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46章 不敢忘了疼

第1946章 不敢忘了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即便给丛刚打了麻醉剂,但为了清创手术能够顺利进行,整个手术过程封行朗都半禁锢着丛刚的身体,以防他出乎意料的抵抗。

    丛刚反抗不了,亦动弹不得。他的上半身被封行朗勒紧在怀中,可以聆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到是挺能让人安宁的节奏。

    只是丛刚稍有困乏之意,耳际便传来某人的唠叨声。

    “毛虫子,千万别睡!快睁着眼……不然我可就让你露一点了!”

    虽说粗俗,但却对丛刚行之有效;他困乏是快眯上的眼再一次的睁开,便能看到某人滑动着的喉结,以及他那很有型的下巴。

    围拢包裹着他的,不仅仅是不可多得的安全感,还有这带上体温的暖意。

    温情得像刚刚开始融化的巧克力,苦涩中又满带着沁人的甜腻。

    似深渊又似港湾!

    好像在引一诱它人去永远的驻足休憩!

    但有人知道,自己终将只是一个过客!

    手术很成功,丛刚第三天便出了无菌室,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里。

    光闻着菜肴的味道,封行朗便知是出自御龙城的厨师之手。荤腥的食物丛刚是吃不得的,封行朗便勉为其难的替他品尝。

    相当好胃口的咀嚼着,是故意想让某人看着嘴馋。

    对于这些高热量的油腻食物,丛刚本就没什么兴趣。所以他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静默着倾听。

    用封行朗的话说,丛刚就是一个清心寡欲到无聊的人,活得太没劲儿了!

    “流口水了吧?来一块给你解个馋!”封行朗将叉子上的东坡肉送至丛刚的嘴边,“这东坡肉,一半为肥,一半为瘦,入口香糯、肥而不腻;而且还带有酒香,色泽红亮,味醇汁浓,酥烂而形不碎,十分美味。

    ”

    “你这身肥膘,到是挺适合做这东坡肉的!”丛刚淡淡的应声。

    “……”

    这话说得……

    不但堵心,关键还堵胃啊!

    这一联想,封行朗这叉子上的东坡肉还真吃不下去了!

    “老子吃个肉你都能恶心我?老子这叫健壮,不叫肥膘好吗?非得个个瘦成你这样风一吹就飘?”

    “那秋葵不错,挺适合你现在的身体。”丛刚的声调温润了不少。

    ‘哐啷’一声,封行朗将东坡肉连同叉子一起丢进了餐盘里。

    “不吃了!”某人就这么赌气上了。

    其实封行朗已经有七八成饱腹了,如果继续吃下那些高卡路里的食物,作用也就是囤积脂肪。

    严邦进来的时候,正好瞧见甩砸叉子的封行朗。

    这几天,他一直在跟人了解他跟封行朗之间的过去。还算智商在线的他,选择了白默那个带着傻劲却又十分真诚的家伙。

    白默跟他说:他们三个人曾经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同玩一个女人!尤其是对封行朗,严邦不止一次的拿自己的命去救他!

    严邦问白默:既然他曾经对封行朗那么的兄弟情深,可为何现在的封行朗对他却刻意疏远?难不成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只是虚假的塑料关系?

    白默回了严邦一句:如果你记不起来,别人说什么都是白搭!

    严邦便认为,这一切都归罪于封行朗的薄情寡义!封行朗应该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

    “封总这是在嫌弃御龙城菜品的口味儿呢?”

    严邦盯视着封行朗。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盯视。像是要看穿封行朗的内心世界一样。

    但以严邦的道行,想看穿封行朗这种表里不一的奸诈之辈,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哪儿敢呢!严总跟颂泰先生能赏口饭吃,是封某的荣幸!封某好生的受宠若惊!”

    在失意的严邦面前,他有着很好的伪装色!

    严邦总觉得,眼前这个长得着实英俊的家伙,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自己偏头痛时的恍惚梦境中?还是在他曾经的某段记忆深处?

    封行朗抬眸之际,正好对上了严邦紧紧盯视他的目光;只是一眼,他便侧过头去,缓缓的站起身来。

    “既然颂泰先生有贵客到访,那封某就不打扰了!先行告辞!”

    虽说封行朗清楚此时此刻的严邦依旧是傻的。但他盯看自己的目光,却变得复杂起来。

    像是要在他的脸上寻求以某种答案!

    有些事儿,翻篇就翻篇了;是经不起重来的!

    又或者,某人也不会允许这样的重来!

    封行朗转身便要离开,可身后却传来丛刚的声音:

    “封总请留步!以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没什么可避讳的!”

    丛刚这说话的腔调,到是像极了某人。

    能很明显的听出来:他是故意要留下封行朗的!他是在逼迫封行朗不得不去面对严邦!失忆的严邦!

    这死虫子又想做什么妖?

    是故意想让他难堪呢?还是真有什么事儿要谈?

    要是封行朗就这么走了,那就太小家子气了;于是,封行朗再次回到严邦的视线里。

    严邦盯视着他,他则有一眼没一眼的睨上严邦一眼半眼的。

    “严总是觉得封总看起来眼熟吧?”

    丛刚淡淡的开了口,让原本窘迫的气息越发的压抑。

    “是挺眼熟的……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严邦习惯性的用手指捏了捏自己的下巴。

    “该不会是在梦里吧?”

    丛刚打趣的说道。那泛着些许病态苍白的笑容,看起来有些不自然。

    “颂泰先生说笑了,即便封某能有幸进去严大总裁的梦里,怕只是恶梦吧?严总不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我就感激不尽了!”

    封行朗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颈脖,“我这脖子上的伤疤还在呢,是不敢忘了疼呢!”

    “怎么,封大总裁该不会是还在记仇吧?”

    拿刀狠抵封行朗脖子的事儿,严邦是记忆犹新的。因为当时的他认定了封行朗就是阴险狡诈之流!

    “哪儿敢记什么仇啊!那纯属封某活该!”

    封行朗慵懒着姿态在身侧的沙发上坐下,“我这人吧,偶尔也会冲动一下,犯点儿小贱!但这也要分人的!不过严总请放心,在下应该没机会再冒犯严总您了!”这番话,是在示弱呢?还是恩断义绝的另类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