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941章 很坏的榜样

第1941章 很坏的榜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熊孩子不相信自己,还能不相信他亲爹?

    巴颂刚要给封行朗打电话时,却又顿下了动作:自己要是连一个熊孩子都搞不定,还要麻烦守着主子的封行朗,那自己也甭想在封家混日子过了!

    于是,巴颂决定跟眼前才十岁的小东西讲道理,用自己的才华说服他!

    “诺诺,你相信我家主子丛刚吗?”

    “我当然相信大毛虫了!”

    “这不就得了!我是大毛虫的手下,你在怀疑我,也就等同于在怀疑你相信的大毛虫!换句话说,你相信我,也就等同于相信丛刚!”

    这个歪理,似乎还有那么点儿道理!

    “那是谁派你来的?我亲爹?还是大毛虫?”

    “是你亲爹!”

    “那你给我亲爹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小家伙还是相当机警的。

    要还得给封行朗打电话……这绕了半天,岂不是又绕回去了!

    “那可不行!你亲爹还在重症监护室里守着你的大毛虫呢!”

    巴颂决定跟小家伙摊牌。反正一会儿过去时也会知道的。

    “大毛虫怎么了?怎么会在重症监护室里?”小家伙紧张的问。

    “这就要问你亲爱的义父了!我家主子伤得很重……伤口又深又隐蔽,已经感染成了脓毒血症。前两天刚做了清创手术……刮得都见到骨头了!”

    巴颂嗅了嗅泛酸的鼻间,抹了一把涩意的双眼。

    “那快带我过去啊!”小家伙着急了起来。

    “你亲爹说了,咱们得避开邢十四!应该是不想让河屯知道,以防他趁火打劫!”

    “那简单!你先下楼出去等我,我把老十四支开后就跟你汇合!”

    “你……搞得定邢十四?”巴颂狐疑。

    “小瞧我!你们两个我都搞得定的!”

    “……”

    小家伙穿上衣物赤脚跑出了房间,先到三楼主卧室里瞄了一眼:看到妈咪跟弟弟虫虫还睡着,便又匆匆忙忙的朝楼下跑去。

    在楼下,小家伙直冲进厨房,对着正忙碌的安婶大声招呼:“勤劳的安奶奶,我妈咪饿了,麻烦您送些吃的上楼去给我辛苦的妈咪好吗?”

    “诶诶,安奶奶把你跟团团的早点准备好后,这就送上楼去!”

    “谢谢安奶奶!不过要快点儿哦,我妈咪不能饿的!”

    小家伙一把抓过盘子里的三明治,一边咬着一边朝客厅冲跑过去,“表舅……表舅……”

    小家伙急生生的朝守在门外的邢十四嚷嚷着,“我妈咪让你上楼一趟。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跟你说吧!你上楼时要记得先敲门哦!”

    林诺小朋友已经十岁了,懵懵懂懂的知道男女授受不亲:所以他先把安奶奶叫上了楼,然后才设法把傻傻的邢十四也支走上楼去。

    一般情况下,邢十四还是很好糊弄的。而且他来封家的任务,就是保护林雪落母子三人。

    见邢十四果然中计上楼,小家伙立刻拿上书包冲出了客厅。

    “诺诺,才七点呢,你这么早要上哪里去啊?”

    正在庭院里整理花草的莫管家拦下了急匆匆跑出来的封家大公子。

    “莫爷爷,今天巴颂送我去上学,您就不要操心了!拜拜!”

    小家伙喵了个身,便绕开了莫管家直接跑出了庭院,冲上了巴颂已经打开好的车门。

    “巴颂回来了?那二少爷呢?”

    莫管家还没来得及多问,越野车便已经发动,才几秒就跑没影了。

    不得不说,林诺小朋友逃离封家的动作,还真够一气呵成的!

    “巴颂,快跟我说说:大毛虫究竟伤得怎么样了?”小家伙急急的问。

    巴颂一直锐利着眸光警惕的注视着车后有无河屯义子们的跟踪,“你去了就知道了!保证会让你掉眼泪的!你义父也太狠了!”

    这就有点拉仇恨了!

    而且还有那么点儿挑拨离间的意味儿!

    要知道丛刚身上的伤是旧伤,应该是跟河屯无关的。

    巴颂就是气不过河屯竟然要灭口主子丛刚!因为丛刚为了封行朗一家,连命都付出过好几回了!

    河屯这是眼瞎了么?竟然还想对主子灭口?!

    “那我亲爹这几天一直在守着大毛虫的?”小家伙澄澈的大眼睛里开始积聚起晶晶亮的泪水。

    “嗯……我家主子还算给你亲爹面子!”

    “你们真是的,这么多人连大毛虫都保护不好,也真够没用的!”小家伙不满的嘟哝一声。

    越野车在医院附近绕行了两三圈,在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驶进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亲爹……亲爹……大毛虫呢?他要不要紧?”小家伙急切的扑进了亲爹的怀里。

    “命是保住了……但还需要长期休养。”

    封行朗将多日未见的大儿子紧紧的拥抱在怀里,温情的亲昵着小东西的脸颊。

    “快带我去见大毛虫吧!我好担心他!”

