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42章 有老婆不抱

第1942章 有老婆不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整天,着实把封行朗累得够呛。一颗心牵挂三头。

    早晨走出医院的封行朗情绪比较压抑低迷,但先去GK风投做了个人卫生,再将堆积了好几天的公司业务逐一加急处理。

    等夜幕低垂赶回封家,陪老婆孩子吃了顿晚餐后,便又被妻子催促回了医院看护丛刚。

    其间免不了被不明真相的封立昕和莫冉冉狠狠的唠叨了好一会儿。重点无外乎不能再做出什么对不起雪落和三个孩子的事来!

    冤是有点儿冤,但疲惫不堪的封行朗也懒得解释什么了,只要妻子心里清楚就行!

    临行去医院,封行朗被小儿子牢牢的抱住了一条腿,不停的嚷喃:“baba……大虫虫!”

    似乎小东西好像能感觉到亲爹封行朗出门是要去见大虫虫的,便一直缠着他。

    考虑到一个性格怪异的丛刚已经够难伺候的了,封行朗还是把黏人的小儿子留在了家里。

    封行朗赶到医院时,丛刚依旧闭目休憩着。儿子林诺守在病床边沿上,托着腮帮一直静静的盯视着沉睡中的丛刚。那小心翼翼的关切模样,让封行朗看着着实的心疼。

    封行朗狠揉了几下脸颊,将困倦的面容收敛起来,在唇角勾起一抹轻松闲适的笑意走了进去。

    “怎么样,这条不听话的毛虫子还好伺候么?”封行朗问得悠闲。

    “嘘!”小家伙立刻朝亲爹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医生说大毛虫需要静养,让我们不要吵着他!”

    “毛虫子一直就这么睡着?”封行朗眯眸靠近过来。

    “嗯!大毛虫应该是太累了。亲爹,你说话小声点儿啦!”

    说真的,让一个才十岁的孩子默默的守着一个昏睡的病人一整天,着实残忍了。

    封行朗心疼的将大儿子拎抱进自己的怀里,贴脸蹭了蹭,“辛苦我大亲儿子了!”

    “不辛苦的!亲儿子好想大毛虫能快点儿醒过来……”

    小家伙闷闷的,“可大毛虫一直这么睡着,我好担心他的!”

    在封行朗看来,丛刚就是典型的沙漠中的骆驼,有着坚韧的生命力!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已经醒过来了才正常。何况那些生物药剂对丛刚的药效要比正常人的时效性短上一些的。封行朗走近过去,先是近距离看了看丛刚依旧苍白的面容,然后便将一只手探进了无菌布单里……竟然摸索到了衣物?是什么时候穿上的?又是什么人替他穿上的?总不会

    是这家伙自己穿上的吧?!

    当封行朗的掌心触碰到丛刚腰际的皮肤时,他似乎感觉到某人的身体动弹了一下,像是在避让他摸来的那只手!

    封行朗的眉宇微微的扬了扬,随手便扯下了丛刚身上的裤子……

    就在那一瞬间,一只手精准的扣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进一步的摸索。

    虽说力量有限,但表达出来的抵触情绪还是很鲜明的。

    本能的抬眸看过来时,却发现丛刚依旧紧闭着双眸,并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就喜欢你这么矫情!”

    封行朗压低声音在丛刚耳际轻嗤。

    “亲爹,你是在说亲儿子矫情么?”

    正准备掀开无菌布单瞄上一眼大毛虫伤口的林诺小朋友,很天真的抬头问道。

    “诺诺,你回去吧。毛虫子有亲爹守着呢!”

    似乎封行朗有那么点儿明白装睡中丛刚的意图了。

    “不行的!亲儿子要陪着亲爹一起守着大毛虫!”小家伙任性的坚持着。

    “乖……要听话!回去睡个好觉,明天一早你再来换亲爹。”封行朗轻抚着儿子的小脑袋。

    “那好吧……”小家伙依依不舍的喃喃应好。

    “对了,妈咪要是问起大毛虫的病情,你该怎么说?”封行朗提醒式的问道。

    “就说大毛虫差不多已经好了,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机智!这才是我封行朗的亲儿子!”

    封行朗跟聪明又懂事的大儿子击了一下手掌,父子俩算是交接成功了。

    临行离开,小家伙突然又跑了回来,凑过头来在丛刚的脸颊上响响的亲了一下。

    “大毛虫,你好好休养身体,我明天再来看你啦!你要乖乖的配合医生做治疗哦!你会想你的!再亲一个吧……”

    “行了,别亲了!要亲就亲亲爹好了!”

    封行朗直接将已经嘟起嘴巴的儿子抱离了丛刚,走出无菌室塞去了巴颂的怀里。

    “亲爹,你对大毛虫要温柔一点的啦!不要老是凶巴巴的,让人看着就不舒服啦!”

    临走时,小家伙还不忘叮嘱一下自己的混蛋亲爹。

    等封行朗折回无菌室时,丛刚已经睁开了双眼。看来自己猜测得没错:丛刚应该不想以一个弱者的姿态去面对儿子林诺。

    “哟,丛大爷您醒了?有什么要吩咐的尽管开口。”

    看到丛刚再次醒来,封行朗一直揪着的心也放下了一些。

    “回去吧!别在这里打扰我休息!”丛刚的逐客令下得就有些冷情了。

    “毛虫子,你要这么说话,也太欠良心了吧?”

    封行朗在一旁的陪护椅上舒展着四肢大大咧咧的横躺了下来,悠声哼着:“老子有老婆不抱,却赶过来陪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多大的诚意啊!”

    “我用不着你陪!快走吧!”丛刚依旧冷情着言语。

    “累着呢!动不了了!要不你过来拉我起身?”

    封行朗要真耍起无赖来,一般人是招架不住的。

    “回去陪你老婆孩子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丛刚再次驱逐已经躺下的封行朗。

    “你是不需要我……但我需要你啊!”

    封行朗侧过身来,微眯着眼眸盯看着病床上的丛刚,“我要你好好的!”

    丛刚的喉咙一紧,“我好了……怕是你就不会好!”

    “那我也认!”封行朗微微轻吁着一口浊气,“毛虫子,别以为我是在报恩……我是真的割舍不下你!哪怕是被你冷嘲,被你热讽,被你驱赶,挨你打、受你骂……但我还是愿意用自己的

    热脸来贴你的冷P股!你说我犯不犯贱呢?!”“……”丛刚久久的沉默。澎湃的心境使得他真的说不出半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