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57章 麻烦你严肃点

第1957章 麻烦你严肃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是为了让他们一家憎恨他?!

    在下楼之际,封行朗看到等在自己房间门口的大儿子。小家伙应该是听到了什么。

    “亲爹……”小家伙喃叫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

    可这一刻,却此时无声胜有声。封行朗懂得儿子没能说出口的话。

    封行朗走上前来,将黯然神伤的大儿子紧紧的拥在怀里,“很抱歉,让你跟妈咪困扰了!但要相信亲爹,一定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小家伙点了点头,抬起泪光泛动的眼眸:“亲爹,你跟大毛虫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恨他的!虽然我希望大毛虫跟我义父都能好好的!”

    ……

    这趟启北山城,封行朗不得不来!

    不过来时的心情,却有那么点儿小怪异:并不似压抑愤怒的那种,反而觉得异常的轻松闲适!

    当然了,必要的兴师问罪,还是要的!至少也得维护一下他封大总裁不容侵犯的威严!

    还有,就是妻子那几滴伤感之泪,也不能白流的!

    把他妻儿惹得如此凄伤,的确应该好好的修理他一顿!

    封行朗赶到丛刚的住处时,已经是夜幕低垂。

    意外的是:别墅楼下的客厅大门是敞开着的,却并没见着卫康他们!只在三楼的阳光房里亮着微弱的灯,更像是为了指引封行朗而特地亮着的。

    丛刚肯定是在的。而且就在三楼的阳光房里等着封行朗!他应该是知道封行朗会来!

    只是,他遣走卫康他们又是什么意思?就不怕什么有孤魂野鬼进屋来找他丛刚谈人生?

    连不信鬼神之说的封行朗,在走进这浸透在黑暗之中的别墅时,浑身都是紧绷着的,更别说那些普通人了。稍有点儿风吹草动,便觉得像是阴风森森。

    在三楼的阳光房里,丛刚孤寂的坐在藤椅上。一动不动的凝视着眼前暗蓝色的天空。

    有阳光时,这阳光房还算有点儿活人气息;但暗夜中的阳光房,却显得格外人诡异阴森。

    藤椅旁的简易小桌上,摆放着一把枪。

    封行朗微微蹙眉:因为他知道这把枪应该是留给他使用的。

    等走近之后,封行朗才发现丛刚手里还端着一碗粥。很寡淡的那种白粥,一看就没什么胃口。反正封行朗从不会主动吃这种东西的。

    “这一到晚上,你这里真就成活死人墓了!”

    封行朗在丛刚身侧的藤椅上坐了下来,慵懒的舒展了一下四肢,然后枕着自己的双手惬意的躺了下去,无比的悠闲。

    “你是来逃离我的呢?还是来灭掉我的?”丛刚的声音微带着沙哑。

    这剑拔弩张的开场白,怎么听怎么的不友善!

    看来,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这家伙对自己的那句无心之话,应该是听者有心了!

    “还能不能好好的说话了?”封行朗懒散的哼声。昏暗中,听到勺子触碰到碗壁的声音;丛刚将勺子里寡淡的白粥送至自己的嘴里,那模样看着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悲凉感。感觉他的人生便如这白粥一般的寡淡,似乎再无

    其它有色彩的东西了!

    “我替你选吧!桌上有一把枪,用它来灭掉我……刚好!”

    丛刚眺望着无尽的暗夜,“你放心,卫康他们不会追究我的生死!”

    封行朗嗤然的剜了丛刚一眼,“既然你这么想死,为什么不自己给自己的脑门来上一枪?还有必要让我脏下手么?”

    “你要是不肯脏下手,怕是柯本就会脏手了!”丛刚淡淡的接话。

    “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让柯本去灭了河屯?”封行朗挑眉问。

    “嗯,是的。”丛刚应得风轻云淡。

    说真的,丛刚如此说话的腔腔,真的很让人生气!

    让人的感觉就像:这一切都在他丛刚的掌控之中!任他摆布!

    “毛虫子,你想让柯本灭了河屯,就直接去灭!”

    封行朗依旧维持着懒散的躺姿,“真用不着跟我商量的!”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煎熬你这个大孝子的心!”丛刚轻浅的哼声。

    封行朗也没接话,只是静静的盯看着被暗夜层层叠叠包裹住的丛刚。

    怕是他真正想煎熬的,并非是他封行朗吧……

    “这白粥太寡淡了,你厨房里还有其它食材吗?你去给你做点儿有营养的东西!”

    封行朗坐起身来,有模有样的开始卷自己的衣袖。

    这又是什么聊天方式?跳转是也太离谱了吧!

    “怎么,你是想下厨给我做东西吃呢?”丛刚轻哼。

    “难不成你还怕我给你下毒不成?”封行朗反问。

    “……我只是担心你做的东西……会比毒药更难吃!”

    这大实话说的……相当精确!

    “那就劳烦丛大爷您给我去弄点儿东西吃呗!老子肚子还饿着呢!下毒也无所谓的,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对了,素的留给你养生,荤菜留着祸害我!”

    这话题都快跑偏到火星去了!

    “封行朗,麻烦你严肃点儿!”丛刚唇角微抽。

    “丛刚,你它妈的就不能体谅体谅我?老子赚钱真的很累!回去还要哄哭哭啼啼的老婆孩子!”

    封行朗夺过丛刚手里的碗粥往小桌上重重的一放,便开始倾吐他的各种各样的不满:“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跟着闹什么闹?!你想干河屯,你去干就行了,真不用让我知道的!毛虫子,你就不能替我着想着想?!我真的很累你知不知道?难道你就一点儿

    不心疼我么?”

    丛刚唇角不淡定的勾动了几下,“我又不是你爹……找你爹疼你去!”

    “早知道你现在这么铁石心肠,当初就应该把你掐死得了!还救回来干什么?!”

    或许是话说多了,也饿狠了,封行朗将粥碗里的大半口粥给喝掉了。“爱情,我有林雪落;亲情,我有三孩子!怎么想从你丛刚身上奢望点儿友情,怎么就这么难呢?!你现在可是一点儿都不心疼我,更不知道来体谅我!你说我辛辛苦苦赚那么多的钱,除了为养活老婆孩子,不就是想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一下,想让你对我刮目相看,崇拜我,仰慕我,跟随我么?!我连儿子都能跟你丛刚分享了,你还想怎么

    样?你这么闹腾我,你良心真不会痛?!”

    越说封行朗的怨气就越深,“你就真舍得我像个乞丐一样,奢望你对我的施舍点儿可怜的友情?”丛刚真的是无话可话!因为他的整颗心都被封行朗给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