!”

    简梅刚要伸手来扶白默,他便疼得哀嚎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跟人打架了?”简梅急声追问。

    “还能有谁?被我家老爷子打的呗!”

    白默刚要坐进沙发里,便吃疼的弹跳起来,“哦……疼死我了!”

    简梅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便不在多问。白默下意识的看向简梅的肚子,有些挫败的问道:“简梅,你是不是真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