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44章 再美,也只是曾经

第1944章 再美,也只是曾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严邦没能见到丛刚。

    毕竟丛刚还在无菌室里,也不方便见他。便让颂四将他给打发了。

    不过这熊孩子的这番话,到是让严邦感受良多。他觉得这小兔崽子说的话,应该还是有几分可信的。

    这小崽子没大没小喊自己‘大邦邦’……难不成自己当初真的跟封行朗好到那种程度?!

    可敏锐的直觉告诉严邦:那个叫封行朗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

    只是自己都没能见着颂泰,为什么那个小崽子却被颂泰的人给领进去了?看那小崽子怀里抱着的,应该是个装有食物的保温瓶。

    是不是表明颂泰可以见人了,却选择了只见这小崽子?!

    这小崽子在……该不会老崽子也在吧?

    “封行朗……是不是在?”

    严邦问向送行的颂四。顺带环看了一眼地下停车场,他发现了封行朗的雷克萨斯。着实意外封行朗竟然跟颂泰走得如此之近!

    “在也没用!我家Boss还在无菌室里,不方便见人!”颂四的忽悠自然而然,看不出刻意的成分。

    “嗯,那等颂泰先生出了无菌室,我再来看望他!”

    严邦朝封行朗的雷克萨斯瞄了一眼,便钻进了自己的兰博基尼里,随后呼啸而去。

    见到封大公子来,卫康终于找到最合适的人选了。

    “诶哟,我的小爷,你怎么才来啊?”

    卫康立刻上前来接过小家伙手里的保温瓶,并催促护士给小家伙除尘消毒穿上无菌服。

    “怎么了?是大毛虫醒了吗?他想我了?”

    被别人需要,尤其是被大毛虫需要,小家伙心里自然是美的。

    “你快进去帮帮你可怜的大毛虫吧!他都被你亲爹赶到椅子上输液了!”

    说真的,上次被主子丛刚开了一枪,卫康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但他关切主子的心,却是赤诚的。

    “混蛋封行朗,你好过分!快起开了!你竟然把大毛虫赶到椅子上挂点点了!”

    封行朗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捶醒的。就因为自己睡了丛刚的病床?这过分吗?

    “臭小子,你还真打亲爹呢?”

    小生恼火的封行朗将捶打他的小东西给勒抱住,“你出门带脑子了吗?丛刚是你亲爹,还是我是你亲爹啊?你怎么可以如此忤逆自己的亲生父亲呢?”

    看来是得好好教育这小东西孝顺自己这个亲爹了!

    “亲爹,你真的很过分的好不好?你怎么可以抢大毛虫的病床啊?大毛虫才是病人!”儿子义正言辞的嚷嚷声,到是让封行朗清醒了不少。下意识的环瞄了一眼,发现丛刚竟然真的被自己赶到陪护椅上在输液;而自己却妥妥的霸占着原本应该是丛刚躺着的

    病床。

    输液袋中的抗生素只剩三分之一,丛刚应该是早醒了。但只是闭目休憩着,并没有睁眼来看吵闹中的封行朗父子。

    “哦,亲爹想起来了:昨晚大毛虫说这病床搁得他浑身疼,相当的不舒服,就让我跟他换下……本着舍己为人的精神,亲爹就勉为其难的跟他换了!”

    要论厚脸皮,某人的脸皮跑火车都没问题。

    当然,小家伙也没那么好忽悠。

    “才不信呢!一定是你为了自己睡得舒服,才把大毛虫赶到椅子上的!亲爹你好自私!”

    封行朗父子的嚷闹声,明明聒噪,可落在丛刚的耳际,却让他莫名的安宁。

    “亲爹,你赶紧给我下来!”小家伙硬生生的将亲爹封行朗从病床上拖拽了下来。

    不对啊!

    昨晚自己不是还跟丛刚同睡在一张病床上的么?怎么他就挪去了陪护椅上了呢?关键谁替他挪的啊?难不成是他自己挪的?

    不太可能!因为他觉得病重的丛刚差不多就只比已死之人多口气而已!

    “亲爹,你可以回家了,我一个人守着大毛虫就可以了!”小家伙依旧有些埋怨的意味儿。

    “臭小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儿子一样的在孝顺这条毛虫子呢!”封行朗不满的哼声。

    几分钟后,吵闹中的封行朗父子便被医生给‘请’出了无菌室。一来,是因为病人需要安静的环境静养;二来这也是丛刚本人的意思。

    “亲爹,都怪你!乱吵吵的,害得大毛虫都不能好好休息了!”

    “那行,亲爹就给你这个机会好好孝顺他!”

    对卫康他们叮嘱了几句后,封行朗便先行离开了医院。毕竟他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养活。

    封行朗的雷克萨斯刚刚驶出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便看到一辆招风惹火的兰博基尼停在路边。

    那钛金色的车身上依坐着一个健壮的男人,应该是在等人!

    就在封行朗犹豫是不是要呼啸而过时,车身上的男人却朝他招了招手!

    严邦等的人,难不成是他封行朗?

    封行朗只用了三秒钟就分辨出:眼前的这个严邦,还是那个大傻子!

    于是,他便将车停在了严邦的身侧。

    “不知严大总裁有何贵干?”封行朗启下车窗朝严邦呈现上一个职业性的笑面。说真的,在知道严邦失忆之后,封行朗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欢快解脱,亦没有料想中的那么黯然失落;也许刚开始的确有一阵子影响过他的生活,但时间着实是一剂

    良药,慢慢的便抹去了曾经的那些醉生梦死般的回忆!

    现在在直面严邦时,封行朗便坦然了很多!

    虽说不是他想要的样子,但现在木已成舟的局面,封行朗也不排斥!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而已!

    严邦微眯着眼眸盯看着封行朗,似乎想从封行朗的脸庞上寻找一些一直困惑他的问题答案。

    这样专注目光,熟悉又陌生。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封行朗翻出个墨镜戴在了自己的脸上,将他那张俊脸遮掩去了一半。

    “封总跟颂泰先生……应该早就认识吧?连自己的儿子都来给他送营养汤?”

    自己还真是多虑了,因为严邦依旧还是那个大傻子!

    “我跟他吧……那是相当的熟!熟到能同穿一条裤子!”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悠哼:“这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你还是提防着点我跟他比较好!”

    丢下这番话后,封行朗便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即便回忆再美好,那也只是曾经!

    无根的浮萍而已!

    竟然让自己提防着他跟颂泰?这个人究竟是敌还是友?严邦就这么目送着雷克萨斯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