    然而,小家伙并不留恋亲爹温情的怀抱,到是更为担心住院的大毛虫。

    当看到无菌室里的丛刚时,小家伙难过的掉下了眼泪。

    看到呜呜咽咽哭泣中的大儿子,封行朗心头也涌上了片刻的酸楚。不仅仅因为丛刚对自己一家的付出,还有他们之间亦兄亦友的深厚感情!

    不单单是妻子把丛刚当成了亲人,还有自己的孩子……以及他封行朗自己,怕是早已经把丛刚当成了生命中无法割舍的挚友。

    这世上有很多种感情,不单只有爱情能让人刻骨铭心!

    “大毛虫没事儿了,他会好起来的。”封行朗沙哑着声音安慰着哽咽不止的大儿子。

    “大毛虫是不是很疼很难受?亲儿子真的好心疼他!”

    小家伙嗅着已经堵塞住的鼻子,“亲爹,我能进去抱抱大毛虫吗?”

    “可以!但你不能这么哭闹……因为大毛虫不想看到哭鼻子的弱者!”

    小家伙瞬间就抹去了眼眶里的泪水,“那亲儿子不哭!做个坚强的孩子!”

    可那泪水还是止不住的从泪汪汪的眼晴里溢出来,小家伙急急的擦拭着。

    封行朗的心被拧得生疼,“乖儿子,大毛虫已经没事儿了……他会好起来的!”

    就在刚才,封行朗也考虑过:要不要让儿子看到丛刚如此挫败赢弱的一面?

    或许在小家伙的心目中,丛刚一直都是个无敌的强者。他不会受伤,更不会倒下。永远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包扎得像个提线木偶似的任由那些冰冷的医疗器械摆布着。

    别说一个才十岁的孩子了,就连封行朗也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看到儿子小小的身体穿套在不合身的无菌服里,封行朗的心头又是一阵泛涩的酸楚。

    “大毛虫,你要快快的好起来……我跟亲爹都守着你呢!”

    小家伙握着丛刚一侧的手,一边嗅着鼻子努力的逼退泪水,一边贴上自己洗干净的脸颊来蹭亲丛刚的手背,“也不用太快,可以慢慢养身体的,那样会舒服点儿!”

    封行朗本是要回趟封家看下怀孕中的妻子和小儿子的,以及去公司处理一下那些紧急事务;可在看到大儿子如此的难过时,双腿却似有千斤重,让他挪不动离开的步伐。

    “诺诺,亲爹要回趟家,看看你妈咪还有虫虫弟弟……”泛哑的声音,染着哀愁之意。

    “好的亲爹。亲儿子会照顾好大毛虫的。”小家伙连连点头。

    “嗯。”封行朗哼应一声,上前来轻抚儿子的脑袋,“那就麻烦大亲儿子了!”

    还想说什么时,封行朗觉得自己如鲠在喉。

    感觉到亲爹没有要走的意思,小家伙回过头来,“亲爹对不起哦,这回是亲儿子错怪亲爹你了!”

    “没事儿的,我们父子之间……什么都好说。”封行朗蹭亲着小家伙的脸颊。

    “对了诺诺,一会儿要是大毛虫醒过来,记得别哭哭啼啼的,大毛虫最不喜欢这样了!”

    “嗯!亲儿子不哭!要做大毛虫喜欢的强者!”

    “还有……要是大毛虫醒过来闹腾着要离开医院,你就立刻给亲爹打电话!一般人也按不住他的!”

    “嗯!亲儿子知道了!”

    “那个……”封行朗欲言又止。

    “亲爹,你还有什么要吩咐亲儿子的?”小家伙追问着。

    “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你义父派人来伏击大毛虫,你会怎么做?”封行朗试探着问。

    “我就跟他们拼了!”小家伙义正词严的说道。

    “傻小子,拼什么拼呢?!要智取!”

    封行朗轻点了一下儿子的脑门,“首先要保护好自己!再想办法拖延时间不让他们伤害到大毛虫!然后叫援兵:打电话给亲爹!”

    “亲爹,你能为大毛虫做到的事,亲儿子也能做到!”

    小家伙冷不丁的这番话,到是把封行朗怔愣住了。

    “诺小子,你什么意思?”

    封行朗微蹙起眉宇,“难不成你是想学亲爹也朝你义父开枪不成?那叫大逆不道!”

    小家伙扁了扁小嘴巴没吭声。

    封行朗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头堵得慌!

    他狠蠕着自己的唇角,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潜移默化中给儿子做了个很坏的榜样。

    “诺诺,亲爹希望你做一个孝顺的好孩子!健康、快乐、阳光!”

    小家伙懂事的点了点头,“那……那我义父要是派人来,亲儿子就给亲爹打电话!”

    “嗯,这才乖!”封行朗附身过来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后才放心离开。