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47章 朗哥晚上再来

第1947章 朗哥晚上再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乎,还是有那么点儿小伤感的。

    封行朗便起了身,悠然着步伐朝病床上的丛刚走近过来。

    “毛虫子,你好好休息吧,朗哥晚上再来看你!”

    这声‘朗哥’自称得着实的辣耳朵。

    更辣眼睛的是:封行朗竟然伸来一只手,出其不意的在丛刚的下巴上轻捏了一下,“记得配合医生做治疗,别太想我!”

    丛刚不自在的侧过头去。面对封行朗这种人渣加败类,他还想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封行朗看都没看严邦一眼,便潇洒着步伐以王者的姿态走出了丛刚的病房。

    不知道怎么的,严邦突然觉得封行朗的一言一行看着并不讨厌,反而有种亲切的错觉。

    尤其封行朗有一眼没一眼斜看他时,总觉得那般的似曾相识!

    直到封行朗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严邦还维持着目送的姿态。

    “听说,你在失忆之前,曾经跟封行朗很熟?”

    丛刚的目光像是镀上了一层冷意的冰霜。

    “嗯,听说是这样。但就是记不起来了!”严邦撸一下自己定型匪气的大背头。

    “那你想记起他吗?”丛刚追声冷问。

    丛刚这突兀的追问,到是把严邦问愣了一下。他抬起头来睨看着病床上的丛刚,不答反问:

    “看起来,颂泰先生跟那个封行朗……也挺熟的?”

    毕竟像那种捏下巴的动作,要不是关系非同寻常,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在严邦的认知中,丛刚向来冷情寡义,不习惯跟别人多作亲近。

    可封行朗却能跟他如此的亲近?关键丛刚还没有任何的抵触之意,这到让严邦倍感意外。

    丛刚被严邦的反问给问住了。似乎不太好回答,而且他也不想回答。

    “关于城南地王的投资开发,你可以多去跟封行朗商量着做!他在投资界还是挺有威信的!”

    “嗯,好。既然是颂泰先生推荐的人,我愿意也放心跟他合作!”

    “不过……看起来那个封行朗似乎对你不太热情呢?你们之间有过什么过节?”丛刚淡声问。

    “都是误会!如果有需要,我会登门向他道歉的!”

    在丛刚面前,严邦到是挺低姿态的。似乎对丛刚这个救命恩人是深信不疑。

    “也好!我们生意人,没必要跟钱过不去!既然他对我们有利用价值,低姿态点儿也无妨。”

    严邦认可的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丛刚的提议。

    ……

    走出病房的封行朗,步伐放缓了下来。

    刚刚还桀骜倨傲的神情,微微的凝重起来。

    说真的,封行朗到是不太想跟失忆的严邦扯上什么关系。至于合作的事宜,他也不想掺和。这世上有赚不完的钱,没必要非得跟严邦合作。

    可现在的问题是:丛刚似乎挺热衷于撮合他跟严邦一起合作开发城南的那块地王的。

    这死虫子又想作什么妖啊?!

    他的意图何为?是想看到自己跟严邦愉快的合作发大财么?

    可封行朗总觉得那只该死的虫子没安什么好心!

    他想联合严邦一起搞死自己?似乎没那个必要,也无需这般的大费周章!

    因为那死虫子要真想搞死自己,似乎也不太难的!想对他下手,丛刚有太多的机会了!

    如果丛刚不是想搞死他,那么……

    封行朗的脑海里冷不丁的浮现出一种细思极恐的想法……不过严邦跟他无怨无仇的,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下去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在一楼被打了开来,在即将再次合上时,封行朗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他随即便冲出了电梯,朝那个身影飞扑过来。

    “雪落?你怎么在这儿?”封行朗轻柔的一把兜抱住了身型有些臃肿的女人。

    “行朗?哈哈哈哈,我总算是找对医院了!”

    在看到兜抱自己的人竟然是丈夫时,雪落笑弯了眉眼。

    “你怎么来了?又是怎么来的?”封行朗托抱住女人的孕肚,想减轻女人的承重。

    “求了你那么多次,你不肯带我来……幸亏我自己也长了脚会自己找的!”

    “胡闹!快跟我回去!医院味儿这么大,细菌又多,你就不怕熏着我家晚晚啊?”

    “放心吧!我林雪落的孩子没那么脆弱的!再说了,我都找来这里了,说什么也得见着丛刚的面儿!”

    林雪落对于自己能成功的找来这家医院,还是很欣慰的。自己终于不是一孕傻三年了。

    “乖,我们先回去,等丛刚好些了,我让他亲自送去封家让你看个够!”

    原本只是想对自己女人来个缓兵之计,可这番话出了口,自己听着都怪别扭的。凭什么让那只该死的虫子跑去封家看自己的老婆?!

    “才不要呢!我来都已经来了,不看到丛刚我是不会走的!”

    雪落往后躬着身体,说什么也不肯让男人把自己忽悠回去。

    “雪落,我亲爱的老婆大人,丛刚他……他现在不方便见你……那个……”

    “那个什么?是不是丛刚的病情很严重?就知道你会忽悠我!还是咱家诺诺靠谱些!”

    有大儿子那个小叛徒,想来女人会找来这里就不奇怪了。

    “不是,丛刚已经痊愈了……”

    “你骗我!要是丛刚痊愈了,他会赖在医院里?!一定是他的病情加重了!你不肯带我去,我自己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

    雪落任性起来,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头。

    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丈夫封行朗的心肝宝贝,就更有要挟某人的资本了。

    “老婆,老婆……你慢点儿!是严邦在呢!”

    封行朗再次兜抱住胡乱挣扎的女人,“严邦现在失忆了,他就是个危险分子!”

    雪落微顿了一下,“我跟严邦无怨无仇的,他应该不会伤害我的吧?”

    “你这么想没错,关键严邦那傻子不这么想啊!想当初他是怎么拿刀抵着亲夫脖子的?雪落,我们还是改天来看丛刚吧!”

    “不行!我可以等!等严邦走了,我再进去看丛刚!”

    雪落一P股赖坐在了身后的长椅上,“反正见不到丛刚,我今天是不会回去的!”

    “林雪落,你非得这么闹?”“嗯!就这么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