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55章 一个多余的人

第1955章 一个多余的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六,封行朗一早便去了GK风投,似乎有那么点儿故意回避的意味儿。

    从昨天晚上开始,两个小崽子就闹腾着要去丛刚那里;再加上一个恃宠而骄的老婆,封行朗被闹得脑仁都疼。

    对于两个闹腾的小崽子,封行朗默许让巴颂送他们过去看丛刚,不过晚饭之前必须得赶回来。

    虽说封行朗叮嘱过巴颂和莫管家,不许让雪落跟着出门,但关键人家自己长着腿啊,她会跟着跑去启北山城的。即便封行朗看得了一时,也看不了时时!

    这一回,去启北山城的山坡道没有下破胎器之类的障碍物。应该是考虑到林雪落身怀有孕,要是动了胎气,某人真会跟他丛刚玩命的!

    丛刚已经能自主行走了。没有怠慢的回避,亦没有主动的迎接,而是悠然的打理着他的那些花花草草、盆盆罐罐。

    “大毛虫……大毛虫……我们来看你了!还带了我妈咪和虫虫弟弟!”

    “大虫虫……baba……”

    这封二公子的称呼丛刚的方式,着实够特别的。跟在后面的雪落还是有点儿小尴尬的。

    “大毛虫好像在三楼呢!”两个小崽子撒腿就朝敞开的别墅大门飞奔而进。

    “诺诺……虫虫,你们慢点儿,等等妈咪!”

    已经差不多有六个月身孕的雪落,行动迟缓了很多。而一旁的巴颂也不太方便上前来搀扶。

    “妈咪,我扶着你走,你要慢点儿哦!”

    总的来说,林诺小朋友的确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他立刻顿住了迫不及待想上楼的奔跑脚步,转身过来搀扶辛苦怀着宝宝的妈咪。

    可年幼的封虫虫小朋友就很显没心没肺了,他依旧欢快着小短腿往楼梯上爬去,完全没顾及妈咪的话。

    “虫虫……你慢点儿,小心摔着!”雪落不放心的叮咛一声,“诺诺,你还是去看着点儿你弟弟吧!妈咪自己可以上楼的。”

    “不行的啦!妈咪跟肚子里的妹妹更重要的!”

    小家伙没有去已经追跑掉的弟弟,而是稳当的搀扶着妈咪耐心的爬着楼梯。看到身怀六甲的林雪落吃劲的爬上三楼的阳光房,丛刚还是小有愧意的:或许是因为他的人生中不曾有过女人,所以在怜香惜玉方式就欠缺了那么一点点儿!他是真体会

    不到一个怀着六个月身孕的孕妇,要一口气爬上这三楼,得有多累!何况雪落怀孕时的体质本就微弱。

    “妈咪,你扶着这个!”

    林诺小朋友细心的将妈咪的手搭放在护栏上扶稳之后,才欢快的朝多日不见的丛刚飞扑过去,即便丛刚的怀里已经有了虫虫弟弟。

    “大毛虫……我好想你!”

    丛刚的怀里已经不得空了,小家伙便紧紧的拥抱住丛刚的腰际。

    “大毛虫也很想你们的!”

    丛刚一手托抱着怀里格外卖乖的小虫虫,一手轻抚着林诺小朋友的脑袋;目光却温润的看向扶着护栏正喘气的林雪落,“辛苦你了!”

    “丛大哥,你这回逃不掉了吧?我可是带着三个孩子来看你……怎么样,你有没有感受到我扑面而来的诚意?”

    雪落的气色还不错,没怎么化妆的干净脸庞上,有着运动后的俏红。

    “其实你不用这么辛苦的!等好些了,我会登门拜访!”丛刚似乎不太会聊天。

    又或者,他并不想让闲杂人等进去他的世界。

    “丛大哥,你这是不太欢迎我来呢?”雪落娇声埋怨,“亏得我跟三个孩子还那么惦记你!”

    “诺诺,去把你妈咪搀扶到椅子上来坐!”丛刚轻拍了一下林诺的头。“丛大哥,我觉得你特别像武侠小说里的世外高人,比如说那个独孤求败: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盆栽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

    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我要是真有你说得这么厉害,也不会伤成这样了?”

    丛刚涩意一笑:没想到林雪落对他竟然是这样的评价!

    不过有一点林雪落还是说对了,他的确够寂寥的!

    从雪落母子三人出门开始,丛刚便知道封行朗没有同行。看得出,他是在刻意回避来见他!

    应该是上回‘柯本的双重身份’吓到他了!

    封行朗应该是觉得:他丛刚是个阴险歹毒,心怀不轨的恶劣之人吧!

    “其实……我一直是个多余的人!对你们一家造成的困扰,我真的很抱歉……我想,我应该像你所说的那样,找个清静点儿的深谷把自己给藏了!”

    丛刚这番突发的陈述,让雪落听着着实的莫名其妙。

    “丛大哥,你在说些什么呢?你怎么成多余的人了?你对我一家恩重如山,哪来什么困扰啊!”

    “其实你真的看错我了!我……不是个好人!我一直……一直在利用封行朗在对付河屯!为达到报复河屯的目的!”

    丛刚说得很平静,平静得像一潭死水一般诡异。

    “大毛虫,不是这样的!你是个好人!”林诺实在接受不了丛刚的这番说辞。“傻小子啊……看来你是真的傻呢!事实上,我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喜欢你们兄弟俩……让你们兄弟俩对我有好感,其实这一切也只是为了报复河屯!想让你们一点一点的疏

    离河屯……”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林诺捂住耳朵直摇头,“大毛虫是爱我跟虫虫弟弟的!我跟虫虫弟弟也爱大毛虫你!”

    对于丛刚这番突如其来的‘自黑’,雪落听得也是混沌得很。她突然想到了几天前,自己在养殖场啃萝卜的那次,丈夫封行朗好像也跟自己说过一番莫名其妙的话。

    “丛大哥,你是不是跟行朗闹矛盾了?”

    “怎么,你知道了?”丛刚的面容清淡如水,有抛砖引玉的诱话成分。“行朗那天问我:‘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阴谋里……而那个制造阴谋的人,还是你最信任的人……你会怎么办?是逃离他?还是灭了他’,我就觉得挺奇怪的…

    …”

    “嗯,他说的对:我就是那个阴谋制造者!”

    丛刚淡淡一笑,随之风轻云淡的问:“那他是准备逃离我呢?还是灭了我呢?”

    “丛大哥,你跟行朗究竟发生什么矛盾了?”雪落急切的问。“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利用封行朗去对付河屯!包括我救他,也包括我身上的伤,这一切都是假象!我的目的,就是借封行朗的手去弄死河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