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75章 败下阵来

第1975章 败下阵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总夫人的头衔,还是相当好使的。

    雪落很少拿自己封太太的身份说事儿,但偶尔要用到时,也挺得心应手的。

    大堂经理毕恭毕敬的将雪落和邢十四领到太子爷之前的休息室前。现在成了简梅的寝室。

    对于封总夫人的到来,夜莊上下的议论声也不小。

    大部分都猜测:这封总夫人应该是来给自己的好闺蜜打抱不平来着!所以一个个都伸长着脖子等着看好戏呢!

    尤其是女性员工,对于简梅这种捡漏的二手货,还是挺嗤之以鼻的。都觉得自己的条件要比简梅好得多,凭什么太子爷就看中了她,而没看中自己?

    归根结底,还是觉得这个简梅太贱太騷了!但又敢怒而不敢言!

    其实,欲加之罪就是这么来的。

    如果非要按事实说事儿的话,简梅其实也是个受害者!

    当雪落看到开门的简梅时,也是稍稍的惊艳了一下:不得不说,丰腴之后的简梅,着实美艳动人。加上她的舞蹈功底,那气质说不出的高贵典雅。

    “雪落?你……你怎么来了?”

    简梅面带着微笑,看起来有些惊讶,好似带上了有朋自远方来的悦意。

    也许简梅只是觉得:封二太太此时应该在封家休养身体,哺育封总千金才更合理。

    下一秒,雪落的目光便落在了简梅的肚子上,那微微出怀的孕肚,是逃不过雪落法眼的。毕竟雪落可是三个孩子的妈咪了。

    “我来找朵朵的。她在你这里吗?”

    雪落是故意这么问的。因为袁朵朵的离开,是被简梅给逼的。她到要看看简梅如何回答自己。

    这一问,简梅瞬间便意识到:林雪落是来兴师问罪的!

    “听说朵朵带着豆豆和芽芽离开了申城……白总去找她们了!”

    让雪落没想到的是,简梅竟然如此的直言不讳。

    没有虚假的惊讶她不知情,亦没有卖惨装无辜。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

    “那你知道朵朵为什么会带着豆豆和芽芽离开申城?”雪落紧声逼问。

    简梅的面容微微一敛,朝走廊里瞄了一眼,清声道:“雪落,你先进来吧。”

    “你还是别叫我雪落,我跟你也不是很熟!”

    一想到当初袁朵朵和自己拿简梅当好同学好姐妹,雪落就气不打一处来。

    “封二太太,您才刚生养,千万别累着自己!”

    简梅的话,明显的客套了起来,“还是进来说话吧!”

    “呵,简小姐莫非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不敢在别人面前说?”

    雪落的话,句句带上了锋芒。

    要知道简梅躲在这里享受着荣华富贵,可袁朵朵却带着两个孩子在外面风餐露宿。

    “那好吧,封二太太既然喜欢在门口说话,那我奉陪就是了。”

    任由雪落如何的强势压迫,简梅都表现得平静无波。又或者她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简梅的淡定从容,到是让雪落有些不自在起来。毕竟雪落也是那种心地善良的女人,虽说言语任性跋扈了一些,也只是想为袁朵朵讨个公道。

    她自己也是个女人,同时也是个妈咪,所以也不想为难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身怀有孕的女人!

    可话赶话的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雪落如果再进屋,怕是面子上也抹不开。只得硬着头皮逼问下去。

    “简梅,我看你这身型……应该是怀孕了吧?”

    “封二太太,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听简梅的口气,到是想让雪落一性次来个痛快话。

    这……这简直是在倒逼雪落主动的撕破脸!

    “你肚子里的孩子……该不会是白默的吧?”

    雪落也不管不顾那拐角处藏着的偷听脑袋,直接逼问起了简梅。

    “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自己的!”

    简梅单手护着自己的孕肚,风轻云淡却又目光坚定的作答着雪落的逼问。

    “简梅,你都敢做了,怎么还不敢承认?”雪落轻嗤一声。

    “不知道封二太太想怎么着我呢?”

    简梅反过来逼问起了雪落,“孩子是白默的如何?不是白默的又如何?”

    “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真是白默的,那你就是恩将仇报!”

    雪落厉呵,“朵朵当初是怎么对你们母女二人的?她在你们母女最艰难的时候帮助了你们,你怎么可以抢她的丈夫?抢她孩子的父亲?”

    面对雪落的义正词严,简梅先是沉默,然后便涩意的干笑起来。

    “呵……呵呵,林雪落,我怎么就恩将仇报了?”

    简梅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扭曲,“袁朵朵都跟白默离婚好几年了……我跟白默都是法律上的自由身,我为什么不能喜欢白默?为什么不能给他生孩子?”

    “简梅,你明知道朵朵是爱着白默的!朵朵住在白家,吃在白家,她跟白默俨然就是一家人!难道是你眼瞎了看不出来吗?还是你当小三当上瘾了?”

    雪落的最后一句话,就带上了明显的攻击性。

    简梅没有说话,一张高贵脸此刻也变得僵化。她的气息有些急促,似乎在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心绪。

    说都已经说了,雪落决定趁热打铁,让简梅意识到自己犯下了错误,悬崖勒马,主动退出局去!“简梅,你之所以落到当初的那步田地,原因为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可你不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故技重演,跟你的救命恩人抢起了男人?简梅,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却没想简梅却大笑了起来,“林雪落,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别说我是袁朵朵的好姐妹了,只要是一个三观正的人,都有资格说你!唾弃你!”

    雪落厉声,“如果你还有自知之明、廉耻之心,就应该打掉肚子里的孩子,然后离开白默!”

    “呵呵,哈哈哈!”

    简梅又是几声冷笑,“林雪落,就数你最没资格说我了!因为我们俩彼此彼此!”

    或许是站得有些累了,简梅依靠在了门框上继续说道:“听说当初你嫁的人可是封大少爷……这桩婚事,整个申城的人都知道的!可你却爱上了自己的小叔子封行朗,而且还怀上了小叔子的孩子……我到是想采访采访你:那时

    的你,为什么没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呢?是不是说,当初的你,也是那么的恬不知耻、不守妇道、水性杨花呢?”

    “简梅!你……”雪落气得牙齿都在打颤,却又无话可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