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54章 小朵朵小梅梅

第1954章 小朵朵小梅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者不罪嘛!”

    白默立刻给封行朗斟上了冰镇的红酒,“老规矩,邦哥喝白的,我们俩喝红的。有人喝趴下了才完事!要是认怂,就得学狗爬!”

    这是他们三人曾经定下的不公平规矩。可即便是如此不公平的规矩,一般先喝趴下的也是白默和封行朗。要让严邦趴下只有一种情况:他故意认怂!

    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一两回:那是在封行朗胃病严重的时候!为了不让争强好胜的封行朗遭罪,严邦便主动趴下了!

    “来,先走一个!”尽地主之谊的白默将三杯红酒先干为敬了。

    严邦随之将自己跟前的三杯被白默兑了威士忌的五粮液逐一闷尽。

    只有封行朗未动那三杯酒,只是点上了一支烟。烟雾缭绕后的俊脸,讳莫如深。

    严邦一直紧紧盯视着封行朗那张慵懒又俊逸的脸庞,似曾相识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朗哥,赏弟弟点儿面子呗!”

    白默将封行朗指间的烟抽了过去,自己抽了一口后,才在烟灰缸里掐断。

    随后将一杯红酒端送到封行朗跟前。在白默的小强迫下,封行朗也就这么半推半就的把酒给喝了。有那么点儿借酒消愁的意味儿。

    “朗哥,要不找几个小妹妹助助兴?”

    包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只听到白默一个人唧唧歪歪的两边撮合着。

    “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必须洁身自好!”封行朗浅哼。

    “得……我懂了!朗哥是怕再来一回上次的艳拍门吧?行,那就只有我们兄弟三人把酒言欢!”

    老被严邦这么紧盯着,封行朗着实的不自在。刚要起身,却又被白默拖坐了下去。

    白默使坏的将不知道兑了点儿什么东西的红酒递来给封行朗喝,却又被诡诈的封行朗换了杯子。

    封行朗到是喝了不多,可白默这个始作俑者却作茧自缚的喝了不少。“朗哥,还记得那个子岚姑娘吗?对你有意思的那个……每次见你一来,她就按不住的往你怀里钻……当时你左一个子岚姑娘,右一个子岚姑娘的叫着……把人家小姑娘的心

    都叫酥了!人家小姑娘可是诚心想当封二太太的!可后来……后来就被邦哥让人给暴了!哈哈哈……”

    “之前吧,我也没觉得什么?可现在想想,一定是邦哥吃醋了!哈哈哈……邦哥吃醋了!”

    白默应该是喝多了,整个人都晃荡得厉害。

    “白默,你过了!”封行朗冷声说道。“过什么过啊?!我跟你讲个秘密:其实我早知道邦哥是个Gay……而且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封行朗!我呢……为了你的面子,我就一直装傻!其实我心里跟明镜似的…

    …清楚得很呢!”

    看来,还真有酒后吐真言这一说。

    这个话题,着实有那么点儿让人不太舒服!

    而且还相当的尴尬!

    自己竟然是个Gay?严邦是真没想到!而且他喜欢的人竟然会是封行朗?!难怪他们都说,曾经的自己可以为封行朗毫不犹豫的出生入死呢!

    “白默,你小子真够欠削的!”

    封行朗低厉一声后,便站起身来朝包间门外走去。

    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一声:“朗……”

    这声‘朗’,叫得的确有那么点儿传神。

    封行朗的步伐不自控的就这么顿住了!几乎是条件反射,他转过身来看向严邦:难道他真的恢复记忆了?!

    不过从严邦那发懵且疑惑的神情来看,应该只是一声无意识的叫喊。八成是白默告诉他:曾经的严邦就是这么喊他的。

    “这个味儿……就对了!”

    白默站起身来勾住严邦的肩膀,“邦哥,你是不是记起点儿什么了?”

    严邦深蹙着浓眉:这一声‘朗’,应该只是一种试探性的叫唤!

    “诶……诶……朗哥你别着急走啊!留下帮邦哥一起找找记忆呗!说不定你让邦哥亲上一口,邦哥就能全记得了呢!”

    听起来,这一刻的白默不但喝多了,而且还相当的犯混。

    恼怒中的封行朗,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间,差点儿跟门外的一个女人撞上。

    竟然是简梅。

    因为还是下午,简梅上身穿着一件慵懒柔软的米白色毛线衣,下面穿着一条休闲的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又干净,别样的清新又淡雅。

    是一个少爷告诉她:太子爷在这里宴请贵宾,她便过来看看。

    说实话,增肥后的简梅,美得着实不可方物。着实吸男人的眼球。

    “封总?”简梅认得封行朗。

    “你家太子爷喝多了,带他去醒醒酒吧!”

    “哦哦,好的。”

    “封总请留步。”严邦追出了包间,“我们谈谈城南地王开发的事宜!”

    封行朗当然不会留步,而是加快步伐离开了夜莊。

    原本打算跟着严邦一起追出包间的白默,却个打晃,倒在了走进来的简梅身上。

    “小朵朵……你今天真漂亮!”

    当白默看到清新淡雅的简梅时,双眼瞬间就迷离了起来。

    好像看到了几年前的袁朵朵,也是这般干净清爽。喜欢穿白色的衬衣和牛仔裤。

    “白总……白总……你站好了!我不是朵朵,我是简梅!”

    简梅想掰正白默软塌塌的身体,却发现看似清瘦的白默却沉手得厉害。

    “哦……原来你是小梅梅!小梅梅……”

    白默喃喃着,醉眼迷离的看着简梅那张脸,“我就喜欢你这么穿衣服……看着舒服!”

    “好好好,你要喜欢看,我天天这么穿!”

    简梅一边哄着白默,一边半拖拽着白默醉醺醺的身体朝身后的沙发挪去。寻思着先让他坐下,自己好去给他找醒酒汤。随之,简梅刚把白默吃劲的拖挪到沙发上,却没想白默一个翻身滚,竟然把简梅压制在了他的下面。白默紧紧的盯视着简梅,那宽松毛线衣被扭起,露出半个凝如雪的肩

    膀,还有那让人想入非非的……

    或许是久未跟女人亲昵,又或许是此刻的简梅着实的楚楚动人,白默猛的咬了下去……

    “白默,你别这样……”

    说半推半就也好,说心怀感恩也好,此刻的简梅对白默应该是动情的!

    当白默吻上她的唇时,她曾经受伤的灵魂像是被抚慰了,便回抱着白默的腰际,深深的回吻着这个暗恋已久的男人!

    包间的门被关上了!因为整个夜莊上上下下都知道:简梅是太子爷的小老婆!自然是想在哪里滚,就可以肆无忌惮且尽情的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