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53章 超响的臭PP

第1953章 超响的臭PP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清楚,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困扰到妻子。因为自己的妻子是个简单且心善的女人。

    或许他寻求的并不是答案,而是心灵上的慰藉。

    “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啊!嫁给你,完全是个阴谋,可我却傻傻的爱上了你这个阴谋制造者!说惨也挺惨的……”雪落柔情的看向身边的男人,甜甜一笑:“不过现在我很幸福啊!也就觉得之前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也许是我这个人特傻特钝吧,反正我就是觉得自己傻人有傻福!哈

    哈!”

    看着乐观又积极向上的女人,封行朗满怀的感动。

    “老婆,谢谢你的宽宏大量!”

    封行朗低下头来,深情的吻了吻腮帮微鼓的妻子,“是你拯救了我!”

    “我可没那么大的功劳!”雪落将手里的白萝卜往丈夫嘴巴塞去,“关键是你自己的悟性高!”

    看着丈夫的眉宇依旧轻蹙着,雪落便再次偎依进男人的怀中。“行朗,别不开心嘛!一切顺其自然好了!再说了,你这么精明,谁还能算计得了你?!反正我觉得吧,该来的总会来,要是实在回避不了,就……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呗!”

    女人想问题的方式就是这么的简单。也单纯。偶尔也会耍点小心眼儿,闹点儿小情绪,但却一直有着一颗善意的心!

    如同可以掬起在手掌心里的温暖阳光,让封行朗越发的离开不她!

    “Baba,大虫虫!”小家伙选了一个又大又圆的白萝卜讨好的送至亲爹封行朗的嘴边。

    看着已经被丛刚蛊惑了的小儿子,封行朗是既惆怅又愠怒;最终父亲的慈爱战胜了那些负能量,封行朗温情的将小家伙抱在了自己怀里。

    “虫虫是不是想大虫虫了?”

    “嗯……大虫虫!”小家伙言语上的表达依旧这般的精简。

    “那这样吧,亲爹这个周末,带你跟哥哥一起去看大虫虫好不好?”

    “好……大虫虫!走……走!”

    对于周末这个特定的时间词语,小家伙并没有什么概念。

    “还有我!我也要去看丛刚!”雪落连忙接话。

    “你还是别去了,有两个儿子代表你去看他,完全足够了!”

    “不行!这回我非要去!不让我去,我就自己偷偷跑上山去!”雪落执意的摇晃着丈夫的手臂。

    “雪落,不要这么任性好不好?那里有片坟地,白天都阴森森的,对我们家晚晚不好!”封行朗耐心的跟任性的妻子解释。

    “放心,有你们爷仨当护花使者,我跟晚晚不怕的!”

    见此刻的妻子着实的‘不可理喻’,封行朗也没继续跟妻子争执。大不了到时候再找借口。

    被封虫虫小朋友拔上来的圆白萝卜,都被雪落打包带回封家了。

    于是,封家已经连续两天都在吃雪落从养殖场带回来的白萝卜。

    什么凉拌白萝卜,什么白萝卜煲汤,什么白萝卜炖排骨;还有白萝卜条,白萝卜丝,白萝卜块……

    等等!

    雪落不但自己吃,而且还逼迫着一家人都得吃!

    “妈咪,亲儿子不要吃这寡淡寡淡的白萝卜啦!”

    林诺小朋友第一个提出了反抗,“关键吃了这玩意儿,亲儿子还老爱放臭PP!都快把自己给熏死了!”

    “是呢叔妈咪,今天团团在学校里很想放P,实在憋不住了,放了一个超响的PP,同学都看着我……团团好难为情的!”封团团小可爱是相当认同诺诺哥哥的抱怨。

    “哈哈哈……哈哈哈哈!”雪落眼泪都笑出来了。莫冉冉更是笑得前仰后附的,“雪落姐,我跟你说:昨天晚上立昕哥老是起身老是起身,刚开始我还以为他不舒服呢,后来才知道……哈哈哈哈……他……他躲进洗手间放P

    去了!而且还是脱了裤子放的那种!哈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

    “你还好意思笑?我还不是担心你晚上睡不好觉嘛!”

    向来儒雅绅士的封立昕,还是有点儿小难为情的。毕竟放P这种话题,听着实在不雅。

    “传说中的脱……脱裤子放……放P?哈哈哈哈!”

    于是,雪落和莫冉冉妯娌两个人直接笑趴在了餐桌上。

    一个温婉贤良,一个大大咧咧,两个性格迥异的女人竟然能相处得十分融洽!连一旁的莫管家和安婶也是乐得不行。

    ……

    周五下午,白默约封行朗在夜莊见面。

    为什么选的下午,而不是晚上……那就得参考上一回的艳拍门了!

    而且选择下午的好处,不仅仅可以避嫌,而且还不会影响两人晚上回去当好爸爸!这两天本就堵得慌的封行朗如约而至。以前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他还能找找严邦,或是去启北山城跟丛刚耍耍嘴皮子!可现在,他能找到的合适人选除了白默,似乎也找

    不到其它。

    可封行朗却没想到:被白默一同约至夜莊的,还有严邦!

    准确的说,严邦并不是被白默约来的,而是他主动约的白默,然后又让白默约了封行朗!

    也许严邦清楚:如果自己单独约见封行朗,估计封行朗不会给他这个面子。

    看到专用包间里的严邦,封行朗原本压抑的心情就更阴郁了。

    “白默,你小子是在故意找你朗哥不痛快吧?!”封行朗淡声冷哼。

    “朗哥,别炸毛啊!我们三人兄弟一场,看在邦哥曾经那么爱护我们两人的份儿上,你总得给他一次机会是不是?”

    白默连忙起身拉住了一脸不爽就要尥蹶子离开的封行朗。

    “白默,这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你不懂?还是说,你想让我再被人用刀抵着脖子一回?”

    封行朗虽说有那么点儿小怒,但却还是受劝的被白默按坐在了沙发上。

    换作平常,封行朗在这种不谈公事只谈感情的情况下,他会扭头就走;但也许是在丛刚那里受了点儿心灵创伤,反而觉得严邦更为干净可靠!

    当然,前提必须是曾经的严邦!

    从封行朗进门的那一刻开始,严邦一直在紧紧的注视着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攻击性,只是单纯的想从封行朗身上寻求到自己丢失的那段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