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58章 虐我很有意思?

第1958章 虐我很有意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小时后,画面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封行朗好胃口的吃着那盘还在嗞嗞作响的意式牛柳面;而丛刚坐在一旁只是静静的看。

    很明显能看出来,某人的攻心成功了!

    “其实……你应该选择灭了我!那样才能一了百了,永除后患!”丛刚淡声。

    封行朗抬眸睨向微带落寞之意的丛刚,撩唇哼声:“还是等下辈子吧!”

    又往嘴里塞了一卷意面,封行朗微微倾身上前,带着痞气:“下辈子,许你做我儿子!我想怎么抽你,就怎么抽你!听着你天天叫我亲爹,想着就很爽!”

    “……”

    “要么做我女人!天天被我睡!也好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咳咳!”

    这不正经的油腻话题,着实不太适合丛刚这种清心寡欲的人。

    “我还是当你大爷吧……会更合适!”这便宜也不能让封行朗给全占了去。

    “想当我大爷也行!不过你得把我这个大孙子先伺候好!”

    封行朗用纸巾拭去了唇角的油渍,“就说你做的这个意面吧,实在是差强人意!这牛柳少到要用放大镜找不说,还给配个秋葵?这玩意能吃么?”

    在封行朗看来,秋葵这种东西,简直就是变种的尖青椒!绿里吧叽的不说,壳子吃起来毛刺毛刺的,里面的籽又滑溜溜的,看着就难以下咽!

    “秋葵,低热量,能补肾、能排毒、能防癌,还能护胃!挺适合减你这身肥膘!”

    丛刚还真是好耐心,竟然跟封行朗细致的讲起了秋葵的好处。

    “你对我这身肥膘……不,是精健的体魄,好像很有意见?”

    封行朗吃下了最后一口意面,可那盘秋葵配菜却一个未动。

    “还精健?你这身体脂率,怕是早就超过百分之二十了吧?!”

    “毛虫子,你看我不顺眼就不顺眼,干嘛跟我这身肉过不去呢?!它们招你惹你了,你天天图谋不轨的想搞掉它们!”

    封行朗是真搞不懂,丛刚跟他这身肉较什么劲儿。

    “这些肥膘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

    “按你这意思,所有的胖子都该去死啰?这叫幸福肥,你体会不到的!”

    瞄了一眼丛刚那张清肃认真的刚毅脸庞,封行朗勉为其难的将一根秋葵朝自己的嘴里送去,“行,听你的,我吃!”

    “你说这玩意像什么东西?外面毛绒绒的,里面滑溜溜的……这一联想,感觉就像咬自己的……”

    “行了,你慢慢吃,吃完就回。我上楼休息了!”还没等封行朗把话说完,丛刚就起身打断。

    “着什么急啊,我还有正事跟你说呢!”封行朗拉住了起身欲离开的丛刚。

    “是求我放过你亲爹河屯呢?还是求我安慰你老婆孩子?”

    其实封行朗此行的目的,丛刚是心知肚明的。他本就是个大智之人,何况他还是那么懂他。

    “丛刚,你说说你做的这叫什么事儿?在女人和孩子面前玩自黑式的苦肉计,害得我老婆孩子泪眼汪汪的……你像个男人做的事吗?”

    封行朗让话题的跳转,尽量温和柔软,不显生硬。“不存在什么自黑!我跟你老婆孩子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你就在利用你对付河屯!不但要杀人,而且还要诛心!就像河屯当初利用诺诺来对付你一样!”丛刚说得平淡

    。

    “毛虫子,你想为我打抱不平的心……我懂!但我觉得,与其将河屯杀之而后快,到不如让他在愧疚中了此残生!”

    “呵,河屯像是那种会愧疚此生的人吗?”丛刚冷声。

    “他会的!因为我会冷落他、怠慢他、远离他……不会让他好过的!”

    封行朗一直紧拉着丛刚的手腕:“毛虫子,就算为了我……放过河屯,也就等于放过了我!”

    丛刚居高临下的看着仰视他的封行朗:那俊逸的面容上,的确添了许多抹不开的愁容!

    那愁容,的确挺扎眼的,也更扎心!

    “听说……你快有女儿了?”

    丛刚似乎也学会了封行朗那跳跃式的聊天方式。

    “是!但老婆和女儿是我的底线,是绝对不能跟你共享的!你想都不要想什么歪心思!否则我翻脸比翻书还快!”

    看着封行朗那紧张的神情,丛刚突然轻浅的笑了一下。

    “看着你这么紧张……很能让人勾起虐你的冲动!”

    “毛虫子,你它妈虐待狂啊?虐我很有意思吗?”

    “有意思!”

    “我懂了,你它妈就见不得我比你优秀,比你英俊,比你有钱,比你有女人缘!而且还比你大,比你长,比你威猛……你想通过虐我的方式刷存在感!”

    “……你可以滚回去了!”

    “毛虫子我得善意的提醒你:自卑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能容忍别人比你优秀!”

    “你真觉得你比我优秀?”

    “那必须的!我知道你欣赏我、崇拜我、爱慕我……”

    “够了封行朗!别太自我感觉良好!在我眼里,你就是个连乞丐都不如的可怜虫!”

    突然激动起来的丛刚,连话声都打着颤意。

    封行朗莫名一怔:自己顶多就是自恋一下,这虫子的反应怎么这么大?!关键自己也算是申城的财神爷,怎么还不如个乞丐了?但机智如封行朗,他立刻抱住了丛刚的腰际,将计就计的哼声:“对,我就是可怜虫!这解铃还需系铃人,还恳请丛大爷给我个面子,帮忙安慰一下老婆孩子!台词我都替

    你想好了:为了诺小子你的健康成长,我愿意放弃跟河屯的恩怨!我家诺诺一定会感激你的!”

    “……”

    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个家伙的智商跟情商!

    折腾得他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

    ……

    夕阳轻染着西边的云彩,绽放着它的无限美好。

    可即便是这无限美好的东西,它也有近黄昏的淡淡凄凉之意。

    大病初愈的丛刚,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轻傲风骨。站在人群中,别样的惹眼。

    “大毛虫……大毛虫!”

    看到丛刚的封林诺小朋友,高兴得连蹦带跳。可刚朝前蹦哒两步,却被接他的邢十四捞抱回了原地。丛刚缓步朝邢十四他们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