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64章 捡了你不要的男人

第1964章 捡了你不要的男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雪落的鼓励,也是‘怂恿’之下,袁朵朵真决定自己主动去问简梅!

    雪落说得对,一切的道听途说,都只是没有实质证据的猜测,只能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她要听简梅亲口说!

    因为简梅才最清楚: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袁朵朵真的无法想像:一个自己曾经慷慨伸手搭救的女人,竟然会做出如此恩将仇报的事情来!

    所以,她一定要听简梅亲口告诉她!

    今天是周六,时机合适。豆豆芽芽会在白公馆里作陪白老爷子练习书法。

    袁朵朵赶在简梅出夜场前过来了。

    在可视门铃里看到袁朵朵时,简梅先是微微一怔,随之不紧不慢用吸水毛巾包裹好自己的湿发之后,她才慢悠悠的将房间的门打了开来。

    “朵朵?是你啊?你怎么来了?豆豆芽芽在白公馆呢!”

    刚刚沐浴后的简梅,有着清水出芙蓉般的娇好面容,干净得不染一丝俗尘。

    一身浅紫的真丝睡衣,将她的高贵范儿衬托得更加雍容华贵。

    不得不承认,简梅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她的漂亮纯属那种天生丽质,而并非庸俗粉黛的装饰。

    袁朵朵的目光一直紧盯在简梅的孕肚上。或许是长年练习舞蹈的缘故,所以简梅的身段看起来依旧妙曼,丝毫不见孕妇的臃肿,反而更多了一丝的风韵气息。

    “我是来找你的!”袁朵朵深呼吸一口后,直接说明了来意。

    “找我?”简梅又是一怔,随后笑脸相迎,“那快进来坐吧!”

    这间套房,简约舒适、轻度奢华,原本是白默的休息室。后来简梅来了夜莊,而且又是个女的,不太方便跟员工去挤宿舍,白默便将自己的休息室让给她住。

    白默后来将夜莊的顶层的两套钻石豪华包间合并改造成了他的办公地点和两个女儿嬉戏玩耍和学习的育儿空间。什么舞蹈房、钢琴室、玩具小屋等等,一应俱全!

    “几个月了?”袁朵朵问得直接。

    也许她此时此刻的内心,并不像她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平静。她能来单独面对简梅,还真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

    简梅下意识的抚了一下自己的孕肚,也没跟袁朵朵拐弯抹角,轻含着笑意作答道:“快五个月了吧!”

    有些事,终究是要面对的。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

    这个孩子终将要以它该有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虽说简梅现在还没想好。

    “都……都五个月了?”

    袁朵朵是真没看出来:简梅竟然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要是穿一些宽松点儿的衣物,看上去顶多只是个吃饱饭的肚子而已。

    “是呢,最近这胎动……是越来越频繁了!我稍有用力,它就动得厉害。”

    简梅的神态和言辞,平静得跟一个普通的孕妈几乎没什么两样。

    她享受着孕育的喜悦,也承受着孕育的辛劳。

    “这孩子是……是谁的?”

    问出这句话时,袁朵朵还是没底气的打了颤声。好像做错事的是她自己。

    “当然是我自己的啦!”简梅咯咯一笑。

    “你少跟我装傻!你明知道我是问孩子的爸爸是谁!”

    袁朵朵是个耿直的女人,她不太喜欢别人跟她拐弯抹角的玩心机。

    “我孩子的爸爸是谁……对你很重要吗?”

    简梅轻轻吁叹出一口浊气,“我觉得应该是楠楠……她舍不得我这个妈咪太孤独了……所以她又投胎来给我当孩子了!”

    提及早夭的楠楠,袁朵朵心中的愧疚又开始翻涌。她也是妈咪,她当然能体会一个孩子对母亲的重要程度。好在简梅看起来要比她想像中的坚强。

    只是现在……她突然感觉简梅的坚强看起来有些可怕。

    差点儿就让简梅把话题给避开了!

    袁朵朵狠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她自己的牙齿都打起了微颤。

    “简梅,你只要回答我: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是不是白默的!”

    这一回,袁朵朵没让自己退缩,也没肯让简梅退缩,“你只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看着情绪有些激动中的袁朵朵,简梅到是挺平静的。

    “我说过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自己的!”

    “简梅!你有胆子做,为什么没胆子承认?!你太让我瞧不起了!”袁朵朵呼声低厉。

    简梅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腹,冷静的回答:“即便是白默的,那又如何?!我只是捡了你不要的男人罢了!”

    “什……什么?真……真是白默的?”

    一阵狠实的眩晕袭来,袁朵朵的身体都在打晃,“简梅……你……你……你这么做……你对得起我吗?当初我那么帮你……你……你竟然……竟然恩将仇报!!!”

    “我怎么恩将仇报了?既然你都不要白默了,为什么不能施舍给我?我只是捡了你不要的东西!”

    或许是被愤怒的袁朵朵惊吓到了,简梅泪眼婆娑的护着肚子后退着。

    “你怎么知道我不要了……我……我……”

    终究,袁朵朵还是没能有勇气说出那句‘我还爱着白默’。

    “朵朵,你跟白默都离婚好几年了,你们之间早已经没有了感情……你只是豆豆和芽芽的亲妈!跟白默不再有任何关系了!你为什么还不能放手呢?!”简梅抹去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朵朵,既然你都不要白默了,我乞求你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白默有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权利!他还年青,他应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

    ……

    袁朵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简梅的房间,又怎么跑出夜莊的。

    她突然觉得,简梅说得好有道理:自己跟白默都没了感情,为什么还要牵扯不清呢?

    深深的挫败感袭来,袁朵朵甚至于有种自己就是破坏别人感情的刽子手!!

    简梅怀了推的孩子,又跟她袁朵朵有什么关系?

    她竟然还能厚着脸皮去质问别人?!

    白默离异,简梅也是离异,他们在一起有了孩子,又不违法!

    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呢!

    对,对!白默就是自己不要了的男人!

    自己就应该像个破烂儿一样把他给甩了!丢得远远的,谁爱捡谁捡去!

    可那不自控的泪水,为什么会越流越多?

    袁朵朵不敢在简梅面前哭泣,也不敢在夜莊里哭泣;她只能躲到某个黑暗的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