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56章 跑偏的想法

第1956章 跑偏的想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整天,封行朗都在纠结着:要不要硬着头皮去启北山城接回老婆孩子!

    甚至于都联想到老婆孩子在丛刚那里玩得欢快不肯回家,自己又得骗又得哄的画面!

    可让封行朗万万没想到的是:临行出发前给巴颂打电话先询问一下情况时,巴颂却告诉他二太太和两位公子中午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封家!

    回来得这么早?又没见着装神弄鬼的丛刚?又或者丛刚那鬼东西又把自己给藏起来了?!

    可巴颂说二太太带着两个孩子见着丛刚了,相聊了一个多小时后,便都回来了!

    竟然这么听话的都回来了?还不用他封行朗去哄去逗,实在是值得表扬!

    可封行朗赶到封家时,却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莫管家说:二太太回来时就闷闷不乐的。中午胃口也不好,敷衍式的吃了几口不饿着肚子里的孩子之后,便把自己关去了房间里。而大公子封林诺整个人都蔫蔫的,连午

    饭都没肯下楼来吃。

    “baba……大虫虫!”

    见亲爹回来之后,封虫虫立刻奔过来拽住亲爹的手往外拉。

    “虫虫,你们见着大虫虫了?”封行朗将幼子抱在了怀里。

    “嗯……大虫虫。”小家伙能表达出口的词汇量还是有些匮乏。

    “是大虫虫凶你们了?还是大虫虫赶你们走了?”

    虽说儿子口头表达能力不太好,但在封行朗的眼里,儿子就是个小天才,他会想方设法的用其它方式表达出他想表达的东西。

    “大虫虫……”

    小家伙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努力的想了一会儿后做了一个皱脸难过的小表情。

    “大虫虫他……不开心?他难过?他伤心?”封行朗猜测着。

    小家伙点了点头。

    “那死虫子有什么好不难过的?”封行朗冷嗤一声。

    他伤心就伤心去吧,怎么还没他封行朗的老婆孩子惹不开心了呢?

    封行朗将小家伙放回了地面,便健步上楼去关爱自己闷闷不乐的孕妻。

    雪落侧躺在贵妃椅上,有一眼没一眼的翻看着一本育儿杂志。见丈夫进来,便小怨的嘟起了嘴巴。

    “怎么了,我亲爱的封太太!谁惹你心里不痛快了?”封行朗躬身过来,先是亲了亲妻子的额头,再细细密密的轻拱着妻子的孕肚,温情的跟他的小公主做着亲子互动,“晚晚,告诉亲爹,谁惹妈咪不痛快了?亲爹替你跟妈咪

    出气!”

    “还能有谁!就是你这个混蛋男人!”雪落赌气的抱怨起来。

    “林小姑娘训斥得极是,亲夫怠慢妻儿这么晚才回来,的确够混蛋!”

    在孕妻和小情人面前,封行朗着实柔情满满。生怕自己一个高声会惊吓到她们母女一般。

    “行朗……”

    雪落娇声喃唤,半撒娇的在丈夫怀里蹭拱着,“亲爱的老公大人,你就原谅了丛大哥……好不好嘛?”

    原谅丛刚?几个意思?

    封行朗瞬间就警觉了起来,“雪落,丛刚是不是欺负你了?还是对你有了非分之想?”

    这想法,可不是一般的跑偏!

    “你在胡说什么啊!”雪落哼斥一声:“我是想让你原谅丛刚利用你去对付你亲爹河屯的事儿!”

    封行朗微微蹙眉:丛刚那狗东西到是真够坦白的!竟然连这些尔虞我诈的罪行都跟他的女人坦白?

    可……怎么不太对劲呢?

    “行朗,求你不要灭了丛刚好不好?我坚信他不是坏人!即便利用你去对付河屯,但他也不会伤害我们一家人的!”雪落的这番话,算是有点儿眉目了。

    “你跟丛刚说……我要灭了他?”封行朗更深一步的试探。

    雪落弱弱的点了点头,“上回在养殖场你说话那么莫名其妙……丛刚一听,便承认你话里的那个阴谋制造是他!”

    “他还说了些什么?”封行朗眯起眼眸。“他还说……让我跟诺诺他们不要跟他走得太近!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还说……还说他救你,救我们一家,以及疼爱诺诺和虫虫都是假象!他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

    利用你去对付河屯!还说我们一家最该憎恨的人,就是他丛刚!”

    这一说,雪落便泪眼汪汪了起来,“我跟诺诺,还有虫虫永远都不会憎恨他的……”

    雪落嗅了嗅泛酸的鼻子,楚楚可怜的问:“行朗,你会怎么对付丛刚啊?”

    封行朗似乎出了会儿神,捏了捏眉心之后干涩一笑:“我能怎么着他?我又打不过他!”

    “行朗,如果你跟河屯真要联手伤害丛刚的话……我跟两个孩子会很难过的!也许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你!”

    随后,雪落又赌气上一句:“这肚子里的孩子,我也没心情生了!”

    “可不许这么瞎胡闹!”

    封行朗将伤感中的妻子紧拥在怀里,“首先,亲夫不会跟河屯联手去对付丛刚!其次,亲夫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说服丛刚放手他跟河屯的仇恨……”

    “那你说的那句‘是逃离他?还是灭了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啊?”雪落执意的追问。

    “……”看来,自己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不但给女人造成了困扰,想必对丛刚也是不小的冲击吧!

    那狗东西怕是又想多了呢!

    “雪落,你怎么什么话都跟丛刚说呢?那句话,只是亲夫信口一说,你竟然就告诉丛刚了?”封行朗眉宇深拧。“反正我相信丛刚!他要真找河屯报仇,大不了去跟河屯硬拼就行!为什么还要三番五次的冒着生命危险救我们一家呢!他的那些话,纯属在自黑!我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反正丛刚在我心目中就是个大恩之人,我永远都不会憎恨他的!更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他!”

    雪落抹了一把泪,“他身上都有那么多的伤了……要是你们再伤害他……你们良心过得去吗?!”

    “行了行了,别哭了!你这一哭,亲夫这心都拧疼成麻花了!”

    男人拥过哭泣中的妻子,细碎的亲吻着她,

    封行朗是真没想到:丛刚会在他妻儿面前如此的自黑自己!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